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当局者上尊也!之离别

作者:北落酱 来源:晋江文学城

引子:

“采臣,你有什么梦吗”聂小倩坐在一边,看着眼前这个呆头书生。

宁采臣望了一下外面的天空,是一轮明日;“要说有梦,多么希望能让你自由行走在阳光下,不怕一切”。

两人坐在若兰寺一角,前面的木匾挡住了外面的阳光,此时幽影中反而是一点点温馨。

“是吗……”小倩轻灵笑了一下,好像自己…确实很久不知道何为明日了,只是…这有可能吗?

“是的,只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有这个能力,大胡子想来他也不会”。

“呵、哈…”又是轻灵一笑,白色纱绸飘动。

宁采臣望的出奇,小倩,是不是希望有一天,能像自己一样,脚踏着充实的感觉……行走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正文:

他还记得,那苍白的脸庞,沥沥泪青,不尽的言语,无尽的悲哀,永远也说不完,时间停止在这一刻,凌晨的朝阳,浑黄而刺目的阳光,毫不留情的透光窗户。

他不能回头,但他希望能看到她最后一面,破门上松动的木板不允许,因为他要用面庞去支撑木板,不让刺阳透入,时间不单停止在这一刻,又在毫不起眼的刹那,低过了万载。

“采臣...我老实跟你说...其实我是...鬼...不是人,不,你不可以这样说...我也不允许你这样说...如果你是鬼,那我连鬼都不如...”。

天人一方的命运,命不能已天争,苍茫述说着这个永别的天空,或者有一朝还会见面,不,小倩已经走了,已经不可能了,我真是傻,想到这里宁采臣心灰意冷,光霞沉陷在这种伤痛之中,变得昏昏无力,不再枯木上滋滋作响。

“你是为了救我才赶回来的,走...你走...像你这种穷小子,我看你是看上我们家的钱了...像你这种人我见多了...我不会看上你的...给我走...走...”

看着格外清冷的早晨,露霜化去,汇聚成一滴滴水露,流淌在绿条上,心中丝丝的沉着,天空中的落叶不尽的从空中落下,枯黄无力,随风凌乱,从生长到死亡,对于一片叶子来说,一岁一枯,就是一生。

“把小倩的骨灰入土为乡把,好让小倩地下瞑目,书生你也不要想太多”燕赤霞一旁看着,在满天落叶的季节,更是惆怅,清晨格外的寒冷,有点刺骨,就像此时此刻的心情。

“大胡子,你知道鬼死后去那里吗?”宁采臣不自主的问了下。“人死自然轮回,鬼死嘛就是人说的魂挥魄散了吧,应该是这个样子,你还是慢慢忘记吧”燕赤霞也认真想了想的说道,一脸思考,宁采臣看了一眼墓碑,墓碑上透发清冷之气,道“那我再也见不到小倩了”语气带点忧伤,是秋季的落意,而不是成熟的欢喜。

“死者为大,书生你还是回到现实吧,不过刚刚似乎有点奇怪”燕赤霞摸着大胡子回想着刚才的场景。

“奇怪,奇怪又怎么样,小倩都死了,是,是很奇怪我怎么遇到小倩,天意弄人,天意弄人啊,不过一切都迟了”宁采臣嘴里说着,一向沉默的他此时十分激动,无力的挣扎。看着墓地,碑上的字迹,手中发力抓紧了墓碑,用一生去数尽悲哀,或许这个结局是冥冥中的定义。

“这副画,你要永远留在身边,看到画...就像看到我一样...”。

只见墓碑上写着“爱妻聂小倩之墓”七个大字,字迹有力,沟点浑然,嘴里好像又好似说着,我会一直在你的梦里的。

“你打算去哪里”燕赤霞打碎了宁采臣脑海中的幻想。

宁采臣惶然想了下,小倩……最亲的人,想到了那个婆娑的背影,“家中母亲还有病在身,我还是先回到家里,在身边照顾家母把”,宁采臣有点回到现实,惶然之间,想到了母亲,一个相依为命的人。

看着书生那个落魄样子,燕赤霞有点于心不忍,这个世界的痴男怨女啊,燕赤霞感觉自己在这个气氛里终于有点派上用场,行走江湖,还会点雕虫小计,曾经和江湖神医扁中同行过,还略懂皮毛。

咳、咳“区区一点小病,我燕赤霞可不再话下,在说现在外面骗人的郎中多的是,先和我回若兰寺,这几天我给你采点药草”燕赤霞恢复他随意的性格,也想把宁采臣从忧伤之中拉出来。

“真看不出,大胡子粗手粗脚的还有这本事”宁采臣也没想到燕赤霞还会这一手。“也好,等你采到药,回家给母亲治治多年的病,也许会很快的好起来”,沉默了许久,望着窗外,随风落叶,或许这也是能让宁采臣唯一起性的事情了。

燕赤霞听到就不对劲了“什么我粗手粗脚,打黑山老妖的时候你还不是躲在后面,也不知道谁手脚老是在哪里抖啊抖”

“大胡子,这粗手粗脚是说你功夫好,别无其意,别无其意”宁采臣想了很久说着。燕赤霞“呸”

看着小倩的墓在视线中慢慢消失,满天的枯叶还在,*露出秃秃的树干,没有鸦雀停留,心中感到失落,或许,那是我们的归宿吧。

寸寸青丝愁华年,那画中的一页出现在宁采臣的脑海,好像就是刚才发生过的,良后,只能哀叹一声,幽幽芳芳。

“我想把这幅画送给你...这幅画是一年...我爹请人帮我画的……这几天是…俞兰...我...才有时间在市集找回来...画里面就是我...看到画...就像…看到…我…一样……”。

小倩的墓地停留在那里……

告别小倩的墓后,万般失意,恨这生不逢时,做鬼比做人还要惨,万条愁苦留起的青丝...宁采臣和燕赤霞一路快马赶回兰若寺,兰若寺还是那个样子,外面草藤缠绕,枯木四处,杂草丛生,只有可以从大门的匾牌上可以看到兰若寺三个字。

“书生,我们休息下,这几天累死了又是树妖,又闯地府,又黑山老妖,遇到你,我的半条命都交代进去了”燕赤霞随便找了处稻草地方就躺下了,手垫着脑后,说着还挠着痒痒。

宁采臣双眼无神,还想着小倩的事情。

“书生,人生就是这个样子,谁没有失败的时候,想我师傅当年也说我天资聪慧,从小教我最好的道法,可是你猜我最后怎么了呢”燕赤霞想着好久前的事情。

“难怪你那么厉害”宁采臣头一次听说燕赤霞的故事,“我也是骄傲不已,不过长大后,说我什么道心不齐,还是世俗之人,世俗之人啊”说道这里燕赤霞也流露出失落。

“我一生浑浑噩噩,不知所终,人也好,妖也好,都欺负我势单力薄,兰若寺一呆就是十年,十年苍苍,可怜了白发生,我好似在找我人生中到底该做什么,曾经我想过,我要用我的道法,除尽天下妖魔,不过后来我才发现我是个井底之蛙,世界之大,不是我能测透,生命奇妙,众生轮回,万事互相效力,都是沉迷在世界中”燕赤霞眼中也闪过迷茫。

“众生之妙,生命之伟,我区区一介书生,只读过寥寥诗书,见识还没你广,这些又何必和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说呢,就连小倩也…”。

“我走过中原五山,巍峨丰碑,万里迢迢去过西域,万里长河,科莫多姿,不过那都是年轻意气风发,现在也是碌碌无为,就像快进入风烛残年的老人的前景,有时候真的感觉好笑”燕赤霞露出叹息的笑容。

太阳西下,月儿弯弯,小河东去,无声的述说着岁月。

凉风阵阵,幽静的兰若寺只有虫鸣鸟叫声,带着淡淡苍凉,丝丝不绝的回响着,又好像是远方大山的回音,彻底响亮着荒山野岭,给生命添多一份色彩。

“你是要说,人不是看见识吗”宁采臣想着其中的意思。

“应该是吧,我看你也是至情至义之人,所以我燕赤霞才帮你,我自认我浑浑噩噩,不过我燕赤霞做事还是对得起天地良心,不过,不过还是…”说着燕赤霞眼中出现小倩消失时候的寂静,空气中似乎有什么连接着书生和小倩,丝丝不履,让人不自觉心痛,沉着,似乎时间都停留在这一瞬间,又好像过了千万年了。

这个是世界痴男怨女总是那么搜刮人眼泪的,燕赤霞深有体会。

“或许是吧,大胡子,你以后还准备在兰若寺吗”宁采臣主动问着。

“应该是吧,留在这里,总比在外面的世界好,世人的纷争,我都不想理会,我也老了,走不动了”燕赤霞打趣道。

“你要是走不动,那我这儿书生不是连爬到爬不动了,我看你和黑山老妖打的时候,还很神勇,总比我强,连自己心爱的人,都保护不了”宁采臣说道。

说着说着,好像英勇无比的燕赤霞和黑山老妖打斗的场景出现了。

“想当年我也是英姿潇洒,不差他人啊,回首幕幕,已是烟硝云散,人生没什么可以回忆的,不过都是些劳苦罢了”燕赤霞目中尽是无奈。

枯黄的稻草随着燕赤霞的翻转发出沙沙的声音,好像述说着那过去的故事,沧桑又平淡。

“我不知道这天还有神,这地还有鬼,述尽都不能看透,还有什么可以追忆”手握着眼前的画,美女洗头,画像中的女子是那么的明丽动人,只是手中握的更紧了。

突然,燕赤霞一个鱼跃龙门,展身跳起,“书生,小心有人”好像这几天的事情给燕赤霞神经敏感了数倍。宁采臣也知道燕赤霞的厉害,马上起开跑到燕赤霞后面。

“大胡子,这里除了你我外,好像没什么东西了吧”本来想说人的,不过还是改口成“东西”这个天,宁采臣的大脑见识,可超过了他十几年的人生观。两个人极其敏感,两天以来发生的事情太多了。

只见燕赤霞大喊一声“破”。咋然,空中就出现一只纸鹤。燕赤霞双眼一发神,手指快速向剑端画几个符号,顺手的砍了下去。

“嗤、嗤”转眼纸鹤变成了粉末了,散莫在空中。

确认周围没有其他东西后,燕赤霞才和书生说“就一纸鹤,没有其他东西”,宁采臣也被这一吓场白给出了身冷汗。“大胡子,真没了吧”宁采臣看着四周说道。

“真没了”说完舒了口气,“不过这纸鹤,谁在这里施的法,那么无聊,有种出来大战三天三夜,我燕赤霞才不会怕你”说完还向空中斩了几下,脸上充满迷惑。

无声无息,没有声音回应,惊吓后的安静,过于平常,只有急促的呼吸声。

“真奇怪”宁采臣也叨咕了句,两人这才放下心来,最后两人还是躺在稻草上,静静思考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书生,你说说这纸鹤,哪来的”燕赤霞随便问了下。

宁采臣憋了一下“是不是……小倩变成纸鹤来找我的”。

“哈哈,小妖变成纸鹤来找书生,有点看头”手指抚摸着下巴,一脸有意思劲。

“可惜了没有酒了,有酒,我们就能高喝一杯了,正所谓,酒杯穿肠肚,一潭下去,明天的事情就明天想了”燕赤霞还带点向往,“对啊,真希望有酒,有酒什么事情都过去了”宁采臣也被燕赤霞带动了,想到酒这种东西。

一阵风吹过兰若寺的窗户,夏日的清凉加增了两个人的睡意,加上虫鸣声,更添加了几分睡意,心神更是疲惫,两个心中都有放不下事情的人不由得睡下去了。

半梦半睡之间,宁采臣想到了那燕赤霞说的世俗之人,那是不是非世俗之人就可以与世长存,那小倩是不是永远能活在自己的心中,宁采臣有点迷糊,这个世界慢慢模糊成一团,唯有手上抓住那副美女洗头图,看到…这…图……就像看到...我了……

给读者的话:

新书求收藏求支持书友群号89195356欢迎加入

群号是89195356

欢迎加入

延伸阅读

漫威:校长是超人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gianya.cn/yvkw.shtml
时值初秋,夜里的一场大雨过后,云曦宫中的丹桂被打落了一地,湿润的空气中也弥漫着丝丝桂

山海小饭馆之中计  http://www.gianya.cn/g5a1.shtml
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其中以曹林带领的御林军为主。萧敬云外放的情绪很暴躁,仿佛这会谁敢不

犬夜叉之夜酆都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gianya.cn/xt8p.shtml
花晓晓笑着在心中说到:“小七不用担心姐姐,姐姐看的见的。倒是小七,还有什么想看的地方

普洱之恋之第四章(4)  http://www.gianya.cn/b20i.shtml
简苜他们回来的时候,林轩他们还没回教室。江芝发现后面没人,忍不住担心地说:“该不会高

都市:我有三个妖怪姐姐分别  http://www.gianya.cn/6j8f.shtml
几人欢快的在谷中相处几天,许儒见惯了金碧辉煌的宫殿与气度不凡的府邸,突然一下子来到了

群星之心之诸界守护者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gianya.cn/u0f1.shtml
“落希!落希,你怎么样?有受伤吗?让我看看?”陆子规抓着他的肩膀紧张的询问着,眼神中

康熙朝之亡者永恒之财眼  http://www.gianya.cn/a6ef.shtml
看着陷入黑屏的直播间,江城轻轻的笑了起来。曾经高不可攀的人物被自己踩在脚下,这样的感

风云之剑动武林之她的生日(1)  http://www.gianya.cn/6rn6.shtml
一间还算干净的洗手间里,没有开灯,透过底下的门缝钻进来的光线隐约可见,里面是一个女孩

黑色树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gianya.cn/yswj.shtml
十多分钟后。辛巴克的二楼。现在的辛巴克二楼内,人并不多。林泽一上楼,就看到了西装革履

春日宴建立另一个圣地?  http://www.gianya.cn/pixi.shtml
烟雾没了,风龙殿主飞回了火狄的身边,但是一切已经晚了。火狄跪在地上,他的右臂,已经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开局获得先天圣体道胎第六章在线阅读

    他怎么在这里?苏苏诧然。他的目光在她身上逡巡着,最后了转移开。苏苏瑟缩着肩骨。刚刚他看她的目光宛如冰凉的蛇在她皮肤上游离。她无意识地掂高暖水袋护在胸前,两三步绕过去去了化妆间。她脱下暖和的外衣,穿戏服之前在后背前腰上贴了暖宝宝,然后才出了化妆间。离下一场戏大约还有十分钟。苏苏搬出塑料小凳,蜷在凳子上

  • 妖使徒面试官竟然是他

    “爸爸,妈妈,不要走,不要丢下糖糖……求求你们……啊!”安若梦“腾”的坐起身来,双手抱头,努力压抑在眼圈打转的泪水,痛苦的低声**。爸爸妈妈出事已经过去那么久了,自己还是会不经意的梦见他们,梦境里一切都那么真实,仿佛下一刻妈妈就会伸出手温柔的抚摸自己的头发,然后却在前一秒消失不见了。尽管过去了这么多

  • 沈医生为何那样在线阅读第6节

    夜晚的医院寂静的可怕,大多数病人已经进入了梦乡。一股清新的暖风迎面吹来,伴随着淡淡的酒精气味。突然,一阵急促地喘气声从侧面传来,一个差不多只有五六岁的小女孩迅速地从我面前窜了过去。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已经停在我前面两米处回头直直地看着我。我面部僵硬的愣在原地与她对望,心里猜测:这丫头是在看我吗?小女

  • 我真的是个好人在线阅读第5节

    邱意等到他背完了才反应过来,愣愣地看着这个从天而降的少年。他穿着一身粗布衣裳,肤色有些黑,眉眼英气,眼神有力,却真真正正是个从来没有见过的人。“这里是云王府的私学,你是什么人敢随意进来?”邱意站起来,觉得他有些无礼。少年脸上却是不情愿的表情,甚至有些嫌弃,“你以为我想进来?要不是你吵到我睡觉了,我才

  • 别人泡妞我养妖在线阅读第6章

    檀香熄,“该醒了,慕白。你的拾魂之旅已开始,可以去找了。记住你可以想不起你与她的记忆但是你必须护着她,爱着她,直到她变为魂石为止……语末。”离荷与之耳语,希望他能知道代价为何物。“呵!破石块有什么好找的。”慕白一脸不屑,仿佛在他眼里那个女人压根就不值一提,即使那女子不是他的仇人,他也不稀罕一样。“那

  • [家教弗兰bg]做鬼也风流在线阅读第九节

    而在驾驶舱的舱门变为碎片后,在离王伟大概有700多米远的地方,一架浅绿色的人形IN慢慢从空气中浮现出来,而在这架人形IN的手中,还持着一把黑色的狙击步枪。“靠?你还想来?”在发现第一发没有击中目标后,编号为0050侦察兵立即拉动了狙击步枪的枪栓,将一枚冒着青烟的弹壳从枪管里退了出来,然后再次合上了枪

  • 影视世界之惩罚系统别墅里的淹死鬼

    售楼小姐姐走后,孟浪一个人走上了第二层。太阳早就落山了,这里是拉着窗帘,更黑。刚才小姐姐送孟浪上来看房子时,故意慢悠悠地拖到天黑。孤男寡女天黑的别墅里,嘿嘿嘿…没想到孟浪居然不上钩。一个人在别墅里,阴森的感觉更加明显了。打开墙上的开关,吊顶的灯亮起来,可是本该灯火通明的房间居然很昏暗。一阵风刮起来,

  • 狐妖:我乃剑仙李白在线阅读第4节

    一堂死寂的课悄悄的过去了。但是老班仍然留在教室,目光阴沉地盯着门口。她在等轻尘和清水。“老师,那……”班长站起来,弱弱地问老班,“待会就是英语课了……”“嗯。别上了。”老班扶了扶眼镜,冷漠的目光扫过了全班紧张的面庞,“谁有问题?”全班的头都低着,没有哪一个敢抬头看老班。“我!”风澈蹭地一下就站了起来

  • 灵魂暗语在线阅读第六节

    二人聊了近一个时辰,林小巧便要起身告辞了,他今日还要返回市区,陈凡给她摘了几个番茄和黃瓜,还有一个大西瓜送给她,她也很喜欢。“哎呀!”林小巧原本还想自己拿的,但刚一接触,就差点被这数十斤的东西摔倒,陈凡眼疾手快,身形一闪直接将林小巧抱住,总算是没有摔下。而二人这个姿势此刻看上去则就显得有些暧昧了,四

  • 魔之链鬼手在线阅读第2节

    “你。。”方琳冰不想跟这么幼稚的人继续聊下去,她怕会影响自己的智商,转而朝方闽山问道:“董事长,您找我有什么事,没事我先下去了,我还有一堆文件要处理。”“公司的事不着急,让底下人去做就好。”方闽山罢手道:“林药初来乍到,我们请他吃个饭,给他接风洗尘。”“不了,您去就可以了,我还有事。”接风洗尘?他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