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红楼之林家皇后之肚子饿了要吃饭

作者:Panax 来源:晋江文学城

来清心殿的第二日,叫醒贝耘天的,不是清晨闯入屋内的第一缕阳光,不是窗外枝桠上欢腾鸣叫的小雀儿。按了按扁扁的肚子,一脸不爽地贝耘天揉着肚子从床上爬起来。

饿,好饿。

肚子闹腾地饥饿感,让他想起了在末世里,他还没觉醒异能的那些憋屈日子。一开始还好,靠着家里的余粮勉强支撑了几个月。当屋里能吃的都被啃光了,他才出门找吃的。

如果是他一个人还好,大不了饿死嘛,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可他不能让他的老妈老爸跟着他一起死啊,所以他想尽了办法找吃的,但在末世粮食就是命啊,别人都抢红了眼,谁还会好心的给你口剩饭吃。

靠着自己的一身蛮力,他带着自己的老父老母,投奔了一个小队。没办法,断水,断粮,断电,若是不走,那铁定是个死字了。

只不过他再怎么力大无穷,作为一个普通人,也只能在末世前横那么下,跟那些异能者比起来,实在是弱的不能看。自己那点微薄的贡献根本养不活三个人,他一个大男人,躲着父母背地里都红了眼眶,看着父母一天天消瘦下去,简直比死还难受。

好不容易在一次行动中,因为濒临绝境,在丧尸的嘴下,被激发出了异能。第一次拿着软乎乎的面包,虽然只有两个小圆包,但是对于饿地只能靠树皮草木,勉强果腹的日子来说,这已经是绝顶的美味了。

可是当他喜滋滋地捧着手里的宝贝,来到父母休息的地方时,却是全身发冷,一片冰凉。

那是他第一次意识到,原来饥饿可以让人变得这样禽兽疯狂,末世的困境撕下了人们平时维持的,最后一层仁义道德。

平日斯文的父亲和温柔的母亲,正狼吞虎咽地,吃着其他饿死的人的尸体。

因为能力低微,他们住的地方是在扎营地的外围。与他们同住在一起的,都是一些没什么大贡献的老弱妇孺。虽然这个小队一开始还会照顾一下他们这些老弱妇孺,可是时间久了,也扛不住这末世的残酷,只有强者,才能在这个世界活下去,其他人没有这个义务,为了一些只会依附着别人的废物,献出生命。

幸好那些人还没有做的太绝,他们这些没什么战斗力,甚至还会拖后腿的没用的人,大抵就是这样任由自身自灭的,除非像他一样异能觉醒,否则就只有被这样,算是仁义的不管不问,不会丢下你给丧尸当口粮就是了,全看运气好坏活着。而那尸体,明显是一个孩子的。

他的家人也许还在外面厮杀,也许已经被丧尸给吃了,一个孩子而已,没什么战斗力,还浪费口粮,没多少人会把心思放在他身上,死了就死了。

与父母一道啃食那个男孩的,还有其他人,大家都是无能为力的弱者,也不知道谁是第一个动手的,反正大家都吃了,多自己一口又有什么关系。人在太平年代还能活得道义凛然,可这乱世之下,什么礼义廉耻,为人良善,都比不上能让人活下去的一口粮食来的重要。

易子而食,何足怪哉。

母亲见自己回来了,从抢夺到的口粮里,递出一段小孩的手臂给自己。那个孩子已经被煮的很透了,隔着一段距离,都能闻到食物泛起的阵阵肉香。

扯了扯嘴角,艰难地拉出一个笑容,双手垂落在两侧,手里的面包早已被冷汗浸湿,被捏得变了形。

他说自己已经吃过了,不饿,母亲也没再催促自己,三两口就把那段手臂吃了下去。毕竟旁边的人都绿着眼,盯着她手里的肉,没到肚子里的,都是保不住的。

那天晚上,在父母睡着以后,他偷偷跑到外面,压着哭音,把那两块面包吃了下去。

一个彪形大汉,哭哭啼啼地,实在难看。从那以后,他就发誓,他一定要变强,变得比谁都强,再也不会让自己,还有家人饿肚子。

他怕自己有一天也会变成那副恶鬼模样,他是人,他不想被逼到那样泯灭人性的境地。

所以对于一心想活得人模人样的贝耘天而言,要变强,要吃饱,已经成了他的执念,只有这两样条件满足了,他才能确信自己能活出个人样来。这是他在末世讨生活总结出来的经验,来到了这个世界,这两样根深蒂固的执念也没有弱个半分。

因此现在这种久违的饥饿感简直是晴天霹雳。晶核碎了可以慢慢修,可是肚子饿了没东西吃,那是会死的。而且在贝耘天的脑海里,这种饥饿感是和那曾经不忍直视的画面捆绑在一起的,肚子每叫一声,他的脸就绿了一分。

不行,就算主子罪孽深重,他也没道理陪着一起死啊,他是无辜的好不好。看如今这架势,估计他们饿死了,都没人会来给他们收尸,说不定要等尸体臭了,才会有人来看他们一眼。

怨念深重地朝岚臻的方向看了一眼,这小子到底犯了什么罪,要被人恨到如此地步。还有这小子的人缘也太差了吧,到现在也没有一个人来看望他们,捎点口粮来,实在太差劲了。

还好贝耘天在末世一遭混过来,为了活命的行动力是惊人的。出了清心殿的门,四下张望,见一个看门的都没有,心中微怪,但也没有多犹豫,便循着来时的路,去找之前老太监跟他说过的,各宫领东西吃的地了。

其实他是不知道,这清心殿的牌子是静养,自然不会搞得跟监狱一样。这清心殿的人,自然也是可以走出的,只不过,呵呵,进了里面的人就是过街老鼠。没有皇帝赦免(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一旦出了这殿门,被人瞧见了,那是人人都可以欺辱的,这也正是这个不成文的地方可怕之处,哪一个高高在上的人,会受得了这般被猪狗不如的对待,都是宁死也不会跑出去被人折辱的。

七拐八拐,这皇宫的路,弯弯绕绕,非常复杂。不过贝耘天在末世早就已经被训练的野外生存技能爆表了,找个地方而已,况且又是跟吃的有关的,他怎么可能记不住。

很快,他就找到了地,领饭盒的队伍已经排到了门外。

贝耘天乖乖排在了后面,眼见前面的人一个接一个领过自己的饭盒,从盒子里面飘出的香味,勾得贝耘天的胃,一抽一抽地痉挛。

快,快到我,快点。

心里不断呐喊,终于轮到贝耘天领饭盒了。

“哪个宫的”发食盒的太监尖着嗓子道。来这里领吃的人都是一些没什么厉害关系的,皇帝和各宫妃子的,早就派人送过去了,是以这太监的态度才会这么傲慢。

“清心殿的”贝耘天双眼亮晶晶地喊到。

“……”

“……”

一时间,四下无声。

那太监掏了掏被贝耘天的吼声震嗡地耳朵,再问了一次“什么地儿?”

“清心殿”贝耘天再一次中气十足的喊到。

“喝”那太监冷哼一声,把贝耘天上下打量了一番,现在这清心殿里住的是什么人,大家都清楚。前些日子,听说要给东宫送个奴才过去,去照顾那个半身不遂的太子,想必就是这小子了。当真是配得好,配的妙,只有这种搞不清楚状况的愣子,才适合去那个人身边。

其实这倒是小瞧了贝耘天,如果你在末世能有本事活得舒舒坦坦的,那脸皮肯定已经是千锤百炼得厚了。合情合理,审时度势,是不适合用在这种为在末世争一口饭,什么都能豁出去的人身上的。况且后来他变强了,早就不用看人脸色过日子了,所以要他低眉顺眼,还真有点不习惯。

完全忘记了自己不惹事的初衷,已经把吃饭放在第一位的贝耘天,完全不在意老太监的不善脸色,只是在心里不断地呐喊,饭,饭,给我饭,我要吃饭。

心里知道了贝耘天的情况,那太监到底是个老奸巨猾的,笑道“清心殿的人那还用来领食盒啊,会有人替你送过去的,你且回去等着吧”嗤,进了那地就是等死的,谁管他们会不会饿肚子。谁都知道,进了死牢说不定还有机会,皇帝一个转念说不定就减刑了,进了清心殿就是必死的了。

奈何贝耘天对于食物的执念是很深沉的,听完太监现在不打算给他饭吃,瞪大眼睛,一脸天真道(其实按他原来的脸部习惯,这一瞪应该是满满威胁的,奈何,哎~)“我都在这了,直接把吃的给我就是了”

旁边的人见贝耘天这一根筋的愣样,都眼带鄙视的窃窃私语起来。

那太监脸上的横肉抽了抽,随即呵斥道“没有就是没有,这宫里的规矩哪是这么容易改的,说了会送过去,那就是会送过去,轮不到你来管”

见要不到食吃,贝耘天也不傻,终于明白自己主子的存在感已经弱到,连饭都吃不上的地步,整个脸都黑了。

说实话贝耘天的长相还是很讨喜的,眉清目秀,水灵灵的大眼,看着就是个招人疼的孩子,虽然年纪不小,已经14岁了,但是还是嫩地能掐出水来。

所以他现在一脸怨念的表情,在那太监眼里,看着就是一副欲泣不泣的委屈样子,简直差点没说,痛痛,要抱抱了。

脸上的肉又抽了抽,不知道谁把这个活宝安排在废太子那的,真真是……有点浪费啊。有着某种不可言说的爱好,那太监咳了一声道“真是的,难道没人好好教你规矩吗”边说边要去拍贝耘天的小脸。

见那太监的肥猪手伸过来,贝耘天赶紧一躲。开玩笑,看着那种恶心的眼神,他很快就读懂了那太监的意思。

在末世这种神情他见得多了,那些毫不掩饰自己恶念的色中饿鬼,他见一个揍一个,人家小姑娘都那么不容易了,你还想糟蹋人家,不是禽兽不如是什么,更甚者连长得俊秀的男子都有遭殃的,这也太饥不择食了,所以贝耘天最恶心这种人。为了吃的还情有可原,这种算什么玩意啊。

虽说经历了亲爸亲妈啃食人肉的毁三观事件,把他的神经又磨得粗了些,对于自己人又宽容了些,可是那也是自己人才有的待遇。但是要被划到这自己人的范围里,首先得让他承认你是个人(亲爸亲妈那种有血缘关系的一开始就是作弊级的,幸好也就那么两个而已),他的队友都是他认可的还有人性的家伙。

所以张浩那种一股子傲劲的,贝耘天才会很欣赏,因为这家伙活得太他妈有人样了,死活都要端着,不折了自己,不同流合污。虽然事后想想,尼玛,那家伙分明就是看不上我们这些比他下作的人类罢了,自己看人的眼光实在太差了。

不过,反思归反思,对于这种把不良写在脸上,露骨邪念画在眼睛里的,他可不会看不出来。没了作案工具还能这么嚣张,恶念不死,难道这家伙是个假太监,或者那宝贝又长好了?

思路一下子飘到了某个事关自己□□的重要部位,贝耘天的眼神不自觉得往下瞟去。

见贝耘天的眼睛瞄到自己下面,那太监顿时胀红了脸。岂有此理,就算老子下面不行,也有的是办法让你哭着讨饶。

“臭小子”觉得自己被人看扁了,这太监怜香惜玉的心思顿时变成了凌虐的恶念,一巴掌就要打过去,一想到白皙的小脸被自己打出个红印子,他就呼哧呼哧,开始喘起粗气来。

贝耘天一个闪身,猫着腰躲了过去,赶紧拔腿就溜,他又不是傻得,站在这里乖乖让人打。

“可恶,臭小子,别让我再看见你”嘶吼声不断从后面传来,奈何贝耘天跑的太快,根本没机会让他抓个正着。

清心殿内,岚臻盯着上方的床幔,出神。

他的眼睛从进来到如今都没有眨过一下,应该说他已经保持这副模样,不眠不休很久了。凹陷的双颊,死寂的双眼,干裂的嘴唇,脑子里翻江倒海,都是这几个月来发生的不可思议的种种。

母后的尸体悬挂在凤仪宫高高的屋梁上,舅舅的铁血军全军覆没,十族全诛,他身边的人全都死了个干净。父皇何其残忍,每死一个人,就要来让人通告自己一声,从一开始地惊怒不信,到最后的麻木,直到外面的人全死光了,就来杀他宫里的人。

那个女人紧紧抓着自己求他救她,喝,他连自己都保不住,又怎么保的住她。

只是一行血泪从他已经干涸的眼中滑落而下,以为的举案齐眉,到头来都是一场笑话,皇家果然没有亲情可言吗,原来一直是他自己太天真了吗……

“气死我了,不给我吃的,以为就能饿死老子吗,哼”一声声咒骂从院子外传来。

岚臻微微一怔,有多久没有听到这样有人烟气的声音了,被绝望包裹了数月的神智,循着中气十足的声音,转动头颅,朝外面看去。

只见一个娇小的人影(虽然贝耘天有170左右的身高,不过岚臻的身高直逼贝耘天的前世,在他眼里只要比他矮的,又长的细小的,绝对都是娇小级别的)正蹲在地上,不知道在煮着什么东西。

此刻贝耘天正发挥自己在末世掌握的技能,熟练地把院子里找到的能吃的花草树木,用一个从犄角旮旯里找到的瓦罐炖煮着。

感觉到一道视线盯着自己的后背,贝耘天如临大敌,他的五感早就在末世被磨练地很警觉了,要知道后背可是不能轻易暴露在他人眼前的。立马转过头,一见是自己那倒霉的主子正两眼发直的盯着自己猛瞧,那样子活像饿狼盯着羊羔一般可怕。

贝耘天的心里一紧,看来他这主子终于想要找个人分担一下自己的痛苦了,真真不是什么好事啊,你就不能继续无视我吗。

这可真是冤枉岚臻了,任谁过了几个月绝望地只能等死的日子,眼见一个个爱护自己的,自己听说过,没见过的人,一个接一个去赴死,身边的人又都是一副等死的模样,一下子见到贝耘天这样活力四射的,肯定是见了鬼一般的稀奇。

“哎,主子,你醒了呀,我在煮东西呢,待会弄好了,再给你吃啊”贝耘天干笑两声,虽然他原本没想过要把吃的分给这倒霉主子的,只不过现在人家都盯着他看了,他也不好意思不给他吃啊。虽然贝耘天早就把岚臻划到了张浩那一类人里,打算敬而远之,但是人家毕竟现在是伤号,也没有真的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给他撞见,所以他还是很理智的,抱持着大家都是人,能帮一把是一把,不能见死不救的心理,纠结地打算分一点吃的给岚臻。

定定看了贝耘天许久,看到贝耘天脸上的笑容都僵了,直到岚臻把脸转过去,贝耘天才松了一口气。要命,跟一个眼神阴冷如毒蛇的人对视,简直太考验他的耐力了,如果是以前,他肯定一拳揍过去了。

太监吗,隐约想起了好像是有这么一个人被派来自己身边,岚臻心中一阵冷笑,难违父皇还想到给他一个废人,安排一个奴才来照顾。只是那人是不会让自己好过的吧,这个奴才会怎么对待自己可想而知。

这个猜想等到贝耘天端着一个装着不明物体的破碗,来到自己跟前时,算是得到了证实。

“主子,吃吧,热乎着呢”这可是他最拿手的草木汤了,想当初就是靠着自己的这手绝活,熬过了多少饿啊。

可是岚臻哪里会领这个情,他只认为贝耘天的一脸良善都是装的,怎么会有人吃这种东西。

转过头,不愿再看这个惺惺作态的小人,岚臻不发一语,继续盯着头上的床幔发呆。

见自己的一番好意对方不领情,贝耘天也不高兴拿自己的热脸贴上去,拽什么拽,老子要是不高兴,分分钟钟都能弄死你。

端着碗到一旁呼噜呼噜吃了起来,岚臻见他真的吃了,眼中微讶,却也没说什么,谁知道这个太监肚子里装的什么坏水。

两个人,一个躺在床上,一个坐在自己的小窝里吃着东西,两样风景,却是一样地心怀戒备,要他们两个和睦相处,看来这日子还有点远啊。

延伸阅读

安那柏格加盟  http://www.partylinegay.com/dgiv.shtml
安那柏格化妆品25年前西班牙裔的创始人Dr.Donben,以故乡自然崇拜的丰收女神神

中万仁加盟  http://www.partylinegay.com/dko2.shtml
中万仁保护套总部是3C数码产品/手机配件、手机配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

非常一家情侣亲子装装加盟  http://www.partylinegay.com/s2kv.shtml
非常一家是广州乐旺贸易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品牌。非常一家亲子服饰品牌是一家以80、90

贝新迪奢侈品皮革护理加盟  http://www.partylinegay.com/uk4y.shtml
贝新迪(BESTY)品牌成立之初,总部设在香港,同时在大陆杭州设立品牌运营总部,着手

洁力小熊洗车加盟  http://www.partylinegay.com/i10.shtml
缘于现代人生活节奏的加快,时间观念越来越强,而传统的排队洗车方式既耗时又耗力,市场需

红蓝青窗帘布艺加盟  http://www.partylinegay.com/sise.shtml
红蓝青品牌窗帘主要经营生产高档水溶绣花、提花、粗麻、细麻、高档遮光布及工程面料、印花

卡诺轩加盟  http://www.partylinegay.com/ap90.shtml
卡诺轩眼镜是眼镜、眼镜配件、太阳镜、框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

梦洛思加盟  http://www.partylinegay.com/g4c0.shtml
梦洛思床上用品是床上用品、面料及化纤填充、四件套、羽绒被、蚕丝被、羊毛被、枕芯、凉席

欧鹏化妆品加盟  http://www.partylinegay.com/deay.shtml
欧鹏化妆品是以生物科技研究及推广为导向的健康事业公司之一,始创于1956年,由瑞士皇

迪佳钓具加盟  http://www.partylinegay.com/6ml6.shtml
迪佳钓具加盟主营产品:鱼线轮,鱼竿,其他渔具产品,无忧经营选择此品牌从开店到经营管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巴啦啦小魔仙之穿越时空第二章在线阅读

    淅淅沥沥的雨落着,一位少年仰头望着阴云,风潇似乎感觉到了一些冷意,对着屋子里大喊道:“老头,你大爷给冻的瑟瑟发抖,快把我接进去,等会冻死了没你好果子吃。”​祁颜眼睛微眯,开口道:“今天学不会什么叫压抑自己的心情,学不会什么叫礼仪,你就冻死在这里吧,就这还想修行,你配吗?”风潇顿时急了眼,对着屋子破口

  • [综]审神者是个毛绒控之疼痛在我身上蔓延(10)

    “孩子,过来给哀家看看。”太后对我招了招手。因为有了宫殿门口的事,担心这个冰山男会不会在太后的面前又搞些什么动作,所以只好用着眼神询问着他,等到看到了他不情不愿的点了一下头,我才走到了太后的身边。太后对于我们刚刚的那一系列动作也当做是没看见,就是使劲的摸着我的脸,笑呵呵的说:“孩子,你叫烟儿是吗?”

  • [综]我不想当万人迷第二章在线阅读

    行人的慌乱引起了李杰的注意,迎着众人跑的方向看去,一个标准的纨绔子弟扭了过来。手里拎着把扇子,歪着肩膀横着走,往脸上看去“我嘞个去!”黑,真他妈的脸黑。小黑子走过李杰身边又退了回来“小白脸子,见了小爷为啥不跑“,“我为什么要跑?”李杰问道,“因为我是小霸王,所以你必须跑”。李杰乐了,小黑子ting有

  • 网游之锋芒第五章

    开完晨会,接下来就轮到各部门做准备工作。秦琅临时被大堂经理叫住跑了个腿,到餐饮部找他们的经理签字。秦琅一路问着摸到了经理办公室门口,一敲门却没人。“经理不在,你有事可以找经理助理,在餐厅那边,姓崔,你问问就知道了。”路过的姑娘好心提醒他。秦琅到了餐厅成功找到姓崔的助理,一看却是刚分开还没多久的崔常欢

  • 齐神夫人身份之谜[综]第四章在线阅读

    午后的风轻轻的吹过,带着些暖意与花香。花圃中央放着一张榻,榻上躺着一人,那人墨发红衣,几乎与周围的花隐在了一起。忽的,一朵娇艳的牡丹随风轻摇,探到了软榻的前方,一片轻柔的花瓣轻颤着触到了榻上人的鼻尖。花香扑鼻而来,榻上的人微微动了一下,随即睁开了眼。待看清唤醒自己的竟是它,东方不败伸手抚上花瓣,凤眸

  • 武圣人第四章在线阅读

    “不用发顶刊吧?”顾行一愣了一下,下一秒还是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嬉笑模样。“想什么呢?”楼见岳也笑了,点点他的额头,“你要发个AnnalsMath,JAMS,现在立马毕业,还转什么专业?e类,d类论文就可以,主要还是体现你在数学学科的天赋,顺便训练一下论文写作技巧。”顾行一夸张地拍拍胸脯,一副劫后余生

  • 《联姻》美风蓝(一)

    相遇即是缘。现实主义者的鹤田雪日并不相信所谓的神明,却在遇到那个少年时,不得不承认——或许这世上,真的有“缘”这种东西。那时正是樱花烂漫的时节,粉嫩的娇羞樱花飘飘洒洒,远离市中心的别墅顶楼的楼道中,清悦的少女嗓音缓缓拂过,像是春风温柔地喃喃细语:“Iloveeverythingaboutyou,(我

  • 人仙道祖之第四章

    等到新生们又饿又累的当口,一对训练有素的士兵穿着迷彩服排成一列从大楼一侧快速跑来,每个系前面都停站着一个人,双手后背,如鹰般的目光直直盯视着眼前的学生们,大伙不由自主地站直身子,面面相觑闹不清现在是什么情况。最后一个教官站好,每个人都拿起了手上的呼哨吹响,长长一声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后气沉丹田开始训导开

  • 只有神知道的话在线阅读第6章

    “啊!”突的一声,她的骂声被迫停止。只见吐出唾沫星子的大嘴巴里,被一滚圆的小球正中堵住!紧接着,双腿哒的一下,也不知道怎么的,一下就跪坐在地!如同从之惠一样,乔如月愣莫名的停在原地,下意识的朝刚才小球飞击的方向看去。窗外那颗枣树凛然屹立,四下除了那只啃咬骨头的小黑猫,空无其它。.......奇怪,哪

  • 净神之又是100万(9)

    经过三天的训练,洛杨身体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就是身上的痛慢慢的消失了。而且,感觉自己身上充满了力气似的。叶桐并没教他传统武术,而是教他一些近身格斗传统散打。看似粗暴,却特别的实用。下午,叶桐刚走,阮婉儿就来了,她是来取最后一批黑莓2048的。“洛杨,谢谢你的黑莓。有时间么?今晚请你吃饭?”坐在车上,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