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兰烛寐之混乱的心情

作者:归采薇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戚小奇父母早年遇到车祸双双遇难,母亲家里是单亲,没有其他兄妹,姥姥接到噩耗当时就受不住跟着去了,父亲这边还剩爷爷奶奶和一个在读高中的小叔戚家栋。爷爷本来就重病在床,没过多久也去世了,就只奶奶蒋万芬一个人拉扯俩孩子。幸好戚小奇父母还有点赔款,可以让他们度日,不然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下去的。

早些时候,蒋万芬还是挺疼戚小奇的,可是家里事情一直都不顺当,戚家栋高考失利,勉强上了个专科,还因为交友不慎被连带莫名跛了一条腿,连毕业证都没拿到,找不到好的工作,只能继承奶奶的手艺,继续在家门口摆起关东煮的小吃摊子。蒋万芬这苦命的女人找不到宽慰,就找人算命想去霉气,偏偏找了好几个算命的都说是因为戚小奇,命硬,克亲人,有他在家,这家就别想好。

毕竟是亲孙子,蒋万芬原本是不信的,可家里一直都没有好转,各种事情都不顺利,小吃摊的生意也不好,戚家栋也三天两头的生病,这才慢慢信了,开始对戚小奇冷淡了。后来戚家栋身体好了,好不容易找了个老婆吧,这些年却一直都没能有孩子,于是老太太就真信了。近两年越发作妖一样咒骂戚小奇,像是巴不得他出门就再也别回家了样,婶婶作为一家新女主人,当然不乐意看着这么大个侄子杵在家里,理所当然地和老太太统一战线,婆媳关系倒是和谐得很。

高考刚结束,家里那俩女人便把戚小奇为数不多的东西全收拾好打包堆到角落里,就等他一回来便能带着行李彻底离开这个家。反正戚小奇高考完刚好十八岁,算是成年了嘛!

所以他一早就把行李托运去了报考的学校那边,然后准备出去旅游一圈,好好放松一阵才去学校报道,顺便在附近找份零工安顿下来,凑点生活费什么的。

现在遇到这么诡异的事情,戚小奇也没心情继续游玩了。还是尽快把自己收拾干净,去学校那边报道完,老老实实找份零工,先把生活费提一提才是正事。

这会儿一身泥垢大块的都弄掉了,剩下的就不那么夸张了,至少像个干苦力的民工了,好歹是个人来着,就是头发里也裹了不少泥垢太难受了。

戚小奇就近寻了个公厕,准备去洗一下,却厕所门口卖纸的老太太嫌弃的眼神中不好意思进去,只能在挨着街边行道的拐角,找了个积水坑,撑着墙半蹲在那里,又清理了一下裤腿和鞋上的泥污,才过去。

老太太看了他两眼,没说什么,但是却递给他一卷水管。

戚小奇无比感激地躬身谢过,才牵着水管进隔间去洗冷水澡。

大清早的,也没什么人来,厕所外面两个老太太坐在一起,一边嗑瓜子一边看着电视八卦。

电视里刚好在插播一则新闻,就是那个市中心地陷出天坑的事情,现在已经过去好几天了。

新闻里专家分析,大概是因为这段时间降雨过量,导致地下河流暴涨冲塌了底下的基层,才会让地面下陷,那一片区又是独特的岩层结构,所以才会出现那样洞穴般的深坑……岩层下面又是淤泥铺底,掉进天坑的遇险人员以现有技术根本无法做出有效营救,只能是宣布为罹难了。

那天坑并不大,但正好在人行道上,大街中间又是正绿灯的时候,忽然就地陷,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当时挨着的那四个人一下子就全掉下去了,旁边人吓瘫了。监控离得远,过人行道的人也挺多,所以拍摄不是很清晰,目前只能确认两个人身份,是一对年轻的夫妻,另外的两个就只能从同行者回忆里描述的确定是一老一少,但完全无法确定具体身份。

当事经历者很多,网上一时众说纷纭,线下的议论也不少,连这俩看厕所的老太太喋喋不休的也是这事儿。

这些年,在蒋万芬的叨叨下,戚小奇连个朋友都不敢结交,很少对人笑,从来不会轻易靠近谁,出来旅游,一时放松,和那几个人有说有笑的,竟然会遇到这种事情,戚小奇默默听着,心里寒了寒:果然是因为和自己太近了,所以才倒霉的吗?

老太太絮絮叨叨的声音和角落里那台小电视里的声音夹在一起,听得戚小奇头晕脑胀的,背上青红发紫一大片,摸着木木的,也不疼就懒得管了。

洗好头,他抹了抹身上,把外衣裤搓洗一遍,水拧干又套上了,再把背包擦了擦收拾好东西,就从角落储藏间翻出拖布,把厕所里的水迹拖了一遍,又把洗手台擦干净,才出去把水管还给老太太,又道谢。

家里的情况不太好,更何况小婶婶有点洁癖,他随时都把身边整理得很干净,干净到拧包走人的话都看不出他曾经在那儿住过,他已经不习惯在别人的地方留下自己的痕迹了,哪怕是在公共的地方。

老太太看见他打扫了卫生,十分惊讶,之前嫌他太脏其实也没敢说不让他进去,他要硬闯的话,俩老太太摞在一起也挡不住啊,没想到他就在外面水坑里洗了一遍,老太太已经心软了,给了他一条水管,让他牵到隔间去洗澡,没想到这孩子这么有教养,竟然把公厕打扫了一遍,现在比他进去时还干净,倒是把她们俩一早的活儿都干了呢。

老太太不自觉就亲近起来,忙在抽屉里翻出一条新毛巾给他:“你把头发擦擦,这天儿,太阳一出来别给烘暑了,当心热伤风,可不容易好。”

戚小奇拿着毛巾又鞠了一躬:“谢谢。”

“你家远不?拿套衣服给你换换?”另外一个老太太拍了拍围裙指着斜对面的小区,“我那口子就在对面门岗,借套衣服给你,你回了给我拿回来就行。”

“不用了,谢谢,离得不远。”戚小奇翻出钱包,付了毛巾钱,转身走了。

“哎,没要你出这……钱。”老太太拿着钱追了两步,戚小奇走得头也不回,客气又疏离的态度,让人关心的话都不知该怎么出口。

“那孩子怎么了呢?一身那么多泥?”

“谁知道呢,估计是天井盖儿冲走了,掉阴沟里去的吧。”

“唉,这倒霉孩子,也不知道受伤没有……”

“看起来不像受伤的,哎呀,年轻人硬实,你看长那么壮的。看起来和我家孙子差不多大,可怎么就高那么多呢。”

“那人家也比你孙子标致得多吧!”

“……”

盛夏的天气,雨一停,太阳出来柏油路面就能煎得熟鸡蛋,现在是随便哪儿关起门来都得开空调的。戚小奇找了个小公园,靠着树荫歇了一阵。得先让衣服烘干了,才好去乘车,不然去公交车里给空调一激,再好的身体也得生病。

戚小奇眯着眼看着路上蒸腾的热浪,脑子有些放空。

从新闻里那些消息来看,掉进天坑都已经是一个周以前的事情了,而且现在的位置离那个天坑的地方隔了好几个城市了,就像掉下地下河被冲出几千里地了一样。

他现在是被救了,那几个人呢?不敢想,也不敢去打听,消失了这么久,是怎么活下来的,是怎么被救的,现在这情况是几百张嘴也说不清楚的。好在,掉进去四个人,只有那俩小夫妻是被确定了身份的,应该还没人知道他是其中之一。

他心中有些迷茫,现在都出新闻了,家里那边应该也知道了吧。

小奇顿了顿,摸出电话瞧了瞧。

这板砖式的国产电话待机时间还是挺牛的,都这么多天了,居然还有一点电,没关机。

几十个未接电话,全是戚家栋打过来的,戚小奇心底又暖了暖,家里虽然那样,但小叔从始至终都对他挺好的,不仅给他存了学费生活费,连这次出门,还悄悄给他多塞了钱,让他放宽心玩一玩呢。

他把电话打了回去,戚家栋几乎是秒接的:“小奇啊?你没事吧?我看新闻说那边市中心都地陷了,想起你说要去那地儿旅游来着,可吓死我了。”

戚小奇弯了弯唇:“恩,挺乱的,但我没事,之前电话没带身上掉旅馆里了,让你担心了很抱歉。”

听到平安,戚家栋放下心就开始抱怨起来:“你说你也是,干嘛选个那么远的学校,还报个那么冷门的专业,那边有什么好的!就在我们这边读个大学不好吗?我们这边这工业大学还是挺好的嘛,全国都排的上号的,你成绩又不差,本地生源稳稳的。”

“你知道的,我喜欢熊猫,这边离熊猫基地很近。”戚小奇笑了笑,随便找了个理由,又打趣起来:“这几天忙坏了吧,以后叔叔可都没帮手了,得请一个,别自个儿那么累,放松点多陪陪婶婶,说不定还能给添个弟弟妹妹什么的,老太太就高兴了嘛。”

戚家栋闻声沉默了好久,觉得喉咙有些干涩,回身拿起茶缸灌了一口才又说:“你也别怪你奶奶,人老了,就爱信那些封建迷信,我身体这是天生的,不容易有孩子关你什么事啊,再说就当你是我亲儿子不行吗?还指望你以后给我养老送终呢!”

戚小奇一本正经地理论:“也不能全是封建迷信,我不在,老太太和婶婶也不会天天和你吵,家和万事兴嘛,就算要给你养老,多一个兄弟,我的负担不是也小点嘛。”

戚家栋无奈起来,岔开话题:“啊,对了,你去学校报道没有,到了记得把详细地址发一个给我,你奶奶腌制了你喜欢的梅子干儿,到时候给你邮点过来。”

戚小奇:“恩,到了再说吧。”

又说了会儿家常,戚小奇心情好了很多,总算没有那么沉重了。

延伸阅读

红尘剑心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0762cg.cn/6gf8.shtml
的确是出事了,出事的竟然是李秀秀,李秀秀那个屋里,也有个秀女被选上了,李秀秀一向是个

(欢天喜地七仙女+综神话)将近酒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0762cg.cn/g04m.shtml
W市的夏天一如既往的热,余疏林拿着考试袋,缀在考生们后面,等待校门打开。今年中考的考

以杀证道之龙之音乐家4  http://www.0762cg.cn/bzeh.shtml
伊丽莎白的声音没有变,但是曾经跑调到惨不忍睹的歌声变作了天籁之声。如果说过去的伊丽莎

才不要给末世大佬当宠物呢[穿书] [参赛作品]之雷阳城之月牙楼(6)  http://www.0762cg.cn/6ul1.shtml
时间如流水。月天和飞龙又再次起身上路。又是越过草原,山河............两人

(综漫主fgo)成为勇者的必要条件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0762cg.cn/uit8.shtml
“好了富贵,赶紧回自己的位置上坐下,老这么粘着你祖奶奶成何体统!”还是三叔张有礼看不

跑男之独占鳌头在线阅读重返  http://www.0762cg.cn/gzuz.shtml
看着眼前的熟悉又陌生的景色黄帝缓过神来走到了卡妮娜的武器店“卡妮娜在吗?”在店后面整

洪荒之青虚异能者  http://www.0762cg.cn/g3ew.shtml
陈明觉作为一个精英特种兵,自然不是头脑简单的莽汉,他下意识看了一下略微得意的申少,有

魔主不败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0762cg.cn/s6od.shtml
“这…你真的不去…”乐瑶看着校门,有些遗憾,都走到门口了,却不和大家一起去看比赛。“

大傀儡术第七章  http://www.0762cg.cn/n3um.shtml
也就是这一次,陪她连吃了一个月重辣的男人进了医院急诊室,向来噙着笑的唇线绷得死紧,痛

异能校园的不平凡日常在线阅读闯阵(二)  http://www.0762cg.cn/dv9m.shtml
“能进寒地梅林是因你体性属寒,故此,这碧波荷塘你便是进不去了.那手执拂尘的女子道.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真的被逐出师门了在线阅读第6章

    不多时,食客争论声中,掌柜请上来一人。确切地说,是个诚惶诚恐的小男孩。孩子约莫六七岁,小身板瘦弱,衣衫褴褛,脸蛋秀气,清澈眼睛暗含怯意。若单单是稚龄孩童,掌柜绝不会放在眼里。但这疑似小乞丐的小孩儿,手上攥着一枚二十两银锭,身后还跟随一条异常威猛的大犬!大犬紧随其后,外形如狼,浑身厚毛,背上黑灰色过渡

  • 一人之下:流刃若火在线阅读第3节

    夜班时候,江木羽很是重点关注那个老奶奶,半个小时都会巡房一次。本来以为今天就是平安过去了,哪知道半夜三更时候突然发病,江木羽一边准备东西一边叫醒值班医生,两个人坚持了抢救很久很久,可是那名老奶奶已经八十高龄了,送入抢救室最后也是无力回天了。家属对这个消息简直就是晴天霹雳,一下子炸开了,开始闹事了,因

  • 那个豪门真千金跑了第十章在线阅读

    送走沈珞后,他也没有直接回安家,而是选择去了自己的影视公司,那儿有些文件处理,一走进自己的办公室,他就看见了张曼,她还是在那儿等他,一看见他,安慕枫心里一阵感动。“你一直在这里等我?”他开口就问道,张曼扯了扯身上披着的他的外套,就说着。“是啊,慕枫,你终于来了,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吧!”张曼高兴地说着,

  • 废柴无所不知在线阅读第二节

    “你丫的行么,我可没怎么看过你玩这**啊!”李青皱眉眉头说道。“放心吧,交给我就是了。”杨萧打着包票说道:“要是输了请你吃东西。”李青不由得耸了耸肩脸上全都是无奈,但是对于自己这个死党来说,输一局又有什么呢,本来就是劣势,这下估计已经没得玩了。当杨萧在登上号的时候上路的防御塔已经爆炸了。“草拟吗的垃

  • 原谅这世界第五章在线阅读

    “你以为你逃得了吗?”只见那莫继开口说道。见此,季天并没有立即上前,既然莫继没有立即下手,那说明那个季家之人对他还有用处,一时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再加上季天无法确认周围是否有其他莫家的高手,这样莽撞冲上去,是十分危险的事。“哼,你就死心吧,我就是自尽,也不会嫁给你的!”大概是见到无法再逃了,那黑袍人

  • 末世纪元之入侵在线阅读第4节

    J市。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忙碌的一天也开始了。公车,地铁,各种交通工具在路上繁忙的驰骋了起来,人们也在路上渐渐的多的出现了出来,往各自的岗位上忙碌去了。刚起来的孔馨儿看到了桌子上放着一张字条,脚已经没有那么疼了,她看了一眼窗外,知道现在肯定已经是不早了,然后才把目光收回来放在了纸条上。“我已经帮你请假

  • 樱魁之糊你一脸

    附近有玩家使用外挂,陈贺就能立马启动终结者系统,所以对于外挂,他现在是真心没有任何畏惧。相反,遇到开外挂的玩家,他还会很兴奋。那个穿墙挂玩家利用穿墙来到了桃桃所在的房间,桃桃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倒地才看到房间内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将她补死之后,那个人居然穿墙走了,看到这一幕,桃桃再傻也都知道

  • [综]加班日常第9章在线阅读

    “你跳下去试试!”在我终于为自己成功到达窗边而高兴的时候,他冷冷地说道,声音中带着十足的讽意。“我想要的东西,哪怕是入了阎王的名册,也还是我的!”脑中突然回响起他这句话,脚下彷佛生了根,我僵在原地,一颗心挣扎着,跳吧,下面就是深潭,激流通向外面的大河,总有一线生机,然而,人依旧是僵立着,他的目光锁住

  • 偷吻星星第九章在线阅读

    玄野特殊的姿势“硬”在那里,眼睁睁地看着黑球旁边各种异样的眼光。“那呕心的家伙是谁,cosplay怪癖控么?”一面凶相身穿空手道的男子,皱着眉头说。加藤身穿睡衣已经到了,但是岸本不在,玄野兴奋的感觉顿时减了一半。“不相信我的话,再一会这个黑球就会打开了。”加藤指着那个铮亮的黑球说道。在场的人都半信半

  • 逆君侯第三章在线阅读

    顾淮西跟着小甜甜身后进来,就看到小团子又忽然丧丧的,像朵蔫了吧唧的喇叭花。正想问她怎么了,就听到一声响亮的“咕噜咕噜”声。小甜甜赶忙伸出小胖爪捂住自己的耳朵。没听见没听见。不是她肚子在响!顾淮西这下笑了,“掩耳盗铃这词听过吗?”“没。”小甜甜双手仍旧捂着自己的耳朵,一脸茫然。演耳什么灵?演耳朵,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