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大国重工:国士无双在线阅读第九章

作者:紫梦二号 来源:飞卢小说网

殷明淮说不出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感受。

有些难过,又有些愤怒。

钟芜对面站了个老太太,年纪不小了,说话的语气却是十分凌厉。单手叉着腰站在院子正中央,后面站了四五个粗莽大汉,像是在示威 一样。

背对着殷明淮的还有两个女人,殷明淮看不到她们样貌,只能听见她们的声音在小院中飘荡:“大哥啊,不是弟妹说你,今年老天爷赏脸收成好,家家户户都多收了不少粮食,咱爹娘身子一年不如一年了,你这做大哥的多出点银子给爹娘补补身体,不过分吧?”

钟芜一声不出。

那女人冷哼了一声,又继续道:“按理来说你是大哥,咱家爹娘理应由你奉养,是你自己不顾孝悌非要搬出来单过的,现在竟然连赡养的银子都不愿给了?”

吴老大差点被她们气笑了:“究竟是钟芜不愿意给还是你们太过分了?”

“是,今年的收成的确是不错,你们怎么不说钟芜他总共才只有一亩地?还是最下等的根本种不出来什么东西的田?”

他死死盯着女人的脸;“钟芜每日早出晚归,你们借口河里水不够,直接劫了他田里的水源害他只能跨过大半个山头去山上挑水,好不容易长出了点苗,又是被谁家的孩子半夜去拔的一干二净?”

女人神色有些不自然:“钟芜是他叔叔,小孩子玩性大,不就是拔了几棵苗吗?他个做叔叔的这么大男人还能和个小孩子计较?”

她压低了声音:“一男人这么小心眼,亲侄子的一点小事都斤斤计较,难怪这么大的人了还娶不到媳妇,真是活该。”

钟芜仍旧是面无表情,仿佛她说的人不是自己一般。

钟老太太懒的听这几个人扯嘴皮子,直接开了嗓子:“你爹前几天有些发热,光是药钱就花了三百文,你就说这钱你出不出吧,家里实在是没钱了,你要眼睁睁看着你爹出事吗?”

打死钟芜他都不信钟老太太会舍得掏这三百文,不过又是一个找他要钱的理由罢了,他沉默片刻:“你们刚刚不是拿走两袋粮食吗?卖三百文足够了。”

钟老太太冷哼一声:“谁知道你那里有没有掺什么别的东西,你就拿这个糊弄我们?好歹我们也养了你这么多年!”

“够了!”村长终于看不下去了。他站的位置比较隐蔽,众人又背对着他们,只有钟芜一个正对着门,只是钟芜一直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到村长出了这么一声几人方才发觉他。

他们自然也看到了村长身旁站着的殷明淮。

下河村是个相较封闭的村子,每年也就收割的季节会有镇上人来这里收粮,平时是一年也见不到半个的。殷明淮一看就不是这里面的人,即便是钟老太太心里也不由得有些犯嘀咕——这人是干什么的?

只有钟芜傻傻愣愣的盯着他看,像是突然被什么人点了穴道一样。

他头上的血甚至还在流,也不知道他头上的伤口到底有多大,这么半天伤口血迹还没有凝固,殷明淮眉头越皱越深,冲着钟芜就走了过去。

他面前地上有一块比他拳头还大的石头,石头一角十分锋利,上面还带着丝丝血迹,估摸着钟芜的头就是被这东西给砸伤的。

殷明淮一脚将石头踹飞几米远。

钟芜就是个傻子,殷明淮想。

村长似乎在身后叫了他一声,殷明淮好像是听到了,但又似乎没有听到,他一把抓过钟芜的衣角将人拽进屋里。说实话他现在这具身子的力气是比不过常年做体力活的钟芜的,可钟芜只知道傻傻跟着他动作,殷明淮毫不费力就将人扯了进去。

草屋和他在王郎中那里住的屋子差不多大,一眼就能望到尽头,一个木床一个瘸了腿的凳子似乎就是屋主的全部财富了。

床上本应叠的整齐的被子被翻的乱七八糟,凳子被人踹倒在一旁,殷明淮阴着一张脸,一把将凳子扶起将钟芜按了上去。

他面无表情的样子实在是太吓人了,钟芜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殷明淮条件反射摸向自己衣服,而后才反应过来现在已经不是那个他兜里随身揣着伤药的世界了,只能扬声冲着门外叫了一声:“殷曲,药箱拿过来。”

就像是被重新按了启动键,屋里屋外又重新有了声音。

钟老太太底气明显有了些不足,她别的不怕,就怕殷明淮是个有钱有权的,她这辈子都想做镇上人:“这位小少爷是打哪儿来的?”

打哪儿来?老子从东土大唐来,专门收拾你们这群妖魔鬼怪。

殷明淮冷哼一声。

殷少爷脾气上来不想和这种人说话,村长连忙站出来:“这是殷公子,今儿起落户在咱们村子的。”

他看周围人来的很齐,又清了清嗓子大声重复了遍:“以后殷公子就是咱们下河村的一份子了,大家回去各自知会一声。”

其实殷明淮还应该去东宁镇的官员那里正式填份文书,这样才能算是彻底走完流程,但他有着阳城主的私印......村长便也没提这些。

“来咱们村里?落户?”钟老太太不可思议看殷明淮。

一同落到他身上的还有钟芜终于回过神来的目光。

殷曲手脚十分麻利,不过片刻功夫就取出了块白布洒上药粉,殷明淮抬手接了过来,另只手挑开钟芜额前的头发:“忍着点。”话音未落那块白布便直接按在了钟芜的头上。

钟芜忍不住“嘶”了一声。

殷明淮按了一会儿,便将帕子交给殷曲,自己出了院门对线钟老太太:“你是他什么人?”

钟老太太一愣,似乎是反应过来这个莫名其妙出来的小公子是帮着钟芜的,眼眉一挑横道:“我是他娘!”

殷明淮冷笑一声:“看着不像啊。”

“钟芜眉眼周正大气的很,哪像你,一看就一副尖酸刻薄寡命之像。”话出口殷明淮自己都有些疑惑——他什么时候沦落到和老太太扯嘴皮子的地步了?这么low的吗?

不过这种人果然还是要多骂几句才爽。

“你家老头子既然有病,你不去照顾他反而在这里带着堆人找钟芜麻烦,你们感情倒还真是好。看来今年丰收之事的确是真,不然怎么吃的这么撑?上来要钱就要钱,仗着要钱的名义把人伤的头破血流,这就是你们下河村的风气吗?”殷明淮看向村长。

村长暗骂了句钟家人都是挑事精惹祸怪,低声劝道:“这是他们家的家事。”言外之意你个外人懂什么瞎掺和什么。

殷明淮“呵”了一句:“钟芜是我救命恩人,救命之恩当......”他突然卡了一下,又面无表情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们伤我恩人围在我恩人门口,本少爷不能管吗?”

村长吓了一跳。

就连钟老太太都有些不可置信。

“他救过你?”

钟老太太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一会儿看向殷明淮的衣物,一会儿又落在打着响鼻的小马驹和对村民来说过于精美的雕花车厢上,也不知道在谋划着什么,只是脸上的笑容越发明显了。

她笑出一张如菊花盛开的脸,上前就想拉殷明淮的手:“没想到我儿竟有这般造化,他啊就是个心软的,见不得别人不好,平日里见到谁有事都会上去帮一下子,能救了你也是他的运气。”

殷明淮侧身避开。

“小公子是要来咱这定居?找好住的地方了吗?我们钟家正好空了两间屋子出来,要不殷小公子就到我们这里住吧,正好钟芜也好久没回家了吧?”

她看向钟芜时眸中闪过一丝厌恶,又被她迅速掩藏下去。

等殷明淮住下了,她借用一下车马不过分吧?让家里几个小的在殷明淮面前哭着要零食不过分吧?家里儿子要上学堂,他整日在家里吃住,拿些银两不过分吧?

殷明淮还没答话,钟芜却突然站在他的身后:“他不去。”

“呸!”钟老太太连连啐了几声:“你算个......你凭什么替小公子决定啊。”若不是估计着殷明淮在,指不定她会骂出多难听的话。

钟芜的拳头紧了紧,他偷偷看了眼仍旧挡在他面前的殷明淮,却仍旧是坚定道:“他不去。”

看钟老太太的样子仿佛要冲上来吃人了。

她倒是提醒了殷明淮,他抬头看向村长:“刚刚倒是忘了这事了,如今钟老夫人提起来,我倒是想起来了。”

“不知钟老夫人家住哪里?”

村长想了下:“离我家不远,出我家半盏茶的功夫就能到。”

殷明淮倒是反应了下,一盏茶大概是十到十五分钟,那七八分钟的距离着实算不上远,更何况还要算上每家那巨大的院子和宽敞的路呢。

“那我可真是多亏没住村长那儿,还有赵二娘家。”他笑望了在门口踮脚吃瓜的赵二娘一眼,“我是个喜欢清静的人,钟家要是天天这样......那我可真是过不安生了。”

赵二娘:“......”。

殷明淮说的还真的没错,钟家基本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一整天什么也不做光听他们家吵架了,清晨或半夜被钟老太太的嗓门吓醒是常有的事情。还都是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谁管谁沾一身,久而久之大半个村子都恨不得将她家当做空气,别说是赵二娘了,就连村长差点都被她家烦的动了搬家的心思。

赵二娘本来就看钟老太太不顺眼,虽说她自己心里也清楚殷明淮不会住在他那儿,但这样一听......难免更气了。

本来她还想着和殷明淮打好关系,来年开春好借他的马犁地呢。

村里总共就那么几户人家有牛,各个都横的要死,平时想搭个牛车进镇都要哭着求着,春耕时更是不知道要送多少礼说多少好话,想起来她就心疼。

赵二娘狠狠剜了钟老太太一眼。

殷明淮四处看了看:“这地方虽说偏僻了点吧,但好在清静,住这里的确不错。”

他回过头去看向钟芜:“借你家地方住一段时间,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钟芜死死盯着他看,眼神是从未有过的明亮,眼里的光芒几乎要闪盲殷明淮的眼。

延伸阅读

misaki珍珠加盟  http://www.javierhinojosa.com/bfbo.shtml
misaki珍珠加盟详情Misaki品牌介绍香港浩瀚兄弟集团有限公司作为一家高度专业

美人鱼钓具加盟  http://www.javierhinojosa.com/61c9.shtml
为了保证质量及维护公司自身形象,美人鱼钓具的渔线采用的是日本进口线,并和日本几大生产

白色丽人女装加盟  http://www.javierhinojosa.com/aycc.shtml
白色丽人女装有恪守‘沟通、合作、诚信、共赢”的工作理念,“诚信做人、用心做事”是打造

八方来加盟  http://www.javierhinojosa.com/n030.shtml
八方来工艺品总部主营的是陶瓷工艺品、陶瓷摆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

禾润加盟  http://www.javierhinojosa.com/ni6q.shtml
禾润工艺品总部主营的是砂岩雕塑、砂岩浮雕、砂岩花盆、人造石壁炉、工艺镜子、电视背景、

创辉加盟  http://www.javierhinojosa.com/azn4.shtml
创辉车载用品总部是一家高科技股份制企业,是在大陆地区的产品生产制造、营销服务的全资子

福莱特加盟  http://www.javierhinojosa.com/ypg6.shtml
特福莱小井直营旗舰店采用“一站式休闲汽车服务”,提供包括汽车精洗、汽车美容、汽车装饰

奥福特皮革护理加盟  http://www.javierhinojosa.com/uwb5.shtml
奥福特皮革护理培训中心可培训的皮革护理技术。全套技术培训项目:鞋类,皮衣类,皮包类,

梦茹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javierhinojosa.com/dd9f.shtml
义乌市梦茹汽车用品商行是汽车车贴、金属改装标、汽车饰品、汽车改色膜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

银泰加盟  http://www.javierhinojosa.com/dqz4.shtml
青岛银泰洁净设备有限公司从事净化行业多年,为各地各地净化公司、净化设备经销商提供“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国之我的暗黑军团在线阅读第一节

    大巴车晃晃悠悠的驶离了兮芈山的路碑,不过十分钟,在隘口处穿进了一个隧道。山清水秀笼罩在黑暗之中,车内有轻微的响动,坐在第一排的翟小溪眯了眯眼,扫了一眼司机。司机拧开了车灯,那灯光如同暗黄色的雾气弥漫开去,照亮了前方有限的一片空间。隧道阴湿悠长,所见之处有限。翟小溪眼睛微睁瞄了一眼,捏着自己的三角小旗

  • 上司总想进我家户口本之风柱家的萩饼(7)

    不死川实弥打开门,盯着站在门口的比他矮了小半个脑袋却笑得格外甜的陌生少女,不由得感到几分诧异。他怎么觉得自己好像没有见过这个小姑娘?不等他发出疑问,五月就飞快地自我介绍了起来。“我叫泷音五月,是新入鬼杀队的水柱继子,日后还请多指教!这是我自己做的芝麻糖,微不足道的小礼物,还请您笑纳。”说着,五月递上

  • 狱间客在线阅读大学

    严学到签约的时候还是不敢相信,迟叙和他同龄,都是刚毕业一年,怎么差距这么大呢?“你们迟总他没谎报年龄?”严学趁迟叙出去处理事情,悄悄的问助理。助理嘴角抽了抽,保持了一名他该有的涵养微笑回答:“没有。”“哦。”严学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嘴里嘀咕到:“就一年,是怎么把叙言做到这么大的?”助理好心地答疑解惑:

  • 矛盾面前无生机第一次进化

    尽管张扬没养过猫,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这只猫跟平时见到的猫不一样,通体雪白的毛发,只在尾巴最后有一点红色,眼睛也感觉比一般的猫更大、更清澈。背上还有两坨小小的突起,不知道是什么。张扬感觉很奇怪,但也没多想,他认为是自己固陋寡闻了。摇了摇头,张扬往客厅走去,走到厨房门边,张扬感觉有踢倒了

  • 天问无间之第一章(1)

    如果乔晨能够提前预知到今晚发生的事情的话,那么打死她也不会为了节省时间而去走那条陌生的漆黑窄巷。巷子里有一股奇怪的味道,乔晨也说不上来,只是隐隐约约感觉有些不对劲。不远处站着一个白衣服的人,因为背对着她的原因看不清楚脸,只觉得月光下的白色上衣在幽深的巷子里格外清晰,背对着她的白衣服缓缓举起手里的刀对

  • 高冷人设今天又崩了[无限]第七章

    海念初中是有饭堂的,午餐时候要是学生们家近的就回家吃,远的就在学校吃。上午放学后,司加衍路引哲,还有戴捷张铭四人一起坐在饭堂里吃饭。“我觉得还挺奇妙的,我们几个居然会有和平坐在一起的时候。”张铭感叹道。事实上不止他这样觉得,来往经过的甚至有高年级认识他们的人向这边投来怪异的目光,不过司加衍以前过于霸

  • 御史夫人破案日常在线阅读第二章

    因为过于阴暗看不清路,地上又随时可能出现泥坑,李白已经摔了好几次,成为了一只小黄人,土黄色的那种,索性的是他已经找到了曾经找到的那个战场遗迹只不过,“卧槽,劳资把这给隐藏起来了,还被找到了。”他也是笨蛋一个,把周围的树木砍下来遮挡,不就把战场给凸显了出来了。“快看看东西还有没有剩下。”李白仿佛是被饿

  • boss驾到:娇妻哪里逃在线阅读第二章

    肖遥这才想起来,回家到现在还没有看父亲呢。肖遥的父亲在肖遥很小的时候就一直瘫痪在床,记忆中父亲总是脸色苍白,毫无血色。但是给肖遥的感觉却一直是十分的稳重和坚毅。至于父亲为什么会这样,听老妈说出了车祸,但现在想来,未必会是这样。打开父亲的房门,看着躺坐在床上的父亲,逍遥露出淡淡的微笑,轻声地说道:“爸

  • 只道人生一场梦在线阅读第3节

    第四章阿伦会议:艾欧尼亚抵抗军的建立在漆黑如墨的大洋之上,一艘满载货物的商船正朝着艾欧尼亚北方港口缓缓驶去,在一处破旧的船舱之中,已经在海上漂流了近半个月的艾莉【艾瑞莉娅,刀妹以后简称艾莉,感觉更顺耳哦】打开了舱门,右手扶着栏杆在摇晃的甲板上慢慢踱步,这段日子她几乎每天都要跑到船头转上几个时辰,她双

  • 跑男之荒野大师在线阅读第五节

    吞天的余威还没有散尽,城主府上空有一丝魔气溢出。而在不远处的几位青袍男子看到这一幕,互相对视一眼眼,随后疾驰而来。而此时的赖白霜正携带者徐秋悲驻足到了城外山脚下的一座破道观里。“老....老板娘....你会飞啊。”徐秋悲不可置信的看着她。而此时的赖白霜并没有回答她,而是盘膝打坐了起来。因为中了情花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