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重生之虚荣在线阅读观斗促织

作者:梦箩 来源:晋江文学城

朱由校站在所住偏殿的小院子中间,兴致勃勃地玩着风葫芦,这是京师孩子们常玩的一种**。

风葫芦学名叫空钟,在江南叫扯铃。它的轴部是用桦木制作的,这是大的。还有一种小的,中间只有寸把高,径约寸半,中间只有一根长芯,用线缠上,利用离心力,把线一抽甩出去,它便在地上陀螺一般旋转,发出嗡嗡的响声,所以叫风葫芦。

但往地上摔着旋转,只是这种**的低级玩法,若要玩出名堂来,必须往空中抖。

空钟有单双之分。初学抖空钟,自然先学比较容易掌握的双钟,即中间一个葫芦腰轴,两头两个空圆盘,形如一个空圆饼,边上有缝,旋转起来空气进去,发出悦耳的鸣声,所以叫空钟。

学会抖双以后,再学抖单的,即一头有圆盘,另一头只是木轴。两档绳槽,很滑,一头重,一头轻,抖起来极难平衡。

这种单钟玩起来最刺激,但也很难玩好。大凡抖得好好的孩子,不但能把这一头重、一头轻的空钟抖得飞快,而且还要变幻各种花样。

最简单的,就是趁空钟凌空飞转时,突然一松抖绳,让它尖头朝下落地打旋儿,等它速度减慢几欲倾倒时,再让抖绳“哧溜”一下重新缠住木轴,提出来一翻腕,空钟又飞向空中,时而晃悠悠,时而急律律地转动。

还有的抖着抖着,突然用绳杆接住,让空钟在绳杆上滚动,哗哗作响。

还有两三个人合玩一个,我抖着一松绳子扔给你,你马上接住抖一会儿再传给他……这一传一接之中,也各有招数,或翻身或劈叉或用指头或用脚掌,不一而尽。

朱由校在卧房里呆的实在是无聊到胸闷。专门照顾他的太监魏进忠自作主张买了两个风葫芦,一个是双盘的、一个是单盘的。

今日破例放了一天假,打从空钟买回来,朱由校乐颠颠玩了个不歇气。魏进忠自己会玩空钟,他能现场教学。不消半个时辰,朱由校就会玩双盘空钟了,但单盘的那一种,他愣是玩了一个多时辰,仍不得要领。

“小主子,您的手腕太僵,往上抖的时候,不要发力,手腕要松,悠着点,您再试试。”魏进忠在旁提醒道。

朱由校按魏进忠指点的试了几次,果然奏效。魏进忠心里暗挑大拇哥,不愧是皇家的龙子,学东西就是快。实际呢,朱由校封闭了印堂闸,视觉感官变得非常灵敏。飞动的空钟,在他眼里变得缓慢,他的反应能力极大地增强了。

单盘双盘都玩明白了,朱由校把空钟放在院子里的桌子上,自己坐在椅子上休息。魏进忠给他倒了杯茶,朱由校拿起来一饮而尽。

“小主子,午饭已经预备好了。”

“好,我会屋里吃。今天有什么好菜吗?”

“有啊,客奶妈特地为您做的什锦海味杂脍。”

什锦海味杂脍是由炙蛤、鲜虾、燕窝、鲨翅等海味等十余种杂脍而成。朱由校吃的津津有味、满嘴流油。

朱由校这几天不是一直都在卧房里憋着,他每日清晨都去父亲、西李请安。父亲还好,西李每次见他都是一张臭脸,说话难听地好像朱由校欠他钱似的。

回到卧房里,魏进忠负责照顾朱由校的衣食住行,客氏偶尔也来看他。客奶妈今年三十五岁,容貌艳丽,说风情万种也不过分,她最大的外形特点是胸大。

内廷为年幼的皇子皇孙征选奶娘,要求非常严格,年龄须得是十五岁以上二十岁以下的已婚妇女。身材要丰满,长相要端庄,生下头胎三个月后方可候选。届时集中到指定地点,先脱得一丝不挂接受稳婆查验,身上有无异味,是否有隐疾。

若是这一关过了,便梳取高髻穿上宫衣正式住进礼仪房,成为皇家的奶娘。每天由光禄寺支付米八合肉一斤鸡蛋两个,吃好睡好奶就充足。

客氏就是这么进的内廷,她又烧得一手好菜,又擅长交际,跟东宫上下的内侍宫娥相处的很不错。今日,她又来为朱由校烧菜。

“校儿啊,客奶妈做的菜好不还吃啊?”客奶妈靠着朱由校的肩膀,撒娇似地讲话。上月才来到这个世界的穿越者是觉得真的很不自在,跟这位三十多岁的妇女实在是不熟,不想聊的那么热乎。

好说歹说,搭两句话,把客奶妈哄走了。朱由校在卧房午睡,休憩一会儿。醒来以后,再看书觉得怎么都看不进去。魏进忠一直察言观色,他说话了:

“小主子,现在正是八月份,西苑正是游玩的好时候。老奴带你去游览一番如何?”

“你说的有几分道理,好,你带着我去西苑玩玩吧。”

魏进忠带着朱由校从居住的慈庆宫出来,由西华门离开紫禁城。再往西走一段路就是西苑,西苑是元代太液池的旧址,它是明代大内御苑中规模最大的一处,占去明代皇城的三分之一。

夏秋之交的西苑,烟霏苍莽,蒲荻丛茂,水禽飞鸣,**于期间。隔岸林树阴森,苍翠可爱。朱由校望着这烟波浩渺的美景,舒展筋骨,自由的呼吸着这新鲜的空气。

朱由校眼中的西苑,建筑疏朗,树木蓊郁,既有仙山琼阁之境界,有富水乡田园之野趣,无异于城市中保留的一大片自然生态的环境。

沿着岸边一边往北走,朱由校一边欣赏中海里的荷花。慢慢地走到了崇智殿,这座宫殿平面为圆形,屋顶饰黄金双龙。殿后药栏花圃,有牡丹数百株。殿前小池,金鱼**其中。

在崇智殿外面准备继续往北走时,朱由校听到南面的椒园有一阵嘈杂的人声。朱由校封闭了廉泉闸,耳力远超常人。

“魏进忠,咱们回到蕉园看一看。”

“小主子,椒园没什么好看的。”

“别废话,咱们去看一看。”

椒园里建筑不多,有不少是野地,看着确实没什么人精心打理。在一座平房里,有不少太监和宫女在屋子里嬉笑聊天。

朱由校进去一看,原来是太监宫女们一起斗促织呢。厅里头的中心放着一张大红木桌,两边各有一把椅子,左边椅子上坐着一个老太监,右边坐着一个年轻的宫女。魏进忠进门就喊:“皇长子到!”

屋里的众人匆匆忙忙准备向皇长子行礼,朱由校笑道:“免礼了,你们继续玩,我就看看。”

大家其实都知道朱由校从小就是个顽皮的孩子,到处疯玩,也没人管。他爹朱常洛一直受郑太妃亲信的监视,一举一动都不能大意。朱由校就随便了,也不出阁念书,就是在皇城大内里瞎玩,他爷爷万历皇帝老宅在乾清宫里面,皇城内的气氛其实是比较宽松,不那么严肃的。

双方继续斗促织,比赛的宫女手中提着一只二寸来高的楠竹筒,筒口上塞着些蒲草;太监手中则是拿着一个精致的秸笼。

按照规矩,两人交换竹筒秸笼互看对方的战将。

宫女接过太监的秸笼,透过草隙朝里一看,筒底细沙上蹲着一头战虫,身子如蟹壳青,头圆牙大,腿长项宽,红钳赤爪,金翅燥毛。只见它困在里头焦躁不安,辗转腾挪,恨不能一头撞破笼壁。不由得心里头啧啧赞叹:“果真是一副王者相。

太监接过宫女的竹筒一看,里面的一只促织身黑如墨,屈腿卧着,埋首如老狐,唯一谈得上品相的是它的如同浇过油的一颗大方头。他说道:“我这只虫叫金翅虎,姑娘,你这只促织叫什么名字?”

“黑寡妇。话不要多说,让促织对战吧!”宫女快速答道。

只见桌上摆着一只口阔一尺的青花蟋蟀浅底盆,盆子上加了半圆的铜丝罩,罩子左右各开了一个小门。太监先将自己这边的小门打开,拿起竹筒抽开浮草,那只金翅虎一跃而出,落入盆中,顿时上蹿下跳活泼非常,这股子剽悍之气,赢得大厅一片喝彩。

宫女毫不畏惧,把自己的那只“黑寡妇”也放入盆中。

正在自个儿闹腾的金翅虎,突然发现盆子中又来了一位同类,立刻兴奋异常。只见它蹲在那里,坐着两条后腿,两条前腿不停地挠动,宽大的身段绷得紧紧的,伺机发动进攻。

金翅虎纵身一跃,像一道闪电朝黑寡妇奔来。只听得轻轻一声脆响,是金翅虎四脚落地的声音。它本以为如此一扑,一定会压断对手的颈项,殊不知扑了一个空,急忙回头一看,黑寡妇已闪躲到它的后面。

黑寡妇看着有些倦怠,眼眯眯地看着三寸之遥的金翅虎,一副极不情愿过招的神态。

突然,金翅虎再次进攻,它的一对大红钳像两只长矛刺来之时,黑寡妇迅若蛟龙伸出双钳相接。顿时,四只钳子紧紧纠在一起。金翅虎左扳右扳,终是摆脱不了钳制。黑寡妇调转姿势,将头侧转,以自己的牙外盘,频频敲击金翅虎的牙根。

金翅虎对这一招没有想到,因此来不及防范。连敲几下,金翅虎牙口松动疼痛难忍。本来强有力的一对钳子忽地就软了。此时它也鼓足力气将头撞向黑寡妇的脖颈。

这是自救之法,只要黑寡妇保护颈项,两只钳子必然就会分开。这一招果然有效,黑寡妇立马收了双钳护住颈项。金翅虎趁势一跳离开黑寡妇的攻击范围。

但是,越战越勇的黑寡妇哪肯放过,趁跳到盆子另一侧的金翅虎喘息未定,它已是饿虎扑羊一般奔来。金翅虎牙口负痛无心恋战,只得跳起来躲避。慌乱中,它的矫健的金翅被黑寡妇的大黑钳刺破一只,这才真是破屋又遭连夜雨。斗到此时,金翅虎已是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了。

双方纠缠了一会儿,金翅虎被黑寡妇逼到盆边无路可逃,然后它拼尽全力朝黑寡妇撞来,此时的金翅虎大概是想与黑寡妇同归于尽了。但黑寡妇岂肯上这个当,只见它身子一挪躲过这致命的一击。

金翅虎由于用力过猛收身未稳,打横蹲踞的黑寡妇,看准金翅虎的腰部,挺起大方头狠命一撞,立时,只见金翅大将军已是歪了脖子翻起肚儿被撞成两截。

本场斗促织比赛,黑寡妇胜出。

延伸阅读

新构思作文加盟  http://www.toutlemariage.com/sf4t.shtml
长沙学亿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是一家以教育培训、教材开发、连锁加盟于一体的专业教育机构,惟

一六工艺幸运花饰品加盟  http://www.toutlemariage.com/gjng.shtml
一六工艺制品有限公司自1996年建厂以来,在经营者的精心培育和全厂职工的共同努力下,

宅急送加盟  http://www.toutlemariage.com/smxp.shtml
宅急送加盟

九天鹿皮具加盟  http://www.toutlemariage.com/nrfd.shtml
九天鹿皮具的设计师们从科技进步中汲取灵感,充分把握新锐商务人士的审美诉求,使产品风格

三能器具加盟  http://www.toutlemariage.com/pnvl.shtml
三能器具餐具本着、诚信、创新追求永续经营的原则,力求合理化的经营,为开创公司的前景而

耐斯地板加盟  http://www.toutlemariage.com/65ao.shtml
耐斯地板加盟源自欧美,贵族典藏!耐斯强化地板,同步欧美较新花色,精选高龄优质木材,全

一品佳味加盟  http://www.toutlemariage.com/gn00.shtml
一品佳味熟食培训学校【咨询电话:182-1096-0599QQ:2796767479

广付宝加盟  http://www.toutlemariage.com/6257.shtml
江苏鑫钱坤商贸有限公司,创立于2010年,由金融支付行业的资深人士创办。致力于***

美家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toutlemariage.com/65wd.shtml
美家皮具护理是隶属于深圳市美家皮具护理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玩皮,我们是认真的

Jeepun男装加盟  http://www.toutlemariage.com/yyx1.shtml
jeepun是一个男装品牌,主要生产高品质的户外功能男装及重量级休闲男装,多年来秉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与日月共卿卑鄙无耻

    “你真卑鄙!”紫轩瞪着两个眼睛像要把玉洁吃了。“莫名其妙,我看你才是卑鄙无耻!”玉洁愤怒的看着他。紫轩把电脑里面的照片打开给玉洁看,玉洁没有看,不是怕看,而是看了心里...“没有想到你们现在的女孩掉凯子是用这种办法,你认为我就会屈服娶你吗?”紫轩恼羞成怒的看着玉洁。“我也没有想到你用这种下流手段逼我

  • 爱有所谋之一通电话(5)(5)

    在贝里小姐回到排练厅的前一刻,训练闲谈由一群男生开始争执‘到底是夜翼更厉害还是红头罩更厉害’为结束。训练得以照常进行,后来我私下听唐纳德说,这场争论直到最后也没得出个结果来。就像哥谭市的生活和战争一样还在继续。关于汇演的事情,朱诺一直劝我遵从自己心底的想法,视镜自己喜欢的人物才能表现出最佳状态。她就

  • 公子不攻(GL)无情道人的经历

    “能让我不惜动用婴变期的力量来杀你,你已经可以感到自豪了。”无情道人一边的复杂繁琐的手印,一边说道。只见所有的“龙辰”都把手伸向了嘴巴,打一个哈欠,懒散的说道:“老家伙,你能快点吗?我都困了。”无情道人脸上的狞笑微微一滞,却是一句话也不说了,专心结着手印。“无情印!”他一声暴喝,随即他的上方出现了一

  • 漫夜里的救赎在线阅读第六节

    “算了,大哥。咱们不说这个了。能不能让我拜读一下你的稿子,长长见识。”曾国强一脸热切的请求道。“哎。别这么说,太客气了。你叫我郭华就行,我们还是要共同进步。”郭华心中一动把稿子递给他。曾国强看到之后,连忙搓了搓手,双手把稿子接了过来仔细的阅读了起来。看着对方一脸认真查看的样子,郭华有些心虚的问道:“

  • 沙雕队长在线阅读第5节

    “郑大哥且听小弟道来,现大贤良师于冀州起义,天下分分响应!不过现在大贤良师被称为‘天公将军’大医张宝、张梁则为‘地公将军’与‘人公将军’,天下信徒百万,何其雄壮也!因吾等皆戴黄巾,亦被称为‘黄巾军’!”褚飞燕一脸兴奋的对郑龚说到。“好!如此吾更要加快赶回天公将军身旁效力啊!”郑龚闻言亦是心情澎湃,真

  • 我成了网文反派BOSS第九章

    醒来之后照常洗漱,刷牙的时候我走进厨房,把一个个鸡蛋打碎,连同燕麦粥一起倒进了垃圾桶。切了几个西红柿,洗了两把油麦菜,我尽可能给自己制造新鲜感,让每一天都充满激情。趁着煮面的时间,我快速的进到卫生间淋浴了一遍,然后站在镜子前,用自己仅有的审美挑选一身衣服。最后,我只换了贴身衣服,还是之前的一套:板鞋

  • 翩然至在线阅读第二节

    萧家,马窖。“这就是追风马?一阶上等灵兽?拥有相当于炼体九重武者的实力,日行万里,追风无影!”看着眼前高大雄壮、神俊无比的追风马,萧寒一边给它擦拭身体一边给它喂养灵草,这些灵草都是蕴含浓郁灵气的天地灵草,偶尔还能看到上百年份的,炼体武者都可以用来汲取灵气蕴养身体了,却被用来喂养灵兽,看得萧寒一阵阵肉

  • 宝贝,你认错爹了!在线阅读转正

    许媛把慕清扶起来,伺候她喝药。慕清握着水杯看着许媛,道“还是你最好啊!”许媛坐下,切了一声“你知道就好,别一天让自己过的那么累,也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慕清听的直犯困,感觉眼皮都撑不起来了,打了个哈欠,说“你也回去吧,我好多了,再说我下午还要回去开会呢。”许媛一听,也没话可说,把手一摊“行行!老娘

  • 你是救赎的光第10章在线阅读

    裴相鄙睨了他一眼,独自上了马车。胡九跟着上去,两个人在车厢自对起了话来。“胡大人,本相做你的老师已有多少时日?”裴相问。胡九算着时间:“已有十数载。”十几年了!胡九算着时间,对老师的态度更加恭敬了一些。“十数载,”裴相轻呵一声,“本相可教过你用脚趾想事?”他这话,胡九不懂。“白犬自是在我之后去见了唐

  • [乒乓游泳]万万没想到之未来皇后(2)

    齐恒转眼就见一身寒气的男人从内室走了出来,眉宇间虽然淡淡的,但是他周身的低气压一靠近就能清晰地感受到。宫羡瞥了那几个守卫一眼,倏然一股极强的冷厉袭来,守卫吓得直接跪在地上,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丞相恕罪,属下并未见女皇陛下出过殿门。”轻阖了阖眼,宫羡摩挲了下手上的玉扳指,“所以你们不知道她的去向?”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