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三国:公孙瓒赛高!之穿越(2)

作者:梦醒三分 来源:飞卢小说网

始终,宋晚晚的命运较之她的父母居然丝毫不逊色,只是这个时空的人们不知道罢了,他们将她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26岁,虽然对找不到她的尸体始终觉得有些奇怪。

宋晚晚毕竟是个孤儿,除了年迈的王修女总在暗夜垂泪,对于这世上大部分的人们,生活还是一如既往,没有丝毫的偏移。

渔歌唱晚,江面上荡漾着粼粼金光,来往的船只不断,渔民们踏着晚风忙碌地收起最后一张网,趁天还没黑下来将一天丰硕果实带回家。

宋晚晚此时将支在岸边补好的网收起放到船上。她在一个月前被以打渔维生的宋氏夫妇发现在长干江边,当时已经奄奄一息。

宋老三和她妻子平素就是这长干里有名的是良善之人,虽然见穿着睡衣的宋晚晚衣着怪异,多有不合礼仪之处,并且发只及肩,与中土人迥异。

然而他们本着淳朴良善的天性还是将昏迷中的宋晚晚扶入船内,延医救治,总算捡回了她的一条命。

待宋晚晚恢复了知觉,又将惊吓过度的她每天好汤好水地养着,就这样,大约过了十来天宋晚晚方能言语。

虽然从地震里劫后余生,但是宋晚晚患了严重的心理障碍,加之宋氏夫妇的家在船上,虽然是紧紧泊在码头,偶有波涛打来总是摇摇晃晃的,就这点晃动,也能让宋晚晚惊恐万分,等她艰难适应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陷入了更大的惊恐之中。

宋老三一身粗布短褂,是为方便下水**,而宋大婶更是钗裙素荆,一幅古代女子的装束。

她身上那身吊带睡裙早已被宋大婶换下丢弃一旁,昏迷中就被换上层层叠叠繁复无比的小衣、中衣和外裳,还是一副长裙曳地的模样,显然不是现代打扮。

刚从混乱中苏醒,宋晚晚就被此时的场景带入更为混乱的境地。隐约中猜到,自己到了一个不同以往的时空里。

宋大婶见她惊魂未定,心绪不稳,便从来不多问话,只是每日里三餐不缀地养着她。

这一日,宋老三一大早就出门**去了,留下宋氏在船上拾掇。宋大婶刚刚喂了晚晚一碗米汤,正收拾着船上的里里外外,便听见面色恢复了丝血色的宋晚晚开口问道:“大婶,请问这是哪儿?”

宋氏见她主动说话,喜不自禁:“咱这是顺州府的长干里,这一带都是船上人家,姑娘是哪的?怎么流落到此?还昏在长干江边?这可怎么回事?”

一连串的问题从这位面色慈祥的妇人嘴里蹦出,而晚晚欲开口说话的嘴开了又合,却始终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她心道该如何跟宋氏描述自己的来历,抑或就算说了能够令她相信吗?

思索片刻,才茫然地说道:“不知道,我一醒来就在这儿了,之前发生了什么,也记不得了,只觉得脑子浑浑沌沌的,胸口也闷得慌。大婶,谢谢你和大叔救了我,只是我不知道能怎么回报。”

宋氏见她一副娇弱无比的模样,又一脸的惘然,恻隐之心油然而生,忙道:“唉,真怪可怜见的,别说什么回报不回报的话了,我和你大叔平时就两个人过生活,也只是互相倚靠罢了,现今你被我们夫妇救了,你也无处可去,也算是前世修来的缘分,你就好好在这将息着,先把身子养养壮,其他以后再合计。”

说罢又问了宋晚晚还能记得自己从前的什么事情,宋晚晚摇摇头说自己除了记得名字之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而宋氏一听晚晚也姓宋,当下越发对她疼惜起来。

原来宋氏夫妇成亲数年,只七八年前生养了个闺女,不想不满足月就夭了,此后一直无所出。虽说夫妇俩平时知足乐天,可毕竟年岁大了,身边却没个念想,心生寂寥,就怕老来无依。

本想着去牙婆子那买个孩子带在身边给自己送终,可毕竟打渔收入微薄,好不容易攒的钱还不够婆子塞牙缝,那些身强体健的孩子总轮不上宋氏夫妇,只有那些身有残疾的,牙婆倒是带过来相了好几回。

夫妇俩毕竟心有不甘,哪里肯依的,故此事一直被耽搁下来。现在突然在江边捡了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不仅孤单无依,又是本家,就好像是天下掉下来的一般,当下宋氏就动了认女儿的心思,心道只待宋老三打渔回来两人再合计合计。总之,她对宋晚晚是报了十二分的心思。

那日之后,宋大婶对晚晚细细地琢磨了一段时日,毕竟是一个来路不明的人。而宋晚晚身子好全了之后,便主动帮着这两口子做些事情,从来没有一句怨言,不管好事歹事,皆和颜以对。

宋氏见这个姑娘年岁不大,却是事事有心,待人接物也是极有条理的,虽然很多东西不懂,但是生来慧黠,从来不需要教第二遍。就这点能耐,他们这里方圆多少里的船上人家,有哪家姑娘比得上她。

她虽然是一介渔妇,从小就在船上吹着江风长大,也没有去过什么朱门大院,不晓得大户里深闺小姐们的性情如何,不过在她眼中,就是那些大家闺秀,想必就是和宋晚晚这般的了。

既然晚晚这么好,宋大婶便铁了心要认了做女儿的,只差跟自己的男人商量一下,再找个日子把此事办妥了就行。

那日傍晚,夕阳欲下,朝霞满天,宋老三架着满载的渔船回家,将船泊在岸边,还没来得及拾掇那些打来的鱼虾,就看见自己的婆娘从住着宋晚晚的那艘破船里钻出头来,捻着小脚爬上渔船。

原来这宋大婶等了这些时日,总算熬不住了,这日看着宋晚晚在船舱里忙进忙出的,便恨不得马上找宋老三商量,待日头有稍许偏西又站在船头瞧了数次,左瞧右瞧也不见宋老头的渔船驶来,还在心里埋怨她男人今日怎如此迟归。

如今见宋老三泊好了船,自然是三步并作一步小跑着去跟她男人商议了。

宋老三头发胡子早已灰白,每日里被风吹雨打得越发黑瘦,只是那身子骨还是硬朗的,禁得起日日操劳。

他性子极好,话也不多,平素总由着自己的婆娘打点里外,自己只是埋头干活,也没啥特别喜好,只是惯了每晚都喝两盅酒,一日没有就浑身不舒坦,像是心里头摆了根羽毛挠挠得慌。

宋大婶爬上船,一把拽着宋老三的衣袂欢喜地道了宋晚晚的事情,还说了是本家什么的,宋老三这阵子也是看着宋晚晚这么一副好性子,而且夫妇俩想有个孩子已经有了好长一阵子了,今天见自己婆娘有了这么个主意,比那牙婆那里买的定是好了几千几万了。

当下,这个老实人一阵欢喜,竟像是得了个嫡亲的女儿一般,两下商量一番,就差了宋晚晚的应承,便打算晚上好好合计。

既已经打算晚上说事,又看看天色还不晚,宋老三道他去弄点好酒好菜来,叫她婆子先去准备一些吃食,便下了船往岸上走去。

过了两柱香的时间,宋老三提着一些刚刚上岸去置办的熟食,又打了一壶好酒,走到自家的船前,还没低头进去,就闻到那边婆子煮好的饭香。

撩帘进船舱,只见矮桌上摆了宋氏烧好的几碟小菜,并一小碟花生米,自己的婆娘和宋晚晚正跪坐在桌边,喜迎迎地望着他。看来婆娘已经把那认女儿的事儿跟这姑娘说了,又看那姑娘带笑的模样,想必事情谐了。

宋晚晚低头和宋老三打了招呼,宋氏把老头子带回的熟食都装了盘子,又拿出三个小酒盅,都满上了好酒。宋老三语拙,于是宋氏就对着宋晚晚又说了一遍认女儿的事。

经过这些日子,宋晚晚实是早知道这夫妇俩的心思,她本就是孤单无依的一个人,早已逝去的双亲只存在外婆的言语中,虽然难免有些孺慕之思,但是更多的是告诉自己要坚强地孤独生活,特别是在失去了外婆之后,和王修女相依为命更迫使她早熟。

本来在那个世界还有王修女可以牵挂,但是现在却不明不白地到了这个时空,依靠她原本技艺根本无法存活,幸而遇见了宋氏夫妇。他们生活清苦,却善良勤劳,待她极好,要不是她们,她是早就死了。

这份恩德,就是再生父母也不过如此了。本就苦恼要怎么报答见他们,又见夫妇俩孤苦无依,膝下尤虚,就暗自打算将来照顾他们,碰巧他们也动了收她做女儿的心思,这不正是两相情愿,皆大欢喜么。

当下,宋晚晚道:“我孤苦无依,又什么都不记得了,什么也都不会做,幸而得到大叔大婶相救,我本就想着这样的恩德我该怎么回报。幸而大叔大婶肯动心思收我为女儿,我早就高兴地紧了,这还有什么肯不肯的道理?父母大人在上,请受女儿一拜。”

说罢拿起酒盅低头向二老敬酒,惹来宋氏夫妇好生欢喜。当下三人把酒言欢,不在话下。

至此,宋晚晚便名正言顺地在这长干里住下,由于她来落不明,本就是没有籍的,在这个时代没有籍是件要紧的事情。宋老三便使了好些银子落了她的籍,幸而长干里这一带属于商贾流民聚居之地,本就是不被别人所待见的,落籍之事也没遇见多大困难。

平时天色好的时候,宋老三就会出去打渔,宋家只两艘小船,当年宋老三的老爷子临终前留给了他一艘,时日久了,船板松殆,虽然修修补补也能下河,可毕竟不怎么妥当。

幸而宋老三勤快的很,挣了些银子造了另一艘新的,这样一来,就把旧船留在码头,平时娘儿俩住在那旧船里,白日里宋老三架着新船出门**,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话说宋晚晚来到这莫名其妙的时空里,完全颠覆了她生平所掌握的物理知识。宋家是打渔为生的人家,从来是不关注朝廷之事的,宋晚晚只打听出现在的国号是永昌,至于是哪位皇帝在位,宋氏夫妇居然全然不知。

原本,皇帝的名讳是不许任何人挂在嘴边的,作为平民百姓,向来只要本本份份就行。

爹爹说,现在是永昌年间,这天下在十几年前还是很不太平的,那时候兵荒马乱,流匪四窜,百姓很苦,饥民流民很多。

后来慕家马上挣得天下,虽有苛法,百姓生活也算稳定了下来,照宋老三的说法,现在这是太平年间,很是难得的。

宋晚晚发现这个时空就如古代的中国一般,服饰礼仪多有相似之处,在记忆中古时候的中国也有长干这个地方,好像是旧时南京那些渔民混居之地。

只是这个永昌的国号,这个慕姓的皇家,是历史上从来也没有的。所以这儿应该是按照另一条历史轨迹延伸出来的平行空间,就像科幻电影《回到未来》那样。

幸而,语言习俗方面跟原来的没有差别,只是口音上面有些许偏差,不过并不影响交流。要说变化,那就是宋晚晚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些许不一样了,本来,在原本的世界里她是26岁,可是到了这儿虽然发觉自己的容貌无异,但是却明显稚嫩了许多,竟好像回到了自己十四五岁的年纪,眉梢眼角透着稚嫩。

居然年轻了这么多,她心中其实有点惴惴不安的,就好像偷了些许光阴一样,不知道以后还有怎样的变化发生,不过连穿越这样离谱的事情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有什么不会发生呢?而她今后,也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延伸阅读

HAASBEL化妆品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p3fj.shtml
HAASBEL化妆品,是座落于西班牙巴塞罗那的化妆品生产厂家,伴随其在各地美容科研领

路阳商贸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ydto.shtml
路阳商贸是美国路阳仪器有限公司在中国投资设立的独资公司,美国路阳仪器有限公司是致力于

康丽养生保健品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ywhv.shtml
康丽养生保健品集团历史悠久是集研发、生产、营销美容化妆品、美容护肤品、保健品等多种业

悠然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xuow.shtml
悠然日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厨房家居用品、家居用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

多纳多比萨牛排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bhqd.shtml
多纳多比萨牛排加盟_公司简介多美味企业,创立于1998年,是一家集品牌运营、物流配送

红豆家纺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sp9r.shtml
红豆家纺加盟_公司简介红豆家纺隶属于红豆集团十大子公司之一——无锡长江实业有限公司,

丝丽维尔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dyci.shtml
丝丽维尔家纺一直致力于纬编经编产品的研制和开发,创新品牌以品质和服务在行业中得到好评

nuosu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dld8.shtml
nuosu手机支架总部是剪卡器、手机支架、手机小配件、剪卡器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

尚优瓷砖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dxq.shtml
尚优瓷砖是陶瓷珠子、瓷珠、陶瓷配件、陶瓷小工艺品等产品专业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一多洗衣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hix.shtml
一多洗衣进入中国以来,以好次、国际化的气魄,大规模进军中国市场,发展了300多家很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将言在线阅读第5章

    “够了。”轿子里的人发出一阵声音。周边的人都感觉到异常的害怕退车的轿子旁边,只见这轿子的帘子无风自起。出来了一个颇为瘦弱的男人,脸上一副惨白的面容。那牛荡看到他如同耗子见了猫一般,大腿颤颤发抖,直接跪倒在他的面前说“少爷我……我真没有。”作为一个久负盛名的玄铁城城主,此时不顾形象地跪倒在他的面前,他

  • 重生成为大老板之黑影

    “手里剑影分身之术!”水木怒道,手里剑分化出数道身影,朝杨明飞去,他要杀了杨明!“水木,有我在,休想对鸣人不利!”闻言,伊鲁卡脸上闪过一抹复杂,随后毅然喝道,身体一闪,直接挡在了鸣人面前。“鸣人,你快走,将封印之书送回火影大人那里,火影大人不会怪罪你的,你是受到水木欺骗才做出错事的。”伊鲁卡一边格挡

  • 嗜糖成瘾小侯爷(重生)第八章在线阅读

    渭水,南岸。李恪勒住马缰,远远眺望对岸情形。此时水面已然冰封,不过却没什么积雪,凭着经验,李恪不免有了些许猜疑。瞧了半晌,仍旧没有发现,李恪索性翻身下马。然而正当他想去冰面查看时,不知何处忽然射来一支雕翎箭。李恪本就受过严苛的训练,又有曹操的能力,哪里是区区一支暗箭能伤到的。不等雕翎箭擦过自己,蔷薇

  • 上岸后我天天吸两脚兽第九章在线阅读

    天空之城----神圣天堂紫微星号经过两天的航行终于抵达了目的地。城头的骑士看到一艘飞船逐渐靠近空中码头,本来想让附庸去接引它进入泊位,但是当看到船上飘扬的旗帜绘着的图案是血月为底,大剑和箭矢为标志的时候,骑士就改变了原来想法。“卡斯兰,我的着装有什么问题吗?帮我看看我铠甲穿戴的是否得体!”骑士眼睛在

  • 倾世太子妃之锦绣红妆在线阅读第8章

    第八章“你们......你们别走。签了这个,签了这个再走。”万阿奶手里的是一张婚书,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准备的,看来春风的亲事她是早就再打主意了。看着老娘递过来的婚书,万阿爹久久不语,万阿娘又接着说道:“你那媳妇儿嫁到万家这么多年,吃家里的用家里的,却是两个根儿都没给万家留下,这亲事她要是再反对,你

  • 我,历史的护道人在线阅读第6章

    斐烈恍若未闻,却是翻了个身,让许酥酥靠着内侧,彻底阻挡身后看她的目光。众人:“……”“真是失策。”米洛眸光有些阴沉,没想到,最后竟然便宜了别人。而且,自己反而被厌恶恐惧了。“睡吧。明天还有基础测试。”洛克斯扶着眼镜冷冷说了一句。宿舍中的自动照明灯光熄灭,转化成夜间模式,只有模拟月光的柔和光线撒在宿舍

  • 美人赠我锦绣缎(慢穿)在线阅读第九章

    我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心里却有了一种做男人的心态,想着一定要保护好苍老师,不能让她受到伤害,这就是我当时心里唯一的念头。跟着苍云烟一路走到**厅门口,她上去。我悄悄跟在身后,她刚到门口,只看见上来两个打手,说了一句,就将她带了进去,而我假装成为**室的玩客,混进去。到了里面,我先是晃悠了几

  • 无限之小说穿越录在线阅读第六章

    “异族人越来越多了,要麻烦起来了。”萧千夜皱眉看着这欢庆在一团的人群和灵兽,还在思考要如何脱身。天澈甩下两人往中央走去,他将竖立的衣领往下拉了拉,终于露出了一直掩饰着的蓝色印记——那是只属于灵音族的特殊胎记,是一个水纹状纹身。“嗯?”一下子就注意到这个特殊的印记,凤姬的目光顿时望向了天澈,近看之下,

  • 路人的穿越日常第二章在线阅读

    陆峰的父亲遇害后,家里没钱摆道场。陆峰在邻居的帮助下,倾其所有家当,换回了一口薄皮白木的棺材,让父亲匆匆得入土为安。当晚,陆峰兄妹被外婆接到了舅舅家。陆峰进了舅舅家门后,便发现舅母的脸色很不好看。已经懂事的陆峰心里自然清楚,这与他们兄妹俩的到来有关。陆峰为了讨舅母的欢心,清晨一早起床便开始忙上忙下做

  • 海贼王之人鱼公主不好惹第3章在线阅读

    “这位仙子,可是你救了我?”润玉完全清醒过来,连忙收了自己的龙尾,体内还带着灼烧感,有些颤颤巍巍地站在岸边。“小…你醒了啊”,锦觅看着手里正洗刷龙尾倏然不见,看着眼前的小鱼仙倌,不知作何姿态去面对他,十分无措“对……对啊,是我救了你,你那尾巴被烧的焦黑无比,我可是费了老大劲才洗干净了,终于又是一条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