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网游之我意逍遥之第六章(6)

作者:水法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天和已经很久没来芬克了,这家店在中国开业八年,曾经号称只接待熟客,去年开通百夫长信用卡预约服务后,顿时变成了一家奢华热闹的菜市场,随即上了《那些年,米其林餐厅出的幺蛾子》专访,一场混乱后,接收了海量吐槽,收到的砖足够盖二十公里长城。天和觉得餐厅里实在太吵,尤其周五晚上,于是减少了来吃饭的次数,但今天,他正想体验下人间烟火气。

领班一见天和,便眼前一亮,忙将他带到二楼,上了餐前酒。这家由四套别墅改装的两层小餐厅里种满了花,二楼只有两桌座位,一楼则开放预订,闹哄哄的一片,饭点时间,不少老外拖家带口地坐着。

“来芬克吃晚饭相对而言是个好主意。”普罗说。

“为什么?”天和侧头往一楼瞥去。

普罗:“关越晚上来这里吃饭的概率只有0.7%。”

天和:“能不能别再提这个人了,我好不容易才忘掉的。”

江子蹇上了楼,朝天和吹了声口哨,拉开椅子坐下,说:“我决定伪装成一个酒店门童,去见见网友,你看我今天的打扮,像不像?”

两人面面相觑,天和现出诡异的表情,江子蹇茫然道:“不像吗?这身是我辛辛苦苦、亲自在淘宝上买的!助理还帮我排了好长的队。喏,她们还给我找了个碎屏的iPhone手机。”

普罗:“需要出点主意吗。”

天和接过手机,随手摘下耳钉戳进去,替他换卡,说:“谈吐很容易出卖你,坐下来以后,你要准备一包烟,红梅或者中南海,和火机放在一起,然后打个响指,大喊‘服务员!倒点茶!’。”

“我不抽烟,服务员!倒点茶!”江子蹇旁若无人地喊道。

领班还以为江子蹇中了邪,正拿着柠檬水罐走过来,吓了一跳,说:“江先生?您想喝什么茶?”

“没事,我们在排演话剧,练习一下。”江子蹇又朝天和说,“然后呢?”

天和侧头,说:“普罗,然后呢?”

江子蹇:“?”

天和:“普罗是一个语音智能搜索程序。它问你带钱包了吗?”

江子蹇一拍大腿:“对哦!”

天和:“准备一个钱包,里面塞满打折卡,五六张信用卡,剪头发的VIP贵宾卡,各种会员卡,一整排,塞好放整齐……”

江子蹇忙道:“对对对,像我家司机那样。”

江子蹇出门既不带钱也不带钱包,身上顶多只有一张卡,天和又说:“然后脚要跷起来,像这样,坐着一直晃……”

天和艰难地演示了下抖腿,江子蹇说:“见面的地点呢?选在星巴克怎么样?”

天和说:“可以,这很适合,买饮料的时候,要用招行的积分兑换,不能说‘白水就好’……”

江子蹇掏出手机,聚精会神地滑:“我还下了一个大众点评App……”

天和的注意力已不在江子蹇身上了,转头望向楼下。

普罗:“天和,你教他通过欺骗这种方式,来寻找配偶是不好的。”

“普罗,你刚才说什么来着?”天和翻过手机,将镜头转向楼下。

普罗马上说:“镜头花了,看不到周围的景象。”

天和:“少装傻,普罗,给我解释清楚。”

普罗:“小概率事件也是经常发生的,不能因为只有0.7%就忽略了它的可能性。”

江子蹇:“???”

江子蹇顺着天和的目光望去,只见关越带着那乌克兰超模走进餐厅,被带到一楼花园角落里的位置坐下。

江子蹇马上起身说:“要不,咱们还是换一家吧,Lucy!不好意思,我突然……”

“没关系,坐着,我下午刚去拜访过关总。”天和想了下,摘下手上戒指,放在餐桌上,朝江子蹇说:“正好了,关总拜托了我一件事。”

普罗:“天和,这不是个好主意。”

江子蹇笑意荡然无存,眉头皱了起来:“你去见他了?为什么?”

“待会儿给你细说。”天和朝领班道,“Lucy,请你帮我个忙,记得关越关先生吗?”

“你的心情看上去不是很好。”超模撩了下头发,注视关越,笑道,“是不是需要休息?”

关越摇摇头,一瞥服务生递过来的菜单,只是点了点头。

那乌克兰女孩又说:“他们说你,话总是很少。”

“因为没什么说的。”关越有点走神,答道。

超模笑了起来,说:“你需要眼药水吗?”说着她从手包里掏出一面小小的镜子,让关越看他的眼睛,有点血丝,又递给他一瓶眼药水,关越接过,抬头滴了两滴。

“这是我第一次来中国。”超模说,“很高兴能认识你。”

关越闭着眼,点了点头,复又睁开,侧头,望向二楼,楼上被栏杆挡住了,那是他回国后与闻天和常来时坐的位置。

“我也是。”关越寻思道,“你的中国话说得很好。”

超模又说:“今天我见了几名投资人,想在中国创立属于我们自己的品牌,你有什么朋友,可以为我介绍吗?”

关越想了想,说:“你爸爸的想法?”

那乌克兰超模笑着道:“是的,家里非常支持我。”

关越露出少许厌倦神色,转头望向一侧花栏里怒放的蔷薇花。

“您好。”领班过来,亲自给关越与超模上菜,笑着说,“关先生也好久没来了。”

“还记得我。”关越沉声道。

“当然。”领班笑道。

关越点点头,喝了点餐前酒,拿起叉子,在右手指间打了个转,倏然意识到这个“也”,似乎有点危险。

领班笑吟吟地放下盘子,乌克兰超模又说:“这次来中国,我想多认识一些时尚界的朋友,但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很难约上他们的时间,生活在中国,仿佛比在欧洲还要忙碌许多。”

关越“嗯”了声,尝了点餐前菜,超模用叉子拨开肉,正要挑起配菜时,发现了盘里的一枚戒指。

关越:“……”

就在关越暗道不妙时,整间餐厅所有的夜聚光灯如同舞台照灯般,唰地一起转向他们这一桌,《费加罗的婚礼》前序高潮部分铺天盖地地响起,所有客人被吓了一跳,同时转头,望向关越与那乌克兰超模。

下一刻,交响乐沉寂下去,小提琴柔和的音乐回荡,天和与江子蹇人手一把小提琴,拉起乐曲,优雅、陶醉地侧身,走过一个个餐桌位置,走向关越与超模。身后则跟着拉起苏格兰手风琴的厨师长、一众带着鼓的侍应生,就像有客人在芬克过生日般,只是这一次响起的乐曲并非《祝你生日快乐》而是《费加罗的婚礼》。

那乌克兰超模脸上充满了震惊,说:“关?”

关越难得在这个时候还保持了镇定,坐着不动,抬起手,表情僵硬,竭力尝试解释。

饶是如此,场面距离他崩溃的底线只剩下那么一点点,关越伸手去拿戒指,超模配合地起身,马上进入状态,自觉地等他单膝跪地求婚。

与此同时,江子蹇与闻天和拉着小提琴,来到了桌旁,音乐来到高潮。

“Marry him!嫁给他!”苏格兰厨师长拉着手风琴,声情并茂地大喊道。

“Marry him!嫁给他!Marry him!嫁给他!”

“Marry him!”

所有客人,无论是老外还是中国人,大家一起鼓掌,疯狂起哄。

关越:“………………………………”

“嫁给他!”天和与江子蹇放下小提琴,一起激动地大喊道。

就像一个华丽的鲜花盛放的舞台,和风吹过,观众们洋溢着见证了真爱的幸福笑容,一起朝关越与超模真心诚意地大喊道:“嫁给他!”

天和环顾周围,认真地说:“今天的晚餐,我将为在场的各位埋单。”

“Yooo——”又是一阵欢呼,把气氛推向了欢乐的高潮。

普罗:“根据我的判断,关越现在充满了一种强烈的、被你们人类称作尴尬的感受。如果你不介意我替他求个情的话……”

江子蹇:“花!这都没准备花呢!”

天和想起来了,左右看看,卷起袖子,从花栏后面端起一大盆滴水观音,把它吃力地抬到关越面前,从花盆后真挚地看着他。

关越:“……”

天和:“快接过去!很重啊!我坚持不了太久!”

江子蹇:“忒大了,不优雅!这儿有两盆小的,用仙人掌吧!关总!来,一手捧一盆!”

突然整个餐厅里所有的灯都关了,响起一阵惊讶的叫喊,剩下餐桌上昏暗的蜡烛,紧接着是椅子拉动声响,一阵混乱,领班赶紧去查看,灯再亮起时,桌前已空空如也。

“噢——”苏格兰厨师长遗憾地说,“害羞的大男孩,So帅——”

“So shy——”众侍应以夸张的口型应和道,无奈摇摇头。

江子蹇无奈摊手,天和只得把那盆花放在桌上,与江子蹇一起走了。

八点二十,一声闪雷绽放。下雨了。

这场迟来的暴雨下得铺天盖地,江子蹇简单地用过晚饭,说:“没以前的味道,居然还他妈的碰上了关越,彻底拉黑,下回去别家。”

天和也只吃了一点牛肉就不吃了:“他们家的农场被德林牧业收购了。”

江子蹇喝了口餐后咖啡:“德林好烦,就知道兼并小牧场,全用他们家的奶,搞得咖啡味道也变了。”

天和:“嫌不好喝自己挤。”

江子蹇哈哈笑了两声,说:“去夜店不?”

“咱俩?”天和问。

江子蹇思考片刻,摸出另一个手机打电话,天和猜到他晚上还约了别的朋友,要把人遣散了专门陪他,便道:“有约你就去,我正想回家躺会儿。”

“那行,明天我想约个朋友和你见见,还没确定地方。”江子蹇说,“得找个什么场合,不想坐着吃饭干聊。”

普罗在耳机里说:“我建议去打球。”

天和想起来了,说:“打球?好久没打了。”

江子蹇如梦初醒,说:“对!去牧场,我问问他们会不。”说着低头发消息,说:“这个是前天就替你约好的局。”

天和一怔,抬眼看江子蹇,江子蹇又说:“对方是融辉创投家的副总和发改委的吴舜,顺便聊聊,融辉下周要召开一个产业发布会,能让你上去说几句,说不定还能造造势,帮点忙。”

天和道:“要注意什么?”

江子蹇笑道:“照常发挥就行。虽然融辉见了关越,也得跪下叫爸爸,不过据说他们家在你们行业内,还是能说上几句话。”

“谢谢。”天和认真地说。

江子蹇端详天和,想了很久,最后说:“唉。”

“嗯。”天和喝了口咖啡,说,“我没事。”心想,果然这奶很难喝。

江子蹇点点头,拿了外套起身过来,在天和耳畔轻轻亲了下,就像在伦敦留学时,每次江子蹇过来看天和,分别时那样。天和抬头,朝他笑了笑,江子蹇提着西服下楼,走了。

普罗:“两个非恋人男生的关系,在中国显得有点过于亲密了。”

天和望向花园里,寻思道:“因为他觉得我在这个时候,很需要爱,以前有一段时间,班上的同学都以为江子蹇才是我未婚夫。普罗,你学到过‘吃醋’这种人类的情感吗?”

普罗:“正确的描述是‘嫉妒’。”

天和:“所以我可以假设,关越对此略有嫉妒。Lucy,请把账单给我……普罗,刚刚是不是你把餐厅的供电切断了?”

普罗:“我想也许这能帮助你们略微缓解一下现场尴尬的气氛,否则实在不知道要怎么收场了。”

天和接过领班的账单签了单,起身下楼,说:“你的能力就像在一无是处和无所不能之间做布朗运动,到现在为止,测算概率没一次中过,帮关越解围的时候倒是挺有能耐……糟了,怎么突然下这么大的雨。我忘了车停在哪儿。”

普罗:“芬克餐厅接入的电网设计于二十年前,没有预设断电密码。你问你的哪辆车?”

“当然是开出来那辆。”

“距离这里四百二十米远处的银泰大厦地下停车场。”普罗说,“我为你搜索了两条路,一条路几乎淋不到雨,请侧过身,顺着芬克餐厅的屋檐小心挪动……”

“不用了,谢谢。”天和拒绝了餐厅门迎匆匆出来,为他打的伞,点了点头,说:“下次见。”

“闻先生慢走。”

天和就这么走进了雨里。

这座城市已经有好一阵子没下过雨了,毕业旅行回来后,整个夏天晴空万里,持续到秋季,还记得十六年前,城市里一旦暴雨倾盆,楼下的街道就会积起齐膝深的水,天和很怀念小时候在幼儿园里,穿着雨衣雨鞋出来踢水、玩水的雨天。

“前方路口红灯还有二十五秒。”普罗说,“如果你加快速度,能在红灯结束前通过十字路口,但这不是最佳选择,我建议你保持现在的速度,很可能会……”

“教授说,哪怕天上下刀子,绅士也不能在路上狂奔,来首歌听吧。”天和淋着雨,耐心地走过长街,路上满是私家车,溅起了水浪。

大雨哗啦啦地下着,整个世界的景象,在《欢乐颂》中有节奏地开始震荡,树叶欢快地于雨里飞扬。

瓢泼大雨从天到地疯狂下着,伴随着“欢乐女神圣洁美丽,灿烂光芒照大地……”的神圣男声大合唱,将天和淋成了落汤鸡。

天和:“……”

普罗:“这个版本的点播率是最高的。”

天和:“你对我的心情把握得非常精准。”

十字路口前,天和眼前蒙着一层水,已看不清这个大雨中的世界,他的头发不断往下滴着水,绿灯亮,天和走过斑马线。

就在这一刻,头顶漫天的雨毫无征兆地停了,身后有人一步赶上,为天和撑起了一把黑色的伞。耳机里的音乐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雨水疯狂打在伞面上,犹如鼓点般的声音。

天和停下脚步,侧过身,正想道谢时,却看见了关越熟悉的面容。

天和:“……”

关越沉默地注视天和,一身黑西服,打着把黑色的雨伞,左手手腕上的钻表折射着雨夜中远光灯的光芒。

绿灯切红灯,车辆纷纷鸣笛,关越做了个“请”的动作,为天和打着伞,带他穿过了马路。暴雨雷鸣,这个时候哪怕开口说话,双方都听不见对方的声音,天和也并不打算说话,过马路,来到商场门口,天和礼貌地说:“谢谢。”

天和正想转身离开时,关越却收了伞,一手抓住他的胳膊,他的力气很大,天和从来不是他的对手,只得被他带进了商场里。

商场冷风一吹,天和有点发抖,忍着不打喷嚏,关越脱下西服外套,递给天和,天和只抬手示意不用,关越也不穿上,一手拿着,站上手扶电梯。

充满奢华气息的高档商场内,原本播放的柔和钢琴曲毫无征兆地被切歌,四面八方环绕立体声奏鸣响起,被突如其来地换成了交响曲《欢乐颂》。

“你的力量能使人们,消除一切分歧——”

“在你光辉照耀下面,人们团结成——兄弟!”

天和:“……”

商场里躲雨顾客被那突然响起的BGM吓了一跳,在那轰鸣的乐曲中,天和与关越站在手扶梯上,被带得缓慢下行,关越皱眉,抬头打量商场内五光十色的布置,一脸疑惑,

“你有一定要把这首歌听完的强迫症么?”天和一手按着耳机,面无表情道。

普罗在背景音里答道:“像不像在伦敦过圣诞节?”

关越:“?”

关越一侧眉毛略抬,侧头端详天和。

“没什么。”天和淡定地答道,心想从现在开始我要拒绝贝多芬。

关越:“……”

商场地下车库里停着那辆熟悉的奥迪R8,关越按了下车钥匙,拉开副驾驶车门,让天和坐进去。

“谢谢。”天和说,注意到关越右半身已被雨淋得湿透,白衬衣几近透明,贴在他的肩背上,现出**的肌肉轮廓。

“身材比以前更好了。”天和说。

“谢谢。”关越礼貌地说,坐上驾驶位,出车库。

延伸阅读

银敏加盟  http://www.taoke1.net/x0kq.shtml
银敏灯饰总部座落于享有“中国灯饰之都”美誉的伟人故里中山古镇,是一家集开发,生产,营

瀚堡甜品加盟  http://www.taoke1.net/056.shtml
瀚堡甜品,港台甜品品牌,为广大消费者带来正宗地道的港台甜品,让消费者进行享受港台甜品

蓝丝羽家纺加盟  http://www.taoke1.net/g44f.shtml
韩韵·商智铸品牌气象·汲取韩国现代优雅的人文气质,融合本土十数年的运作智慧,铸就蓝丝

德芙化妆品加盟  http://www.taoke1.net/ui1f.shtml
广州德芙化妆品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生产为一体的专业化妆品企业,注册资金301万元,

精展加盟  http://www.taoke1.net/ppvi.shtml
天津市精展机械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新成立的小型机械科技型企业,本公司秉承质量,信誉的经

脱毒草莓苗加盟  http://www.taoke1.net/p5a1.shtml
浙江草莓苗脱毒组培繁育推广基地草莓苗各省市闻名。时到今天,南至广东海南,北至北京内蒙

奥中新材料加盟  http://www.taoke1.net/y8hv.shtml
江西奥中新材料有限公司是生产化工填料的现代化民营企业已有二十多年的生产历史可提供从工

雅森干洗加盟  http://www.taoke1.net/ssx3.shtml
雅森干洗加盟_公司简介上海雅森洗涤设备有限公司创建于1991年,打造全国规模最大的洗

奥德萨洗衣加盟  http://www.taoke1.net/sskj.shtml
奥德萨洗衣加盟公司简介奥德萨从原来的单一的洗衣设备销售转化为洗衣房设备集成系统供应商

鑫丽群加盟  http://www.taoke1.net/phfb.shtml
鑫丽群玩偶总部从事塑胶五金电子玩具及礼品:产品设计开发、手板泥雕部、模具制造、注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龙珠之卡卡罗幕在线阅读第五章

    元春省亲之后不久,就从宫里传出话来,说大观园内精致神妙,若是无人使用,精致寥落,甚是可惜,不如让家中姐妹和宝玉一起进园内居住,方“不使佳人落魄,花柳无颜”。贾家人接了这道谕旨,自然不敢怠慢,很快就吩咐下去,着人收拾院内各处院落阁馆,各屋里的丫鬟们也都开始收拾箱笼,特别是小姐们的钗环钿翠等物,生怕搬家

  • 陌上千劫第三章在线阅读

    “妞,听说你被投诉了?”虎妞一脸兴奋的过来找苏音八卦。“听说投诉你的还是个大帅哥呢,若是个八块腹肌的帅哥,投诉我也乐意,趁着投诉没准能让你也试试八块腹肌男的魅力呢”苏音对这个大喇喇的闺蜜虎妞觉得无语,只怕这次的投诉可没这么简单。“你行你去处理投诉呀!”“人家又不是投诉的我,你说是不是那帅哥看上你了,

  • 北宋之星火第二章在线阅读

    自从耳朵上长了个包,杨尘羽哪哪都不自在,总是想着,没事就喜欢去揉一下,从小本来都不怎么喜欢学习,现在有一个转移注意力的隐患,更加集中不了精神了,让杨尘羽很烦躁。“老妈,我能不能把这个包割了啊,太碍事了,而且真滴是好丑。”“割什么割,我给你说特别是这种长在耳朵下面的,你别乱碰,容易出问题,那边神经比较

  •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东凤)当一切都变了在线阅读第三章

    韩儒文有生以来第一次希望自己可以化为尘埃,消失于众人面前,张府的那群人的嘴脸像是无限在放大在面前,放肆嘲笑自己。而自己一直以来思慕的人的脸,现在看起来那么狰狞可怕。自少饱读诗书的他,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只因那天与众人说起未来配偶的形象。也许是一直在家很少出外走动的原因,他理想中的妻子,应

  • 古械编号玄灵

    莫云诧异的感受着存在于虚无处的另一个虚幻的自己,这是啥?分身?什么时候出现的?老头还没教我修炼啊!难道普通人也能这么奇葩?真魂状态极其玄妙,类似于普通人的五感被无限放大。包裹着真魂的茧化作了无数光点,开始慢慢变淡,直至消失。随着光点的暗淡消失,虚无处的虚影居然凝实了些许。在虚影凝实后,莫云似乎发生了

  • 我在古代开香坊之第二章

    天边的夕阳早已落了下去,仅存的光芒将天际的云霞染红。街边商店的灯光也逐家逐家的亮起,康枝走在前方,手中拿着那些刚才商店购买回来的东西。玉藻前看着他的背影,眼眸中带着几分兴致。脑海中不断回放着刚才与玉藻前交谈的那一幕——他看着那个手握扇子,身着华丽服饰的男子立于街道口。背对着阳光,可不知道为何,心头微

  • 无限之统领世界在线阅读第3章

    时间很快到了下午,美女班主任组织班级学生排好队到大厅参加开学典礼,学生们也异常兴奋,这意味着下午又不用上课了。花开漫也很期待待会儿就能看见那位貌似潘安,情如宋玉,才胜子建的年纪第一到底长啥样。开学典礼常规步骤先由校长讲话,起先花开漫还认真的听着,后来越听越想睡觉,简直就是催眠曲,不,催眠曲都没这个管

  • 卒第3章在线阅读

    噗!虽然水温不高,但一下子被浇得满头水,这绝对是一个巨大的侮辱。杨树林要把牙齿给咬碎了,多希望梦里头的那种情形能够出现在现实生活中。丹田鼓荡,四肢充满力量,一拳头砸过去就能把人给砸成一堆肉酱似的。可现在,他虽然感到身子有力气,但却平平无奇。这绝对不够他们几个揍的。他不得不低头,吐出一个字:“好!”顿

  • 农户一二事在线阅读涅槃重生

    落羽此时根本不知道,自己身边还有两位姐妹。“姐姐!你这回带回来了谁啊?”身材娇小的女弟子问道,明显她们两个人的血缘关系是一对姐妹。这个问题显得令那个大一点的感觉到有些无从入口,只有咋把咋把嘴,做出一个十分搞笑的动作。“是我从山上捡回来的!”稍微定了定神,她脸上有些微红的说道,她可不敢告诉自己那个成天

  • 都市之时空金手指暗影藏情

    自从第一次空间大战之后,已经半月有余,无聊的米夏躺在床上,翻看着一本《能量人升级攻略》这本书主要讲了能量人在达到不同级别后,如何系统升级到更高级别,如何拥有自己的秘密武器之类的书。米夏想着如果当时没有被那个可恶的铠甲人吸走了能量,现在载体还会有六千多能量,说不定自己还能升级或者拥有什么小秘密武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