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寒兵第4章在线阅读

作者:咳咳是口头语 来源:纵横中文网

由于过度疲劳和精神受到很大刺激的缘故,谭夜从昨夜一直睡到中午。强烈的太阳光穿进窗户射在他身上,光线的灼热让他惊醒。他眯着眼看着窗外灿烂的阳光,苍天不会因为谁而改变他该有的模样。

谭夜推开门,树阴里传来小鸟悠扬、清脆的歌声。太阳使树叶碧绿,在清风的吹拂下也晃动着耀眼的光彩。风吹的很轻盈,鸟儿欢快,阳光依旧,这样舒爽的一个中午,不会因为谁的存在或死去而变动。谭夜听着鸟儿现在和晚上叫声的落差,想起昨晚问爷爷的问题。因为昨天是谭家旺的生日,谭夜和爷爷进山找牛的主要原因是寻鸟蛋为他爷爷庆生日,没想到生日竟然成了祭日。谭夜想想现在的情况,他似乎明白了原因:鸟儿夜里归巢的时候发现家人离去便叫声悲呛,但是新的一天的到来,它们还是要迎接的。

“谭夜!”熟悉的声音终止了谭夜的沉思。夏方谋迎面而来,左手搭在他肩上,说:“别在想过去的事了,现在到我家去,我爹有话想和你谈谈。”

“嗯。”

“我去摘些菜。”夏方谋放开手后,再次叮嘱到:“一定要去!”

目送夏方谋的背影,谭夜为自己今后的生活陷入苦思。在不得知任何亲戚的情况下,彻底的对今后的生活迷茫了。印象里,只有爷爷守候在自己的身旁,有爷爷驱寒问暖的关心是那么幸福。现如今,没有了依靠,付不起**老财种地的租金。日子越想越觉很艰苦,接下来的路变得的好长、好长。凭自己的能力,力不从心,感觉这日子,可以说是无法过的下去了。

谭夜越想越觉的很乱,越想越觉得活的了无生气。他关上门,来到床上,钻进被子,想在睡觉里忘了种种烦恼。然而事情不是任由人所做所想就能遂此心愿。他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睡。越不想去想一件事,事就变得很刻意了,成了门心思反复的脑海里翻转,很无奈。

敲门声响了几下,谭夜下了床,猛然顿悟:本是依赖被窝,但有事情发生后也要放下依赖了,原来人生没有那么多可以长久依赖的东西。

谭夜开了门,夏雷站在门口,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他。

“夏叔!”

“走吧,到我家去。”

“我会照顾自己的!”谭夜现在什么都不想接触。

“还没吃饭吧?”

谭夜没有回话。

“到我那里去吃吧!我跟你聊聊重要的事!”

谭夜洗漱后,紧跟在夏雷的后面。之前去他家这条路再熟悉不过了,而现在自己紧跟的好像怕迷路的样子。

来到夏雷家,饭菜已好,他们一家人坐在桌上。

“我们都等你呢?”夏方谋笑着说。

谭夜很欣慰,在孤独无依的时候,这一家人把自己当家人一样。

谭夜坐上桌,全家人都动起了碗筷。菜是平常吃的青菜白米饭,但是他们吃的很有味道,像是山珍海味。

谭夜没有胃口,放入嘴里的饭菜嚼了半天,才咽下去。

“哎呀!”夏方谋放下筷子叫了起来。

全桌人像被钉住一样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我忘了一件事。”

“什么事啊!”夏雷问到。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这菜太香了,我就情不自禁的呼喊一下。”

夏方谋想逗逗谭夜开心,他母亲举起筷子朝他头上做个要敲打的动作。他收拾碗筷,和谭夜客气几句就走了。

饭桌上夏雷只说了些茶饭相关的话,谭夜认为夏雷会和他谈自己在家里想的那些问题。夏雷的老婆就顾着夹菜给谭夜,但一直不发声。夏方业也吃完走了,剩下谭夜吃的有些不自在。他几大口吃完一碗饭,起身要回去。

“吃饱了吗?”夏雷说话了,表情凝重。

“饱了!”

“你坐下,我们聊聊。”

谭夜坐下。

“你们聊吧,我下地去干活了。”江大梅也走了。

“我想听听你的想法,你有什么打算?”夏雷觉得这是对他人的尊重,有时候不是你要帮他做什么,而是要知道他想怎么做。

谭夜看看夏雷无言以答,其实他根本就不知道接下来的生活该怎么过,又怎么能回答的出夏雷的问话。

“既然你没有想法,我就说说我的想法。”夏雷又征询他,道:“我的想法也是我想建议你的,希望你有所选择。”

“我会照你的建议做的。”谭夜这时候彻底的茫然了,用自己的能力去面对到来的现实,力不从心。夏雷的建议对他来说已经成为一种不可或缺的支柱,因此他很诚恳的,不加思索地说:“夏叔,您提的建议我都接受,您就说说对我有什么建议吧!”

“你和你爷爷当初来我们村的时候,是我收留了你们,这件事过了有十一年多了吧!不知道我们那时候的谈话你是否还记得。”

谭夜摇摇头。

“是啊!你那时候才四岁,到现在你是记不得了。”夏雷叹了口气,继续说:“你爷爷当时说‘你们家乡闹灾,又战乱,求我给你们一个地方安顿。’那个年头,清朝刚没天下不是土匪就是军阀,哪里都不太平,对你爷爷再而三的求助,我力所能及。”

“我也问过爷爷是什么事让我们逃离家乡,可爷爷总是说等我长大了在告诉我,爷爷走了那晚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方谋他爸!”江大梅扛着一把锄头走了回来。

“你不是下田了吗?怎么回来了。”

“我在村头碰到了那条‘狗’……”江大梅口气里带着怒气。

夏方谋跟着母亲回来,打岔道:“**老又派‘狗’咬人了?”

“他拿来今年要我家上交的粮食数量,他要我们赶紧插秧,如果晚交粮食的话就加倍!”

**派手下来公布交粮数量,谭夜心里跟没底了,自己到时拿什么交粮。看着夏雷陷入深思,谭夜以为他没有心情谈自己的事了,“夏叔,我回去了。”

“有好多事还没有说呢?”

夏方业也跑了回来,靠着夏方谋,向谭夜说了**要他上交的粮食的数量。

“孩子他爸,你想个办法。”

“我是这么想的,明天我去把这个问题和**说说,把你们家的那份田退还回去给他们,你就不用上交粮食了。你过来和我们生活吧。”夏雷讲到这瞥了一眼妻子。

“你姑且住在我们家,等你真正能照顾自己的那一天你就去找你父母,或其他亲戚吧!”江大梅补充道。

谭夜看着江大梅连连点头。

夏方谋高兴的笑出了声。

“夜哥!”夏方业说到:“**的手下还要我转告你,要你赶紧把丢失的牛找到,否则你就到他家打苦工。”

“牛不是用绳子系着鼻子,绑在固定的地方圈养的吗?怎么就走丢了呢?”夏雷很奇怪。

“绳子好像被人隔断了,我们是沿着牛的脚印找进山里的。”

“谁这么坏!”夏方谋很气愤。

“你目前有一件事必须去做,这件事关系到你和我们村的安宁。我送陈道公回去的时候他吩咐的一件事。”

“什么事这么严重,还让小孩去做!”夏雷说的很严肃,江大梅听不下去打岔道。

“昨晚你爷爷出事的时候,你没有发现什么吗?比如认识的人?”

夏雷声音说的很小,江大梅和孩子都靠近了桌。

“看不到女巫师的脸,那个女巫师好像和我爷爷有仇!”

一听到此,江大梅害怕地抖擞着说:“有仇!那……那……那……”

谭夜看到江大梅反应那么大,就没有说下去。

“女巫师和你爷爷之间有什么仇?”夏雷问到。

见夏雷一脸狐疑,谭夜进而解释到:“不知道,从他们的对话当中感觉他们是认识很久的。”

“说了什么?”江大梅问的语气很快。

女巫师她说:“等的太久了,以为没有机会杀我爷爷,没想到老天也有开眼的时候,让我爷爷活着死在她手里。”

屋里一下静了下来,俩夫妻面面相觑。

“不好办,不好办。”夏雷边跺脚边说。

“夏叔你怎么了?”

“陈道公说的事你要赶紧去办。”夏雷也害怕了,语气急促地说:“女巫师是死了,但她自己的阴魂让她念咒封在她施法的地方,你必须尽快的去破她的咒,让她阴魂破散,避免被其他女巫师施法移魂同死人下葬。”

“女巫师还没死!”谭夜不想彻底地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任何人,他想等自己在大一些就一定要找那个女巫师讨个究竟。

“道公乱说的,要是女巫师死了,为什么我没看到她的尸体。”谭夜已经怀疑了陈中作的道术,说:“爷爷下葬时,他问神掷拔碑的时候,拔碑都没听他的话,就匆匆把我爷爷葬了,不知道我爷爷是否已经很好的得到超度。”

谭夜说的夏雷也有同感,但是不好当陈中作本人问这事。道公是他请来的,附近村庄死的人都要他超度,若怀疑他道术,以后有事他不来了怎么办?夏雷避开谭夜的疑问道:“我们还是来商量现在这个事吧!陈道公算到她已经死了。”

“死了?是谁?”

“隔壁村的于格妹。她与你们有仇,若让其他女巫师把她阴魂封回她尸体里,再一起下葬,你就完蛋了。不能出窍的女巫师阴魂同死人一起下葬,过49天后,阴魂解封后,那不知要死多少人。”

谭夜听着夏雷这么说,心里起毛,忙问到:“我该怎样才能解救这一劫。”

“这个很简单,只要到她面前喊她的三遍名字就可以!”

“我怎么能进他们家,他们家人会给吗?”

“这就看你了!”

夏雷没有决定性的计策,谭夜也不知如何是好?傻傻的愣在那里,心里就在期待夏雷给他个可行的办法。

“女巫师恶贯满盈,但是对于她的家人来说,女巫师就是她们的护身符,**老财不敢侵犯她们,有些**还依靠她们。可是有一些人还是好的,明事理的,对故去的人是不计较的。听我爸说过,我们村以前就有一个女巫师死了,她的家人还主动去找打死女巫师的人去他家里解妖封。”

“要是这个女巫师的家人不开明呢?不给我见女巫师我该怎么办!”

“那就看你的了,别人去是没作用的,因为她的死是与你们有关的,所以阴魂封需要你点才能破!”

所有的人陷入无奈与深思。

延伸阅读

千千寻加盟  http://www.robertcheung.com/dwsw.shtml
千千寻饰品以时尚发饰为核心,主营饰品、彩妆与美甲产品,专千千寻饰品业为顾客提供盘发、

尚莎娜加盟  http://www.robertcheung.com/ax9f.shtml
一个有品质的饰品能够提升气质,这也是女性朋友都爱金银珠宝等饰品的原因。尚莎娜饰品,出

欧意美加盟  http://www.robertcheung.com/n2r1.shtml
我们拥有纯真的梦想,为您的幸福增添一双翅膀;有爱伴随才能勇敢飞翔,实现梦想让幸福从天

能量源加盟  http://www.robertcheung.com/p7wu.shtml
能量源托管创业工程是由沃鑫国内外集团规划设计,由上海沃鑫实业有限公司组织实施的一项利

江南绣庄加盟  http://www.robertcheung.com/popk.shtml
江南绣庄十字绣一贯奉行“务实奋进、开拓创新、质量为本、诚信合作”的宗旨,不断引进高科

恒星汽车加盟  http://www.robertcheung.com/gvtj.shtml
恒星汽车装饰用品批发城是吉林省品牌汽车用品批发城。地处长春市汽车产业开发区中心汽贸广

天天C优水果超市加盟  http://www.robertcheung.com/s702.shtml
我们的零售市场也是一个不能错过的投资市场,那么小编为大家介绍一个值得信赖的加盟品牌,

又e家干洗加盟加盟  http://www.robertcheung.com/belc.shtml
又家干洗推荐阅读,干洗加盟财富热线:或,版权,转载注明出处::www.xibeiga

嘉和在线加盟  http://www.robertcheung.com/g29f.shtml
暂无

东宝制造海鲜火锅加盟  http://www.robertcheung.com/bspy.shtml
东宝制造海鲜火锅是一个专注于高品质海鲜火锅的餐饮品牌,总部位于深圳市,在深圳、成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余债第八章在线阅读

    天柱折天水灭生灵此时,两方首脑摇摇相望,见自己族人死伤惨重,到处横肢残躯,腥红的血液染红了整个不周山,原本云雾缭绕的不周山此时却是面目全非,哪还有半点仙家圣地之境,完全变成了修罗战场。两方首脑眼中均露出决然之色。石天看着面目全非的不周山,又看了看自己的临时洞府,眼中尽显不忍之色。“这么多生命就这么没

  • 顾先生晚上见第6章在线阅读

    “狂妄!”“如今的年轻一辈,可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目中无人,真当我方家好欺压不成?”待到于知鱼二人走后,正厅内的众人这才接连冷哼。再看方牧的眼神,除了以往的不屑之外,更是萌生出了一层烦躁。也不知道于家那小丫头片子吃错什么药了,竟然为了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不惜与方家撕破脸?“可恶!!”方玉的脸色

  • 温和的医师第十章在线阅读

    吃过饭三人一同回了帝华大学,两人下了车,跟王昊天道别后就要朝宿舍走去,王昊天担心周文博还会继续纠缠张曼路,就坚持将两人送回宿舍,等两人安顿好了再离开。两人回了宿舍发现吴梦琪拿着剪刀,在剪张曼路的被褥和衣服,杜向珊走上前一把夺过剪刀,“吴梦琪,你在干嘛,你有病吧。”张曼路捡起地上被剪坏的衣物,生气的吼

  • 终焉天使第十章

    睁开双眼,水玉儿没有想到天都已经亮了,眨了眨眼睛不解的看着面前围着她坐着的三位帅哥,满脸迷茫之色。跋锋寒苦笑的指了指上面,并用手推了一下。“水姑娘,这个看不见的牢笼,不会是你弄出来的吧。”水玉儿恍然,原来自己昨夜弄的结界居然还在。怪不得他们都直不起腰来,只能坐在地上。苦恼的挠挠头,水玉儿小心的说道:

  • 综影视之另类人生之孤独之家

    “叮铃铃!”这时,铃声突然响起,也意味着这今天最后一堂课结束了。在老师宣布下课之后,大部分的学生都开始收拾起自己的东西,回家去准备下个星期一的实战考试,在这个世界上,有两种考试极为重要,其一便是驯兽师考核,其二便是着实战考试。驯兽师考核且不提,单单是这初中最后一场实战考试,对于这些年仅十四岁的少年来

  • 大唐谋士群在线阅读战斗的意义,王的信任

    【NO.3-战斗的意义,王的信任】奥特之父倒吸一口冷气,而站在他身后的众人反应比奥特之父还大,一个个对贝利亚横眉竖眼,可以不敢怎样。说实话,虽然等离子火花核的能量纯度极高,但也只是单纯的能量而已,如果贝利亚一心要毁灭等离子火花核,也不是什么难事,所以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奥特之父回头看了一眼紧张的众人

  • 超级杀手,邪妃拯救异世在线阅读第八节

    一听这话,旁边的张龙顿时来了精神,如果莫文能够立功的话,那么恢复警务人员的身份也不是没可能的。对于立功的事情,莫文倒不是很放在心上,因为不做警察是他主动辞职的,并不是被开除的。他看向了一旁一脸欣喜的张涵碧,严肃的说道:“你也别高兴的太早,这个人很有可能不是杀人凶手。”这话一出,周围的警察纷纷瞪大了眼

  • 重生之首富之路第四章在线阅读

    僵尸,是集天地怨气秽气而生,不老、不死、不灭,被天地人摒弃在三界六道之外,浪荡无依,流离失所,在人间,以怨为力,以血为食,用众生的鲜血宣泄无尽的孤寂。但物有相克,既有僵尸为祸,亦有正义之士守正辟邪,北上有驱魔龙族马氏一族,而南下又有一代僵尸道长毛小方,毛小方凭借着高深的道法独闯阴阳,以众生安危为己任

  • 末世之黄金农场在线阅读第六章

    春去秋来。李弋师从岳震三年,已然年近十五,成为一名英姿勃勃的少年。三年岁月,李弋苦练《贪狼天殇功》,受尽人所不能的痛苦,凭借惊人的毅力,完成了一项项炼狱般的怒体训练。现如今,他的怒体训练已经达到“砺骨”的层次,“形意狼杀”也只差没有达到“形神意一体”的圆满境界。除此之外,李弋早已开始了《贪狼天殇功》

  • 回到战国扫六合GL在线阅读第五章

    六点换班的时候,秦云书和尤之恒都没着急去休息,跟顾一安简单提了一下新的路线,随后尤之恒便被留了下来。秦云书回到楼上舒舒服服又眯了一个小时不到,七点过一点再下楼的时候顾一安已经和尤之恒在监控室里讨论出了一个整体计划。“过来吃点。”喻秋临冲秦云书招呼了一声,往沙发另一边,也就是季睿那个方向挪了挪给他腾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