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假如不是假如我有三问

作者:仁青是红的香 来源:17K小说网

回忆,显然有美好有伤感,但回忆,毕竟是已经失去了的。秦符眼角迷离,似有水珠在转,若是再往深处感怀一番,怕是就要老泪纵横了。知道自己不能沉迷过去,自己可是整片大陆唯一没有因为世袭王位而被降爵的异姓王,所以强忍住那一份悲愤。

骨子里继承了父王的坚强,但也继承了父王内心的孤独,而这份孤独,显然已经传给了下一辈。

秦符正调整情绪,曹轻侯也不敢妄自打破这份宁静,可该说的还是得说,正待开口却被察觉到王兄不安的秦百川挥了挥手打断,可把大和尚憋的难受。

“我天脊秦家,秦武、秦傲雪,该死的都死的差不多了,没死的,也终究会死在恶灵族的刀下,但至少还能保北域一甲子不乱,金陵那边,为什么要苦苦相逼?”秦符这一席话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下面的人听。

颓废的饮尽一口奶酒,回忆起了太多太多,全然没有了前日出征北域归来时的意气风发,也没有两位世子印象中的坚毅严肃,只有对于曹轻侯的到来遍布全身的无力感。

忽然间听到秦傲雪一词,站在秦符背后的冷面男子眉眼一皱,稍微动容后,又回归常态。秦百川面露痛苦色,曹轻侯没想到北域王秦符会说这么一席话,心中咒骂一句“真是个烫手山芋般的差事。”

“家主....。”

曹轻侯开口正想说些什么,直接被秦符打断,他不想听任何人提起那段往事。

“别提家主,从当年秦武背井离乡来到这的那一刻起,就没有家主这么一个称呼,这里只有天脊城的秦家,没有金陵三大世家之一的秦家。”

身负使命的曹轻侯长呼一口气后还是一股脑说道:“王爷,家主当时也是形势弄人为顾全大局啊,末将有三问,倘若王爷能解答便绝不纠缠,当即孤身返回金陵,家主若是怪罪下来,末将一人承担。”

秦符目光如炬盯着敢大放厥词的曹轻侯,看其展现出一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劲头,沉重的点了点头,倒想看看曹轻侯能弄出个什么幺蛾子。

曹轻侯也不做作,直接问道:“一问王爷,两位世子在这天脊城中,不但要面对恶灵族人,还要抵抗白灵体反噬的天劫,如此继续这般,秦家秦武一支早晚凋零在这边城,此谓父子亲,王爷可忍心?”

秦符脸色颓废,饮尽一杯酒,并没有过多的言语。

秦符的表情并没有影响曹轻侯,而是继续道:“二问王爷,金陵秦家新一辈才俊没落,白灵体天资出众,已是世家中兴之道的根本,事关世家生死攸关,此谓同族情,王爷怎可漠视?”这第二问说完,曹轻侯侧目观察了一下秦符,发现还是没有太多的表情,还真就给他漠视了,看来只有拿出杀手锏才能说服秦符。

“三问王爷,家主已经下令,必当倾尽全族之力延长白灵体带来的寿命损伤,令两位公子尽量能寿比常人,此谓家族义,王爷岂能枉顾?”

这第三问一完曹轻侯也就不说话了,大厅中忽然产生的寂静适合让人安心的思考。

此时的曹轻侯,不得不佩服给出此三问策略的秦家家主。

如果这三问不奏效,曹轻侯已经打算即使是用些偷鸡摸狗的伎俩也要带走两位世子,实在不行只能撕破脸皮打一架了。

金陵秦家危在旦夕,在这里拖的越久越是不利。方才那一番什么孤身返回金陵,一人承担罪责,全是为了引出这三问的托词罢了,自然明白这三问对于秦百川、秦符而言意味着什么。

只见秦符依旧在不停的喝酒,却看不清脸上表情,秦百川则放下了对于曹轻侯的傲慢与偏见,一阵思索权衡利弊关系,缓缓的开口道:“王兄,曹轻侯这话有理,我们的年轻一辈,该是要出去了,这天脊城的秦家,不能全都死在塞外之地,我们老一辈的死完也算是对得起朝堂中的人了。”

他知道这番话或许能起到一定的效果,迎着那曹轻侯感激的目光秦百川只能报以苦笑回敬,他不是为了外人,是为了两个侄儿。

这三问,对于秦符来说并非字字刺心,却也扎心的很,这寂静的议事厅只能听见细雨声渐停,秦符正在思考。

“义兄,若是如此,三十年后你我可还有那跨马的力气?到时北域必定大乱,五十万游民又将居无定所,往后入了黄土下了黄泉,又该怎么面对父王?”想起那只把他乡当故乡的先王,秦符抉择甚是困难。

“天脊城若是不保,朝堂之上怕是也不会放过金陵秦家,”细想之后反应过来的秦百川接了一句,也明白那唇亡齿寒的道理。

唇亡齿寒还好处理,难在唇齿相依。曹轻侯想起家主的庙堂之术,似乎确实也没有那通天的本事,心中浮现一丝焦虑,但脸上明显是一副你说的对,我想反驳但没法反驳的表情。

一阵沉思过后,秦符*气般的饮尽一杯三奶酒:“二公子秦萧楚去金陵,世子秦御刀,接我衣钵镇守天脊城,我们这群老骨头还能帮他守个四五十年,曹轻侯,本王仁至义尽,如此这般你若还不接受,就实在无计可施了。”

或许各自退让一步,也不是坏事,这形势想必家主也能理解,曹轻侯想明白之后瞬间如释重负,毕竟双生子就算是带一个回去也能交差。

“王爷,按照情况看来,也就只有如此,末将想讨杯酒喝,”曹轻侯这话一出,迎来秦百川的一阵白眼,曹轻侯此时心情大好,也不去搭理。

“你这和尚,天下怕是找不到第二个了,来人,上酒。”

一大口奶酒下喉,原本最是喝不惯三奶酒的大和尚,似乎喝出了女儿红的味儿,直呼“好酒,好酒!”

秦百川放心不下,开口道:“王兄,二公子此去金陵三千里路,独自前往怕是不妥,可让三岁跟随,三岁虽喜欢与世子一起,却也敬重二公子,路上也有个照应。”

“秦将军,你这话就不在理了啊,我虽是藏在商队中隐秘而来,但那二十人的商队护卫可都是秦家顶尖死士,指派一位心智残缺的小屁孩跟着,难道秦将军是瞧不起我曹某人?”

原本沉稳下来的气氛,又剑拔弩张了起来。

想了想方才与自己交手的秦三岁,如果真的一路了,自己还是得提心吊胆生怕被那小子给暗算了,毕竟那怪力也不是常人能有的。发觉自己在害怕一个孩童,曹轻侯苦笑着摇了摇头。

“你.....。”七十来岁的秦百川气的八字胡儿都给吹了起来,正待发难。

“三岁这年纪虽然也有二十五六,但毕竟从小心智不熟,中原不比北域,把他推向人心的阴阳谋之下,怕是不适合,而且三岁也已经适应了天脊城,想必他也不想离开,就让他跟在刀儿身边。长河,你与侍女青婵一同跟随前往,若有状况第一时间回传本王。”如此安排必定比当年父王独自来到北域时的状况要好一些。

“王爷.....。”秦符身后被唤作长河的冷面男子,总算开口说话,紧张的想要反驳什么。秦百川也没想到秦符会把自己的心腹给推出去,一阵愕然。

“原来不是个哑巴,”曹轻侯暗想。

“苏长河,还不领命。”

秦符盛气凌人以不容拒绝的口吻说道,这才是这位城主通过多年杀伐磨练出来的真正气场。

壮年男子面无表情,单膝跪地,也不知在拜谁,坚定道:“属下遵命。”

天脊城继续往北的百里外,有一座枯坟遍地的山岭,过了山岭再往前,才是那恶灵族的领地,那山岭名叫百鬼岭。

曾经秦符率万骑奔袭至此与恶灵族相遇,造就了一场可歌可泣的百鬼岭之战,也令秦符失去了唯一的女儿,郡主秦傲雪。

当时的苏长河,正是秦傲雪的亲卫。

“曹轻侯,何时动身出发?”秦符不动声色的问道。

“三天后的清晨,商队会在西城门集合,随他们一道返程。”

“嗯,就三天后,本王会把人送到,你初来乍道,先行退下,”说完之后秦符直接起身朝身后走去,秦百川苏长河紧跟在后。毕竟达成了口头协议,正高兴的曹轻侯识趣的退了下去。

议事厅后是北域王的庭院,庭院深处有一间不起眼的祠堂,内有十八盏青灯长明,没有王爷的吩咐,下人也不能随意进来,即使是换灯油也是秦符亲自动手。

仔细看着依次高低摆放在那的灵牌,北域先王秦武之位、北域先王妃周氏之位、第二任北域王妃徐氏之位、春雨郡主秦傲雪之位,除去周氏与徐氏外,其他两位也就空有灵位而已,至今死不见尸。

尝尽风沙的秦符眼神迷离,从旁拿起丝帕,轻擦原本就很干净的灵牌。

随着秦符一系列的动作做完,秦百川在油灯上燃起几支香,秦符、秦百川、苏长河持香面向灵牌跪下;”先人已逝,活着的,也不能安康,秦家罪人秦符,特来请罪“。

“长河,当年本王把郡主安危交于你,你却让她死在了北域深处,本王并不怪你,你自责欲自刨双眼,是本王的及时制止才保全你现在的模样,难道你想一辈子都待在本王这把老骨头的身边?”已经起身走向门外的秦符冷不丁的说道。

对于原本该是郡主驸马的苏长河,秦符是又爱又恨,但又于心不忍苏长河就这般在自己身边耗尽光阴。

苏长河原是中原来的画师,因迷恋边塞风景来到天脊城,画功被郡主所喜,便时常召之作画,一来二去渐生情愫,又有得一身好武艺,即被郡主召为亲卫,也留在了天脊城。

在郡主死后,苏长河心如死灰,便抛弃了在中原的根基,自行卖身秦家做了秦符的贴身亲卫,用后半生去忏悔前半生犯下的错。

此时听到秦符这番言语,苏长河再也控制不住,重重的跪在了秦符的身后,两行泪珠默默的滴落在地,滴滴答答,又怎能不知王爷用心良苦。

秦符不顾身后变故,自顾走远。

秦百川轻轻将其扶起,说道:“明朝去见见二公子。”

这个夜晚注定了不平凡,暴雨过后的天脊城,也与不同往日。

百鬼岭一役就如同梦魇一般,令苏长河永远无法忘怀。这个夜晚,苏长河又被莫名而来的恐惧所惊醒时,顾不得满头大汗,铺开那张自己亲手画的画像,只要看一看画中女子的眼睛,思绪便会平稳许多,已经无数次这般度过漫长的夜晚。

画中那女子一身披甲,倚坐在石椅上,长枪斜靠在一旁,面带微笑英姿飒爽,最奇特的是那桃花杏眼画的惟妙惟肖似能传神,每每至此,苏长河都会感觉这女子,就在身旁,在看着他。

延伸阅读

反派弱点制造系统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dg-husheng.cn/dsx2.shtml
不知不觉到了晚上十点左右,天色早就暗了下来。前面的商业区倒是还繁华的很,可是老楼下的

女主总想抢我爹![穿书]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dg-husheng.cn/6kv8.shtml
中午下课后,夏末、上官乐梅、王佳怡迅速跑回403宿舍。结果,她们眼前的景象却是这样的

罪恶领主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dg-husheng.cn/x637.shtml
“嘭”随着又一次被击中,楚浩头上的血条早已成了十。这一刻的他,已经红了眼‘为什么这只

和备胎一起补洞的日子[快穿]第二章  http://www.dg-husheng.cn/y9e7.shtml
那双眼睛……那是一双极漂亮极精致的眼睛,桃花一样的形状,生在一个冷冷的少年的脸上,总

无定长安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dg-husheng.cn/sxzv.shtml
她们两夫妇说的上是看着小少爷长大的人,可越是这样就越心疼这个不到十岁的小孩。之前的尹

末日丧奴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dg-husheng.cn/ult7.shtml
宫九歌面无表情地看一眼龙小七,什么话也不说。龙小七眨眨眼,她好像记得师父说他现在有麻

山中田园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dg-husheng.cn/an3s.shtml
小少爷的马车果然在城外。那辆马车的车厢极大,内部陈设温暖雅致,垫着厚厚的绒毯,外部装

琉璃小师妹[重生]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dg-husheng.cn/ps3x.shtml
在江湖上历练了五年,回来的杨逸飞宛如脱胎换骨一样,成熟稳重了不少,这让他的父亲杨尹安

西游:开局揍了圣人启航!大航海时代  http://www.dg-husheng.cn/pv7o.shtml
“吴铭,走跟我搞点东西去。”一大早冷颜便拉着吴铭前往集市,应龙给他指的路第一条就是开

[网王]他和她的狗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dg-husheng.cn/yx93.shtml
和阿扁两个人兴匆匆把所有东西抱回了家,看到满桌琳琅满目的美食和酒,大家都很高兴,一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民以食为天在线阅读培灵丹

    “呜...好饿!”这场渡劫直播已经落下帷幕。沙发上的一家人仍然沉浸在刚刚太一真人硬撼劫雷的震惊中。直到陈灵儿开始喊饿,几人才回过神来。“开饭!”母亲张小凤去厨房,将下午就煮好的饭菜热了热,端上桌。“阿枫,你多吃点,明天你们学校要测试修为,这可是你人生中最后一次机会了,毕竟你今年已经十六岁了,儿子加油

  • 逃不开的孽缘期盼中等待

    这一晃,十二年过去了。春夏秋冬,四季更替,西北地区的战争如火如荼,南方的百姓,现在虽然没有受到战乱之苦,但也是心惊胆战,忧心忡忡,谁知道哪一天会不会打到这里来呢?“娘亲,你说青哥哥还活着吗?从姨娘死后,就再也没见过青哥哥。”“肯定活着,听说当时青儿让一个男人抱走了,看样子很有钱,应该没有问题的,不要

  • 灵异调查局在线阅读第三章

    这个时候房间门打开了,保安部的宋经理把保险箱放置在桌子上,然后示意马经理跳转摄像头,亲自宣读了银行安防的条款条例,在赵宇做了同意的肯定回答之后,他才是往后面退了一步,转身离开了。赵宇这个时候才感觉紧张,双手搓了搓走过去忍不住先拎了拎,感觉不是太重,不知道里面又是什么,密码还是自己的生日,随后咔嚓一声

  • 鬼道冥医在线阅读第七节

    “休息好了吗?”陶维看到谭淑云从楼下上来。谭淑云笑着回到“好多了。”在感应到陶维手腕上的冰珠手链后心情特别好。“那就开始工作吧!”言罢陶维便开始往硬币里灌注异能。谭淑云见陶维这么着急也就直接进入了状态。经过了一个小时的努力三十个李子大小的冰球便造好了,本来准备在做一些。但是在刚才电视里插播了一则通知

  • 我能随意控制时间在线阅读第1节

    天气晴朗,风和日丽!中国的某个农村,有这么一户人家,家运不好!3父亲帮人家做工,不小心摔伤了,想站起来都很难~爷爷生前患有胃癌,家里欠下了不少的债,该借的亲朋好友,邻里乡亲都借了个遍!如今父亲有这样!让原本贫穷的家,有雪上加霜!如今家里没了劳动力,年迈的奶奶在破旧的床边一个劲的抹泪!十八岁的宋琦本是

  • 一昕一逸第九章在线阅读

    岑默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而穆妍的房间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客栈的掌柜都没有过来,是因为岑默事先出了三倍的房钱,唯一的条件是,不允许任何人进入穆妍的房间。岑默进门看到房间里面一片狼藉,神色微变,瞬间到了床前,看着穆妍问:“小师妹你没事吧?”“没事,给我换个房间。”穆妍并不想责怪岑默,岑默本就是来帮她的

  • 冰灵梦第六章在线阅读

    宋墨回到沧澜宗。沧澜宗是一个建在山谷里的门派,四周青峦叠翠,只有一道依山而建的陡峭窄路能供通行。那条路湿滑漆黑,路边生长着四季俱在,却又叫不出名字的黑木和荆棘。宋墨背着东部神君赠给他的“臧剑”,走在路上,耳边除了熟悉的风声,就只剩下“嗒哒嗒哒”的脚步声。这时,他才恍然回神,意识到自己的做法没被千泽林

  • 阿瑞斯之不安(10)

    窗外的阳光微微有些刺眼,‘慎染楼’静静的矗立在林枫校园内,气氛肃然,不可亵渎。一间间高三的教室里,此刻除了讲台上的老师们时而高亢,时而低沉的激情演讲之外,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声音。宽敞而又略显拥挤的教室里,同学们一个个正经危坐,不敢有半点的分心。一间教室内,一个老男人,锐利的眼神扫过底下的众人,一抹很

  • 光阴故事在线阅读第6节

    “秦牧白你运气真不错居然开出了三本技能书。”秦牧白刚开完布袋,将锋就开口说道。“怎么?技能书很难开吗?”“不是很难,是非常难,我开了那么多布袋才开到一本基础箭术技能书,你说难不难?”“不错、是很难的。”“……”“你们所说的技能书是什么?”这时李信出声问道。“怎么,李哥你没开到到,像这样的。”秦牧白随

  • 妖医御史木

    湖荨伸出玉指无意悄悄得往蝶恋花瓣上一点,那粉色的新晋的蝶恋花仙突兀出现,见到了湖荨周身仙气萦绕,额鬓发亮无丝毫凡尘气,便知道那湖荨是上头的仙,遂拱手作揖:上仙有礼了,那蝶恋花仙突兀出现,倒是将湖荨吓了一跳,湖荨回礼:客气客气了,我不过是个犯了事,被贬下凡在西子畔闭门思过的仙而已,没有什么实在的能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