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龙门兵少十里结缘

作者:晓垚真人 来源:纵横中文网

“闪开,快闪开!”

这个声音像雷的砸进他们的耳朵,人们刚想发飙是哪家的疯崽子,身体却先比脑子反应。

路上的人跟一个个圆滚滚的汤圆似的,溜溜的滑出了一条道。

有个人冒着被砸死的风险道:“你做什么呢?”

“哎呀,玉娘你别拉着我,我正保命呢!”

这青衣小崽子惯喜欢女扮男装,长得一副讨喜的样,做起事来却让人恨的牙根痒痒,成天把镇里闹得鸡犬不宁。

可再怎么闹腾,毕竟只是个半大的孩子。

“保命?为甚?”

“就是……”阿九有些支支吾吾,“我一不小心进错了澡堂。”

玉娘大叫:“进错了澡堂,人牌子上那么大一个字你还能认错?”

想必是某位色性大发被人逮了吧!

阿九嘴硬:“一不小心会看花眼嘛!”

“算了,”玉娘四下看了看,确定没有危险分子之后把阿九拉到屋里,“你能不能不折腾啊。这里可不是帝都!”

“女人的脚,男人的身都是碰不得。”阿九把她的话接下去,“我好奇嘛,一个个捂得跟什么似的,我就想知道有什么不一样。”

阿九话音刚落不久,周围便响起脚步声,她脸色大变:“不是吧,还没放弃,都追了我三条街了。”

“活该!”

玉娘翻了个白眼,毛还没长齐呢,尽想着一些黄色废料。

阿九假装没看见她的表情,翻上了窗户冲下面的人招手,“改日再聊啊,我先撤了!”

阿九一说完,立马从窗户里跳下去,这一跳刚好给那群在街上乱撞的人一条明路,眼尖的一指:“在那呢!”

众人一看那青色的身影,扛起家伙上去:“追!!!这小兔崽子好的不学学坏的,尽学人家搞断袖之癖。呸!!!”

玉娘眼皮跳了跳,穿了男装就雌雄不分了吗?不过,她还挺好奇穿个男装是怎么发现有那啥………………

“大侠,能放过我吗?我是个女的,真是个女的。”

这群人眼瞎到了一定程度,坚定的认为这厮想这样蒙混过关。

“放你娘的屁!你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哪像个女的。”

“就是就是,前面后面一样,比我还平。”

阿九:“………………”

眼睛瞎了没事,耳朵也不好使吗?

“给我打。”

阿九是镇上新来没多久的丫头,因为经常以男装示人,又十分惹人讨厌,大家逮着她可劲的下死手。

“小崽子敢偷看你爷爷我洗澡,活都不耐烦了。”

阿九偷偷的翻个白眼:要点脸好吗?也不看看自己的身材跟长相,谁要看你啊。

她又不瞎!

“啊,痛!下手真狠!”阿九小心翼翼的移了下步子,“去他的民风淳朴,断袖也知道。”

完了,这下没十天半月这伤是好不了了。

本来想着自己十六岁生辰来凡间放松放松,居然被人打的屁股开花。阿九越想越生气,越想越难受,一不小心步子迈大了。

阿九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大爷的!!!

阿九被迫停止了一切浪荡,整日里趴在床上跟她的屁股斗智斗勇。

“小九九,尊臀养好了吗?”

玉娘一推开门就看见阿九坐在床上,不知在想什么。

“你想什么呢?”

阿九深沉的说:“我从这次的事情得出一个教训,我要收敛一下我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个性。”

玉娘道:“这样啊,本来我是想邀你一起去逛窑子的,现在看来还是算了吧。”

“哎,别别别别。不沾身以后还是可以继续的嘛,现在先浪一浪,走!”

“对了,你刚才说要带我去逛窑子,逛什么窑子啊。”阿九正了正自己身上的男装,引的不少女子满脸羞红。

“追风堂啊,没听过。”玉娘变戏法似的拿出把扇子遮在脸上,“我告诉你啊,那里面可有很多很多的美男,保证适合你。”

阿九把扇子抢过来:“梅玉娘,你们这儿民风哪里淳朴了?”

玉娘答的理直气壮:“我们这不偷不抢,买卖自由啊!”

阿九跳了跳眉,这也可以?

小厮问道:“两位爷这是要哪位来作陪?”

就像某位说的,阿九穿上男装前面后面一样,实在看不出是个女的。加上年纪轻轻,长的丰神俊朗的,很容易让男的女的都有好感。

玉娘见这小厮眼神不好,立刻骂道:“看个屁呀,没见过美男吗?给我去找两个俊朗的公子,再看我就把你眼睛挖出来!”

小厮道:“是是是,小的这就去。”

阿九啧啧两声:“长的好看就是没办法啊,我也不想众生为我倾倒。”

玉娘看到她这副嘴脸很想打她,又因为在窑子里闹事不太好看,只好作罢。

没等玉娘的心理活动做完,小厮又噔噔噔的跑下来,他略有些为难:“两位爷,要不改日过来?”

“没人?”阿九道。

小厮点点头。

阿九语出惊人:“你们不会多找几个吗?”

“这……这……”仁小厮怎么想他又没想到这个答案,心中有点焦急,说话更结结巴巴了,“二位贵客……多多……”

“行了,闭嘴。”玉娘听他说话头开始疼。

这时有位公子从楼上走了下来,旁人皆发出了感叹之声,她好奇,又回过头去看。他神情举止甚为优雅,身上带着一股浓浓的书卷气息,若不是地方不对,她真以为是哪家的公子来进京赶考的。

可若是个书生,也生的十分扎眼了。阿九想,这等姿色即便是在仙界,也是个顶顶风华的绝代佳人。

佳人走过来道:“我可否坐这?”

阿九看着他的脸就被迷的七荤八素,完全忘记了思考:“当然可以了,来,这边请。”

玉娘拍了拍小厮,“还愣着作甚?不给我们准备些酒水吗?”

小厮没看懂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同手同脚的张罗去了。

阿九问道:“公子可有姓名?”依所见所闻,干这一行的好像都会给自己起个什么名儿,比如,知画胭脂什么的。

他神色有些复杂:“子朗!”

“这个名字当真不错,比我在青楼见到那些姑娘的名字都要好听。”

子朗的表情更耐人寻味了,阿九以为他是不愿将自己和那些青楼女子比做一起。她急急忙忙打圆场,“我的意思是,你名字都取的这般好听,定会前途无量的。”

他嘴角抽了抽,“多谢。”

“不用客气,公子哪里人士?”阿九有些奇怪,对着这个人她怎么调戏不起来呢?她纵横勾栏院这么多年,没道理治不了一个倌儿。

玉娘问的比她简单明了多了:“你在这干了多少年了。”

小厮这时候特别没有眼力见,逮着她俩的缝隙里插进去:“二位客官,酒来了。”

玉娘没好气的说:“滚滚滚滚。”

别打扰她泡美男。

子朗从善如流的给她们倒了杯酒,动作都带着说不出的优雅,“没多久,也是今天才来的。”

阿九插进来:“难怪那小厮说你们这没人了,八成是不认识你。”

“既然你刚来,那是不是,”阿九自认为说的比较委婉,“那啥,嗯,没试过?”

“其实……在下不是这里的小倌。”

阿九:“………………”

“在下不知为何两位会有这样的误会。”

玉娘:“………………”

来这里问她们可不可以坐在这,还说是误会!!!你一早就说你不是出来卖的不就可以了吗?何必搞出这么多的事情呢?

阿九觉得脸疼:“打扰了!”

小厮在后面喊道:“二位客官,你们的酒水钱还没付呢。”

玉娘摸了摸腰包,发现自己竟没带银袋,有些尴尬的看着阿九。

阿九说:“可是我们都没喝呢。”

“不行,二位客官点了,自然要付账的。”小厮有些无奈,看着这二人人模狗样的,竟这般穷酸。

阿九小声说:“玉娘,你轻车熟路了这么多回,怎么会忘了带钱啊。”

“我也不想啊,可能出来的急。”

那公子便道:“这两位公子的酒水钱我替他们付了。”

玉娘有点拉不下脸:“多谢。”

以为人家是出来卖的,这不是最尴尬的。居然还没带银子,还让人家给付了,这人也丢得太大了。

阿九道:“今日之事,多谢子朗兄了。若有来日我们兄弟二人必当报答。”

子朗道:“报答便不了。”

阿九应和了一句,赶忙拉着玉娘跑了。

客栈

子朗有一搭没一搭的拨着灯芯,身上穿着的华服跟破破烂烂的客栈十分不搭。

突然有人潜进他的房间,子朗头都没偏一份:“瞧清楚了吗?”

那人在暗处,身上的夜行衣与夜色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回神尊,瞧清楚了,她的身体里有殿下一半魂魄。只是,她身份尊贵……”

“再尊贵又如何,”子朗把窜来窜去的火苗掐灭,“找机会接近她,夺走她的身体。”

“怎么?不忍心。”

黑衣人道:“依照凡间的年纪,她都还没有成年。属下觉得这样未免太过残忍。”

“那你妹妹成年了吗?”

黑衣人沉默了。

“丫头,天道容不下我们,更容不下你。你跟他在一起灰飞烟灭的只有你,你明白吗?”

“那又怎样,父王,我玱语最不信的就是命。我想要的,我一定会得到!”

阿九猛的睁开眼睛,一脸的欲求不满:“又做噩梦了!”

玉娘喝水的动作一顿,一脸求知的问:“你做噩梦了,这个表情是怎么回事?”

阿九还没回过神:“啊?什么表情?”

玉娘摇了摇头,“没什么。”

“好饿,玉娘,有吃的吗?”

“不是很想吃东西。”玉娘感觉又来了,感紧跑到外面吐了起来。

吐完之后她老大的不高兴:“你喝的比我还多,为什么你一点事也没有?”

阿九耸了耸肩:“我哪知道,你酒量不好,怪我喽。”

废话,她是神仙,能有什么事啊。

玉娘吐的连水都没有了,刚才能跟她说话全凭吊着的一口气。她跟烂泥一样的瘫在床上,心里还是问候了阿九的上上下下。

阿九身为一个神仙仙龄只有十六,能发育的全乎全靠她只长身体不涨修为的奇葩本事。

所以别指望她有什么辟谷的神通,她只不过是个比普通人多几年寿命的小神仙。

玉娘半死不活的,她活蹦乱跳的,不吃东西可不行。

阿九顺了她几两碎银揣兜里,哼着小曲走了。

昨夜她跟那货喝了不少酒,现在走路都轻飘飘的。冷不丁有个白颜色蹿进了她眼里。

她还以为是她眼花了,揉了揉眼,这下看清了。

前面真躺个人,半死不活的,不知道是人是鬼。

不管是人是鬼都要瞄一眼。

这一瞄可不得了,这位仁兄他醒了。时间分毫不差,将将卡在她蹲下去的时候。

那个人不知抽的什么疯,一把抱住她,嘴里还喊道:“殿下,你回来了。”

阿九道:“你认识我?”

他道:“自然。”

阿九笑道:“该不会是我什么时候招了你,你寻仇来了吧。”

“怎么会,殿下醒了我高兴还来不及。”

阿九:“………………”

谁?醒了?

阿九是个完完全全看脸的混蛋玩意,哪怕是路上走着个秀秀气气的奶娃娃,她都能冲上去摸两把。

更别提长**间绝色的美男了,哪怕是个麻烦的神仙。

于是阿九非常没有廉耻的把人家拐了。

青厉看到房子的表情有些不自在,依阿九的推测,估计是嫌弃她这破庙装不下他这尊佛。

好在他知道自己有求于人家,没说什么,拖着虚弱的身体进了这小竹屋。

“呀!”玉娘叫了一声,语气里满是惊恐,“这……满身都是血,杀人了。”

阿九想了想:“有可能。”

玉娘把她拉到一边:“阿九,不行。你怎么能窝藏杀人犯呢,是要受牵连的。”

该怎么解释呢?

玉娘看她这犹犹豫豫的样子以为她被对方美色所诱惑,“赶紧把他扔出去,要小白脸哪里没有呢?”

阿九: “…………”

你知道人家听得到的吗?

她肯定不知道。

“其实,”阿九扭捏道,“她是我未过门的夫婿,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总不能抛弃他吧。”

玉娘的表情像是被雷劈了:“你这么水性杨花朝三暮四,他不生气吗?”

青厉:“…………”

谢谢关心,他不生气。

阿九道:“谁没有过去,是吧?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不要提这些有的没的。多伤感情!”

玉娘想想觉得不对,“阿九,你该不会是骗我吧。有这么一个未婚夫,你怎么可能…………”

阿九连忙捂住她的嘴巴,大佬,闭嘴吧,要是他往天上一说,她名声没了不要紧,水云洞天名声没了,她罪过可就大了。

阿九表情快要崩不住了:“回头再说这个事可以吗?”

“不行,现在你就要说清楚,不然他别想进这个门。”

阿九叹了一口气:“我们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这个人呐比较叛逆,然后我就在外面勾三搭四。可是后来我才知道家花始终比野花香。我苦海无涯,回头是岸,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玉娘脸上波澜不惊:“毫无诚意,算了,让他进来吧,谁让他长得帅呢。”

“那你折腾我这么久是为什么?”

“我高兴啊,谁让你不给我带早饭的。”

哦,这样啊,那说起来确实是她的不是了。

青厉被她们搞的云里雾里,究竟……她担不担心他这个杀人犯连累她呢?

阿九好不容易把玉娘打发出去。

她问:“你应该不需要我给你找大夫吧?”

青厉道:“不需要。”

阿九点点头:“那就行。”

青厉道:“今日之事,还望神女莫要与外人提起。”

阿九常年在凡间厮混,什么都是以自己的烂德行做参考。

她想也不想:“你偷鸡摸狗了?”

她这话一说,青厉脸上抽了抽。

“干嘛这副表情嘛,”阿九回过神来,“哦,我懂了,放心,我一定不说出去。”

青厉看着她的模样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当神仙嘛,在天宫难免寂寞。”

青厉:“………………”

这个水云洞天的神女也太没有神仙样了吧,脑子里整天装了些什么!

阿九以为他是被自己拆穿不好意思,连忙给他吃颗定心丸:“哎呀,你放心,谁到人间来不都是为了找乐子嘛,我懂我懂,我绝对不会跟人家说的。”

他好像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

“罢了。”他懒得跟她废话。

青厉在这里养伤期间,阿九一直以各种各样的理由骚扰他。

“神君,这个馒头香甜可口,你确定你不吃吗?”

青厉没有理她。

“哇,这个糯米糕味道也超级好,简直就是人间精品。”

“这个松花鸡味道简直绝了。”

青厉忍无可忍:“你可以闭嘴吗?”

阿九道:“为什么?我长一张嘴就是要说的呀?你要是不喜欢把我从你结界里丢出去。”

说实话他还真想,可没人守着他……青厉叹了一口气,念了好几遍阿弥陀佛终于把心里的那股火压下去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杀我父王,为什么!”

“不是的,殿下,你听完解释……”

青厉一口血吐出来。

阿九大惊:“青厉,你怎么啦。”

他这样子该不会是走火入魔了吧。

阿九催动心法:“不管你想到什么都要平静下来,你听得到吗?”

青厉没什么反应,依旧是痛苦的神色,阿九催动了几遍,他终于有反应了。

他还没有清醒,脑海里依旧是之前的场景:“殿下,我方才……”

阿九道:“我是阿九。”

“阿九,”青厉看着她闭上了眼睛,“对,我认错了。”

哪怕面前这个人再像,她身体里只有火一样的魂魄,连一丝杂质也没有。青厉捂住眼睛,肩膀无意识的抖动。

从他指尖的缝隙里,阿九才知道这个人哭了。被砍了那么多刀这个人哼都没哼一声,到底梦到了什么,这么伤心。

延伸阅读

宝润珠宝加盟  http://www.teamgeronimo.com/gucr.shtml

侠客眼镜加盟  http://www.teamgeronimo.com/dqab.shtml
侠客眼镜Knight-Vision举目天地间,侠行四海路侠客出品,卓越品质!真的侠客

茅香春白酒加盟  http://www.teamgeronimo.com/xcq2.shtml
茅香春白酒经销批发的茅香春白酒、茅台酒等。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

开利加盟  http://www.teamgeronimo.com/dc36.shtml
开利地毯,一颗镶嵌在苏南大地上的璀璨明珠,正在不断绽放的光芒与迷人的魅力。公司成立于

道一加盟  http://www.teamgeronimo.com/ggad.shtml
面对传统空气净化只能通过吸附过滤让室内空气干净、但不能同步向室内补充氧气从而让室内空

山姆大叔双语幼小衔接加盟  http://www.teamgeronimo.com/u8zl.shtml
山姆大叔英语(USIE)源自美国加利福尼亚,由北京安柯赛姆教育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引进并

蓝科扭矩传感器加盟  http://www.teamgeronimo.com/yvac.shtml
我公司是较早从事工业自动化仪表-扭矩传感器静止扭矩传感器_法兰扭矩传感器等产品,研发

秋熠加盟  http://www.teamgeronimo.com/p6ix.shtml
杭州服饰有限公司创立于2007年,是一家研发、设计、销售为一体的化女装公司。公司采用

鸡肉粉精加盟  http://www.teamgeronimo.com/yd8f.shtml
港阳香化企业有限公司是一家中港合资的从事食品配料生产与销售的公司,公司位于风景怡人的

百特喜披萨加盟  http://www.teamgeronimo.com/ujxx.shtml
意式比萨店近年来风行上海,百特喜等意式休闲餐厅的市场认知度高。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上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行走综漫世界的网王在线阅读参加比赛

    林峰和母亲回到家里后,把原来的大房子租了出去,收点房租补贴家用,他们自己则住在穷人区中的廉价房里。林峰从一个大的房子到一个只有三四十平米的小房子,总有点难受。周围还有许多的居民,晚上也有点吵闹。林峰想到母亲,便忍受了下来,再说现在他和母亲都没有工作,住在这样的房子已经不错了。林峰在家里照顾母亲有一些

  • 猎魔空间预言

    “哎呀,你的命运非同一般,将来是要大富大贵的呀。”为我算命的瞎子惊呼道。今天是国庆节,生意冷清,出来大街上随便逛逛,想不到碰到一个瞎子,硬是抓住我不放,不给我算上一卦他不肯罢休。大富大贵?靠,想拿几句甜言蜜语蒙骗我的钱财,爷爷什么样的骗子没有见过?我逗他道:“有多富?能不能比得上李嘉诚?”“哎呀,你

  • 救命,我把我家boss给攻了!第8章在线阅读

    “看来自己的气势又威严了不少!”蒲长老只觉得自己一吼,感觉身边无声息,心中忍不住得意的想到。可再往前一看的时候,安澜竟然已经走出了很远的路,完全没有将他的话放在眼里,慢悠悠地走着!再看旁边几位长老,他们的目光此刻都是掺杂着怜悯,向着他摇了摇头!“啪!”一个干枯没毫无水分的巴掌直接朝着蒲长老的脸上扇去

  • 致命战争之出发(2)

    第2章出发翌日,风息一人坐在沙发上,双眼空洞的看着没有打开的电视,通常这个时候他都是做好早餐督促风怜吃早饭上课的,往日的时光,他知道,不会再现。而在今天,雷州,某个大宗派,出现了大洗牌,一直兢兢业业,为宗派做出贡献的老一辈,一个不落的消逝而去,死因不知,外界一无所知,只知道由一个女人当家。同时也在寻

  • 朱雀在线阅读江家江尘,前来入宴!【跪求鲜花打赏评价票】

    第九章:江家江尘,前来入宴!要出大事了!!慕容战被斩杀的刹那,所有人都意识到了这么一句话。尤其是当江尘直接一刀斩下慕容战的脑袋,紧接着装进一个盒子中。所有人更加傻眼!!!目前慕容家可是如日中天,可现在他们家的唯一男丁子嗣竟然被江家怒斩于皇城之外。此事的后果已经是不言而喻了。只是众人奇怪的是。这江家不

  • 大预言家无惨在线阅读第五节

    许鸿此刻感觉自己快要被玩坏了,先是一个把自己摸得透透的韩奕,再来一个气质百变的杨雪,加上这个傻白甜王艺柔,这种组合,许鸿本人只想表示HOLD不住!“好吧,既然如此,我们就接着谈怎么合作。”韩奕倒是表情来得快,去的也快。“虽然认识还不到一天,但是你们三位的性格我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凭我自己的感觉呢,几

  • 侯爷请放过在线阅读第三节

    《合久必分》/春溪笛晓第三章俞舟在思考怎么提出结束的这几天,邵荣被他妈找了回家。邵妈保养得很好,五十多岁的人看起来只有三十来岁,她坐下,慢条斯理地喝了口茶,才说:“哟,真是稀罕啊,我还以为你忘记了回家的路呢。”邵荣见他妈语气不对,不敢还嘴。邵妈自认不是封建大家长,邵荣说不爱女人,她也没安排邵荣去和女

  • 我的无限之旅第5章在线阅读

    “你,写歌?”叶新的话倒是让何燕跟唐焉、杨蜜陷入震惊,她们还真没想到叶新居然还会写歌?会打架,会写歌,这家伙还真给她们惊喜,莫名的,唐焉跟杨蜜对叶新都有点好奇了,迫切想听到这首歌。至于何燕则死死盯着叶新,作为高层她自然不会那么简单想事情,从叶新主动写歌她看出了叶新的野心,不过这种野心她乐见其成,没有

  • 少年四大名捕同人无情之一生一世在线阅读第一章

    一座普通的青山“哗哗......”一条一米多宽的小溪在静静的流淌,有几只兔子在溪边饮水,溪边的石头杂乱无序,阳光透过茂密的树枝洒在林间。哗啦!一阵声响,一只手出现在溪面上,随后又是哗的一声,只见一个少年从水中坐了起来。刚刚喝水的几只动物瞬间跑掉,速度之快简直难以想象。再看那少年,少年从水中坐起来后先

  • 知否知否齐衡同人—双影在线阅读逐出山门

    时间很快过去,问仙谷内响起“咚咚咚……”三声钟响,三年一次的外门弟子修为测试拉开了序幕。主峰“问仙峰”峰顶广场上,此时已经站满了人,这些外门弟子多数都是一脸的紧张,有少数人倒是一脸轻松,四下欣赏着其他同门脸上精彩的表情。甚至有人心中暗喜,“很快就有人要哭了,想着马上就要看见一些人吃到臭鸭蛋的表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