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末日:宅家就变强在线阅读第七节

作者:贝尔法斯特 来源:飞卢小说网

江湖上往往存在一种特别奇怪的现象,两个陌生人,因为一句话因为一个动作或是因为一件事,就成为了永远的朋友,还是那种可以赴汤蹈火的兄弟,这也许就是江湖兄弟吧。

符远听贺影儿说方泽在欧阳世家碧落山庄有难,虽然不相信方泽会在碧落山庄有什么危险,但是知道肯定有其他事情。不论方泽有没有危险,总是要去碧落山庄与他相会的。

符远冷空和贺影儿三个人向欧阳世家碧落山庄而来,一路上听到的都是关于七星崖独孤剑和独孤世家的事情。

符远知道四大世家有什么变动,都会牵扯到整个武林,独孤世家的事情让符远实在不敢相信。

原来独孤剑在静佛檀遇到符远和冷空,自知不能达到自己此行的目的,自然就离开了静佛檀。

独孤剑回到七星崖,有一个人却在等着他,正是他的父亲独孤一孤。

看到独孤一孤那一刻,独孤剑双眼中是冷漠的。

当初独孤世家老家主独孤鸿确定下一任家主的时候,本来没有悬念会选择独孤世家第一高手的独孤景明,那也算是众望所归,谁也不会有任何疑问。

可是没等独孤鸿宣布下一任家主的人选的时候,独孤景明竟然莫名其妙的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野当中,再也没有了消息。

独孤景明的神秘失踪,虽然也曾轰动整个独孤世家,但是任何事情也不能阻止独孤世家选择下一代家主。

摆在独孤鸿面前的是两个人选,也是当时仅次于独孤景明的人物,一个是独孤一独,一个是独孤一孤,都是独孤鸿的儿子。

最终独孤鸿选择了独孤一独作为独孤世家下一任家主,而独孤一孤则成为了独孤世家最年轻的长老。

不久之后,老家主独孤鸿病逝了。

老家主独孤鸿一死,独孤一独成为了独孤世家的新家主。

那个时候各派武林人物都来向独孤一独道喜庆贺,可是有一件事却让新任家主独孤一独很尴尬。

独孤世家最年轻的长老独孤一孤,就在独孤一独继任家主这一天做出了一个决定,毅然离开了独孤世家,不知所踪,在独孤世家只留下了自己的儿子独孤剑。江湖上传言是独孤一独容不下独孤一孤,独孤一孤被迫离开,不然怎么会把自己的儿子独孤剑留在独孤世家情义山庄。独孤一孤自从离开情义山庄再也没有了消息,江湖上众说纷纭,有人说独孤一孤已经被独孤一独杀死了。

独孤剑虽然是独孤世家嫡系子孙,新家主独孤一独的亲侄儿。独孤一独想要消除江湖上的传言,对自己的侄儿独孤剑亲如自己的儿子,就是如此独孤剑依然在独孤世家被排挤,被冷落。

虽然说独孤剑在独孤世家年轻人当中也是佼佼者,不过在独孤世家所有的风光都属于一个人,那就是独孤羽。

独孤羽是独孤世家年轻人中的第一高手,江湖上二凤九龙中的人物。人们都在阿谀奉承第一高手,谁又去管过第二高手的独孤剑,尽管他是第二高手,何况他还是独孤一孤的儿子。

独孤剑也离开了独孤世家,只带走了自己随身的一把铁剑,从离开的那一刻独孤剑就对独孤世家是冷漠的,甚至心中都是恨。独孤世家虽然大本营在情义山庄,但是独孤剑认为独孤世家对自己这个独孤世家的嫡系子孙却没有一点点情义可言。

独孤剑流浪江湖,四处奔波,老天终于眷顾到了他,无意中他得到了玄音霸剑的剑谱。

那个时候,独孤剑认为是自己的时运到了,就连七星崖的大哥高闪都来找自己,希望可以一起创一番宏图霸业。

独孤剑自然答应了高闪,在七星崖的日子,作为七星崖的二当家,他一直针对的是武林四大世家,尤其是独孤世家。

独孤世家更是知道七星崖二当家竟然是独孤剑,独孤一独更是把这件事作为奇耻大辱,独孤世家的子弟怎么可以是七星崖的二当家,怎么可以与四大世家作对,因此独孤世家把独孤剑作为仇敌。

在独孤剑心中,独孤世家已经和自己毫无瓜葛,亲情在独孤剑离开情义山庄那一刻就已经没有了。但是独孤剑万万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的父亲独孤一孤会出现在七星崖,站在自己的面前。

独孤剑看着独孤一孤,满脸的冷漠,道:“你来干什么?”

独孤一孤道:“剑儿,我听说你在七星崖,满心记挂着你,想来看看你。”

独孤剑冷哼一声道:“记挂着我?如果你记挂着我,当年你就不会突然离开独孤世家,你知道你离开独孤世家,我在独孤世家是怎么过得吗?”

独孤一孤道:“剑儿,无论你当时受了多大的委屈,我都会让他们加倍奉还。”

独孤剑道:“你要怎么让他们加倍奉还?”

独孤一孤道:“我要成为独孤世家的家主,我要杀了独孤一独。”

独孤剑哈哈大笑,道:“成为独孤世家的家主?杀了独孤一独?你是在和我说笑话吗?”

独孤一孤道:“我想借七星崖的势力,助我夺回独孤世家家主之位。”

独孤剑道:“你凭什么借七星崖的人马来完成你的事情?”

独孤一孤道:“因为你是我的儿子,也想在独孤世家的人面前证明自己的实力。”

独孤一孤无疑是了解独孤剑的,独孤剑缓缓的道:“你想怎么做?”

独孤一孤道:“突袭独孤世家。”

独孤剑道:“你有把握?”

独孤一孤微微一笑,道:“有没有把握总要去*一把,我相信我的儿子也是个*徒。”

独孤剑冷冷的道:“对独孤一独怎么处置?”

独孤一孤在迟疑,刚才说要杀了独孤一独,可是现在怎么也说不出口。独孤一孤缓缓的道:“他毕竟是我的兄弟,你的叔父,独孤世家地广人稀,总有一间安静的院落能让他居住。”

独孤剑道:“如果我们真的成功了,其他三大世家对我们不利怎么办?”

独孤一孤冷冷的道:“我们独孤世家的事情,他们管什么闲事。他们如果敢插手独孤世家内部的事,我自然有办法对付他们。”

独孤剑道:“我答应你,不过我要和七星崖其他弟兄们商量。”

独孤一孤哈哈笑道:“我静候佳音。”

看着独孤剑离去的背影,独孤一孤莫名的悲伤,多年后再见自己的儿子,竟然少了父子的亲情,多了许多利益与欲望。独孤一孤相信只要自己成为独孤世家的家主,儿子独孤剑一定会和七星崖脱离关系,陪伴在自己的身边。

独孤剑来见高闪,高闪平常都待在七星楼,就连独孤剑都没有踏入过七星楼,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的。

想要见到高闪,只能通过高闪身边的一个老仆人高易通报。虽然高闪和这几位当家都亲如兄弟,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七星楼却成为了所有人的禁地。

独孤剑见到高闪,看样子高闪心情不错。高闪笑着道:“二弟,这次静佛檀之行可还顺利?”

独孤剑道:“在静佛檀我遇到了符远和冷空。”

高闪却一点也不惊讶,道:“我知道方泽出现在了碧落山庄,一有他的消息符远冷空这些人当然都会出现。面对他们你能全身而退,看到你安然无恙我就很高兴了。”

独孤剑道:“这次我来找大哥,却不是为了方泽这些人,而是为了独孤世家。”

高闪道:“独孤世家怎么了?”

独孤剑道:“独孤一孤来到了七星崖,他想让我帮他夺回独孤世家家主之位。”

高闪道:“当年他弃你而去,让你倍受冷落,总是有原因的吧。现在既然回来的,总归是你的父亲,你接下来怎么打算?”

独孤剑咬牙切齿的道:“我也放不下独孤世家当年对我的冷落,我要让他们知道当年那么对我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高闪道:“你既然已经决定了,七星崖的所有人都供你调遣。”

独孤剑道:“多谢大哥。”

有了高闪的点头同意,独孤剑开始马上行动。除了无眠许恨天江悔这些高手之外,独孤剑精心挑选了七星崖五十名精英,再加上独孤一孤身边的十数名高手,组成了一支可怕的队伍。

独孤世家,已经过了许久安逸的日子。

独孤世家家主独孤一独已经春风得意了十几年,他的生活是顺利的,没有走过任何一个弯路,在高手如林的独孤世家同辈子弟中,他不是最耀眼的那一个可是偏偏他是独孤世家的家主。

当独孤一独成为了独孤世家的家主,他好像做了一场梦。独孤一独心中高兴的时候又害怕这会是一场噩梦,噩梦的根源就是大哥独孤一孤。

但是很快这个噩梦也不存在了,大哥独孤一孤不知所踪,没有了一点消息。当时有许多人议论独孤一孤的失踪会不会和独孤一独有关,独孤一独也只是微笑不语,他觉得这种解释毫无意义。

有着这么一位安逸的家主,独孤世家也成为了四大世家当中最太平的世家,没有江湖人会来独孤世家找事,当然也很少有江湖人来独孤世家拉近关系。

安逸睡觉的独孤世家家主独孤一独就是被喊杀声惊醒的,他以为是幻觉,可是马上就验证了这是真的。

有人快速的敲打着独孤一独的房门,焦急的道:“家主,出事了。”

独孤一独听得出来这是大长老独孤春秋,于是放下心来,缓缓的道:“出了什么事?”

独孤春秋道:“有人夜袭独孤世家,杀了许多独孤世家的弟子。”

独孤一独豁然起身,披上了衣服,打开了房门,今天独孤一独行动异常快速,这还是头一回。

独孤一独道:“什么人敢对独孤世家动手?”

独孤春秋道:“带头的是独孤一孤大哥和独孤剑。”

独孤一独道:“什么?”

独孤一独彻底惊呆了,真的是好梦到头是噩梦吗?

独孤春秋叹息道:“家主,他们有备而来,我看还是去见见大哥吧,毕竟都是独孤世家的子弟,有什么话不能坐下来谈。”

独孤一独有些慌乱,道:“我不能去见他们,我如果去见独孤一孤和独孤剑,独孤剑会杀了我的。既然今天已经被独孤一孤得逞,我们现在只能离开,他日报仇。”

独孤春秋道:“我们离开独孤世家又能去哪?”

独孤一独道:“我已经想好了我们去司马世家,我和司马空是亲家,他必然收留我们。他日我们借用司马世家的势力,再振兴独孤世家。”

独孤一孤和独孤剑父子夜袭独孤世家,他们也没有想到会这么顺利,整个独孤世家转眼间就没有一个人反抗。

独孤世家许多人还是认识独孤一孤和独孤剑的,马上就从独孤世家子弟中走出一个人来,满脸笑容,对独孤一孤道:“独孤大哥,我们都是独孤世家的子弟,何必刀剑相见呢,从此以后您就是独孤世家的家主。”

独孤一孤一看认识正是同宗的兄弟独孤令,此刻对于独孤令的示好,独孤一孤当然不会拒绝。

有人带头,其他人纷纷响应,就这么顺利独孤一孤成为了独孤世家新的家主。

独孤剑冷眼看着这一切,世家子弟的丑恶嘴脸在独孤令身上全部显露了出来。

独孤一孤道:“独孤令,从今天起你就是独孤世家的大长老,你去邀请天下武林人物,我要举办新任家主的大典。”

独孤令更是喜形于色,道:“独孤令这就去办。”

独孤剑冷哼一声道:“独孤一独还没有找到,谁会承认你这个独孤世家的家主?”

独孤一孤此刻豪气干云,道:“这是我们情义山庄的事情,我看谁敢插手。”

独孤世家的事情很快传遍了江湖,四大世家之一的独孤世家竟然会和七星崖联手,无论让谁听到都会震惊。

自然这件事也正被赶往碧落山庄的冷空符远和贺影儿听到了,冷空道:“看来七星崖已经忍耐不了了,只可惜四大世家变成了三大世家。”

贺影儿冷笑道:“四大世家都是一些男盗女娼之辈,江湖上没了他们反而要太平许多。”

符远道:“影儿姑娘,见到方大哥还是少提四大世家的事。”

贺影儿道:“我怎么不能提,七星崖下我爹爹被他们所杀,我亲眼目睹。他们杀死了我爹,还要杀我灭口,难道这样也是正道所为?”

符远和冷空只能苦笑,他们也不知道当初七星崖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三个人已经进入了欧阳世家的势力范围,不过人们谈起来的却是前不久欧阳世家门下弟子欧阳琉春欧阳琉景被人所杀,震惊了整个欧阳世家,也震动了整个江湖。

符远道:“看来天下真的是不太平,有人要对四大世家动手了。”

冷空道:“我们尽快赶到碧落山庄,不知道大哥现在怎么样了?”

三个人更是打马扬鞭,快马疾驰在去往碧落山庄的大道上。

三个人正在大道上奔驰,只见道上有两个人正在打斗。

打斗的是两个女人,一个大概有四十多岁的样子,手中剑光芒闪耀。另外一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不过满脸冷漠,手中剑更是处处要致人于死命。

在她们旁边还有一个女人,衣服比较特别,如同身在桃花林一般,正在悠闲的看着。

比起她的悠闲,另外一边一个年轻人却没有那么淡定,看上去受了伤,手中紧紧抓着一把剑,怒目注视着两个女人交手。

符远和冷空本来都不是爱管闲事的人,可是看到那个年轻人却不得不出手了。因为这个年轻人正是孤晨轩七杀第七位欧阳世家弟子欧阳琉怀。

欧阳琉怀本来以为是敌人来了帮手,可是当看到符远冷空和贺影儿,马上满脸的喜悦。

符远冷空和贺影儿都下了马,符远来到欧阳琉怀面前道:“琉怀,怎么回事?”

欧阳琉怀顾不得叙兄弟情谊,对符远道:“二哥,不用管我,快去帮忙。”

欧阳琉怀话音落,符远已经出剑,一道光芒闪过,已经让两个交手的女人自动分开。

四十多岁的女人看到对方来了帮手,面前已经站着一个年轻人,正在盯着自己。

这个女人手中握着剑,道:“你是什么人?”

符远道:“孤晨轩七杀符远。”

符远的名字让面前的女人震惊,上下打量着符远,许久道:“你们到来的迅速,方泽出现在哪里你们这些跟班马上就到,我现在很想见一见方泽,看看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竟然有这样的魅力。”

符远道:“想要活着见到我大哥,那也得过了我手中的剑。”

女人笑着道:“孤晨轩七杀符远的名字对我太不陌生了,如果说对你好奇,我对你的剑更好奇。”

符远冷笑道:“那也让我知道你是谁,看有没有资格让我拔剑。”

女人道:“逍遥宗十二金仙莫静仪。”

符远冷笑道:“你的名字我听过,只不过听说你是竹林楼楼主司徒落芸的师妹。”

女人莫静仪冷笑道:“看来你知道我许多事?”

符远冷冷的道:“该知道的都知道。”

莫静仪道:“那我值不值你拔剑?”

符远道:“当然值得,只不过并不是因为你是莫静仪,而是因为你是逍遥宗十二金仙。”

莫静仪出剑,她要先发制人,出手稳准狠,剑尖直指符远的咽喉。

无论莫静仪出剑有多么快,但是在符远面前她还是慢了半分,就这半分就足可以要她的命。

莫静仪没有死,后面还有一个如同身在桃花林的女人救了她。

符远感觉到几道劲风向自己而来,同时漫天桃花飞舞,就要笼罩住符远。

符远低喝道:“桃花娘子。”

这个女人道:“果然好眼力,今天从符公子手中救人,多有得罪了。”

漫天飞舞的桃花没有伤到符远,符远也没有伤到莫静仪,桃花娘子带走了莫静仪,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唯一能说明刚刚发生了什么,也许只有地上的片片桃花。

欧阳琉怀忙对符远道:“二哥,你没事吧?”

符远道:“我没事。”

符远说着话转向了那个姑娘,微微一笑拱手道:“栖霞姑娘,今天多谢你出手救了琉怀。”

姑娘冷若冰霜,道:“方泽在哪?”

符远道:“碧落山庄。”

姑娘冷哼一声,道:“你见到方泽,问一问他还记不记得游霞宫叶玲珑。”

符远一脸茫然,这个姑娘已经走远了。

符远叹息一声,对欧阳琉怀道:“七弟,你怎么遇到了逍遥宗的十二金仙?”

欧阳琉怀叹息道:“前不久欧阳世家弟子欧阳琉春和欧阳琉景被人所杀,我是出来调查这件事的,竟然敢在欧阳世家的地方杀死欧阳世家的弟子,简直无法无天。”

贺影儿冷笑道:“我看他们也是活该,一个淫贼死了欧阳世家都这么兴师动众。”

欧阳琉怀道:“影儿姑娘,你是不是对欧阳世家有什么误会?”

贺影儿冷冷的道:“方大哥现在怎么样了?”

冷空忙道:“是啊,听影儿姑娘说大哥有危险,大哥现在在哪里?”

欧阳琉怀看了看贺影儿,现在彻底对这个姑娘无语了。

欧阳琉怀道:”大哥现在在碧落山庄断魂楼,何况大哥在碧落山庄能有什么危险。。”

符远道:“原来是这么回事,我们这个心呀总算放下了。”

四个人赶往碧落山庄,欧阳琉怀道:“现在四大世家接连出事,逍遥宗七星崖都蠢蠢欲动,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

符远道:“琉怀,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有大哥在,有我们兄弟在,一切都会解决的。”

欧阳琉怀道:“这也是现在我唯一高兴的事了。”

冷空道:“琉怀,我怎么感觉你不再是当年那个开朗的少年了?”

欧阳琉怀道:“三哥,人总会变得,也可以说我已经成长了。这几年我一直在担心你们,我就拼命练功,希望将来某一天我欧阳琉怀也可以保护兄弟们。”

符远道:“七弟,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到了欧阳世家碧落山庄,欧阳琉怀带着三个人来见欧阳情。

欧阳情见到符远和冷空还是很高兴的,听说欧阳琉怀遇险更是担心,看到贺影儿随行脸现惊讶,冷哼一声。

符远道:“伯母,我们今日来到碧落山庄是想见见我大哥方泽。”

欧阳情道:“现在你们恐怕见不到泽儿。”

贺影儿道:“为什么?”

欧阳情看了看贺影儿,冷冷的道:“就因为方泽是我儿子,在碧落山庄她的事情我当然要管。”

贺影儿怒道:“方大哥是你的儿子,你还把她困住,你是想要害他。”

欧阳情霍然起身,手掌一拍桌子,怒喝道:“泽儿拼命在七星崖救了你,难道就是让你来冲撞自己的母亲吗?”

符远忙喝道:“影儿姑娘,还不快给伯母道歉。”

贺影儿极不情愿,可是看到符远一双带着杀气的眼睛,只好道:“影儿错了。”

欧阳情冷哼道:“你怎么会错,你可是贺一刀的女儿。”

正在这个时候欧阳琉风走了进来,对欧阳情道:“姑母,七星崖方重和江辉来访。”

欧阳情道:“他们来干什么?”

欧阳琉风道:“不太清楚,只是要见姑母。”

欧阳情道:“让他们进来吧。”

欧阳琉风答应一声走了下去。

方重和江辉来访,到让符远松了口气,不然怎么收场,这个姑娘自己可管不了。

不大一会儿,欧阳琉风带着方重和江辉走了进来。

方重是七星崖的三当家,更是方泽的师兄,无论在七星崖还是在孤晨轩七杀面前总是有着一份份量。

方重忙见过欧阳情,道:“方重见过伯母。”

欧阳情道:“有什么事坐下说吧。”

方重看到符远和冷空有些惊讶,不过马上一一见过,这才坐下。

方重道:“伯母,这次我们来到碧落山庄,是想见一见我师弟方泽。”

欧阳情道:“现在谁也不能见泽儿,何况他也不能见你们。七年前七星崖下杀的你死我活,七年后又有什么说的。”

方重道:“既然现在方泽师弟不方便出来相见,那么让方泽师弟去七星崖也可以。”

欧阳情道:“方重,你可是泽儿的师兄,你安着什么心,还想害泽儿吗?”

方重道:“伯母,方重对天发誓,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有半点加害师弟的意思。”

欧阳情道:“那你让泽儿去七星崖是什么意思?”

方重道:“伯母,我知道四大世家对七星崖以仇敌对待,但是方重对欧阳世家没有任何敌意,对师弟更是如此。”

欧阳情道:“你们要是为这事来的,那就请回吧。你们有没有想过,七星崖的人来到碧落山庄,应该怎么脱身。”

方重道:“伯母是什么意思?”

欧阳情道:“你们来的容易,可是想走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方重道:“那您的意思是要留下我们?”

欧阳情道:“那就看欧阳世家众弟子的意思了。”

方重缓缓的道:“既然伯母这么说,本来我要见到师弟再说的,看来现在说也无妨。”

欧阳情道:“你有什么说的?”

方重道:“七年前师弟救走了我四弟贺一刀的女儿,今天我要带走我四弟的女儿,以防给碧落山庄添麻烦。”

欧阳情道:“你随时可以带走,省的在我眼前心烦。”

贺影儿道:“我不走,我就要陪在方大哥身边。”

江辉道:“真是胡闹,七星崖的子弟怎么能生活在四大世家,今天你必须走。”

欧阳情道:“送客,我可不希望再见到这个丫头。”

这时候外面一阵嘈杂之声,一个人道:“七星崖的人还不滚出来受死。”

方重道:“伯母,看来我们今天只能踏着欧阳世家弟子的尸体出去了。”

欧阳情道:“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符远忙道:“伯母……”

欧阳情打断了符远的话,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可是欧阳世家从来不欢迎七星崖的人,既然自己送上门来,那么只有一条路可走,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方重缓缓站起身,对符远冷空道:“二位兄弟,见到我师弟方泽,告诉他高闪大哥在七星崖等他。”

说罢,方重迈步走出了房间,后面江辉跟随,符远冷空贺影儿几个人也跟了出来,只见外面有三十四个欧阳世家的弟子。

在欧阳世家众弟子最前面是欧阳海和欧阳定,断魂公子欧阳琉云站在他们身边。

欧阳海道:“七星崖真是欺人太甚,敢来我欧阳世家挑衅,今日休想走出碧落山庄。”

方重冷冷的道:“那就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欧阳琉云道:“方重?”

方重道:“断魂公子?”

就这么简单的对话,方重出剑,地灵剑向欧阳琉云攻来,这一剑必然是最厉害的杀招。方重知道,面对像断魂公子这样的高手,必须要先发制人。

欧阳琉云满身都是杀气,面前的人是方泽的师兄,更加不能留有一点余力。

断魂楼三层,方泽坐在欧阳世家老家主欧阳胜面前。

欧阳胜缓缓的道:“这么多年欧阳世家的弟子都没有在断魂楼待上这么长时间,你是唯一一个。其实我也是*了一把,就看你能不能做到。”

方泽道:“我知道,您不可能无缘无故把欧阳世家断魂掌传给我,您是说对我母亲的补偿,也只是您的说辞。”

欧阳胜道:“当然,我是欧阳世家的主人,欧阳世家的得失我都要考虑。”

方泽道:“看来我现在已经没有退路,您让我做什么?”

欧阳胜道:“现在江湖风雨飘摇,四大世家也很动荡,我只是希望如果有一天欧阳世家有难,你能出手相助。”

方泽道:“欧阳世家有我亲近的人,如果真的有一天欧阳世家需要我,我一定会不遗余力的。”

欧阳胜道:“看来我没有看错人。还有一件事我想你一定感兴趣。”

方泽道:“什么事?”

欧阳胜道:“七星崖。”

方泽道:“七星崖对我毫无兴趣。”

欧阳胜道:“如果我说七星崖大当家高闪他是逍遥宗的人,你也不感兴趣?”

方泽惊讶道:“这怎么可能?”

欧阳胜道:“七年前七星崖一战,凭借四大世家的实力,七星崖有什么资格值得一拼。可是最终的结果呢?七星崖只不过死了一个贺一刀,而四大世家却损失惨重,你难道没有想一想原因吗?”

方泽苦笑道:“四大世家也只是扮猪吃老虎,独孤世家安逸为生,司马世家坐山观虎斗,欧阳世家和东方世家两家不和,更是自管一摊。一盘散沙,能有什么杀伤力?”

欧阳胜微微一笑,道:“你说的是实话,但是七星崖能够全身而退,主要的原因是逍遥宗插手其中。”

方泽道:“你怎么知道?”

欧阳胜缓缓的道:“因为我知道高闪的真名叫做高墨尘,他是逍遥宗十二金仙之首。”

方泽更加惊讶道:“这怎么可能?”

欧阳胜道:“你如果不相信,你离开碧落山庄,这个问题你自然可以调查明白。”

方泽道:“我自然会去查清楚。”

欧阳胜道:“你现在就可以离开断魂楼了,也许你现在出去正是时候。”

欧阳胜说着话,从身边取过一面铜牌,递给了方泽。

方泽道:“这是什么?”

欧阳胜道:“这是欧阳世家的断魂令,你知道它的作用。也许你踏出断魂楼,马上就能用到。”

方泽知道断魂令是什么,是可以号令欧阳世家弟子的令牌。

方泽道:“这是什么意思?”

欧阳胜道:“你可以使用一次断魂令,当然也要答应我去办一件事?”

方泽没有接断魂令,道:“我不需要,您也不要让我办什么事。”

欧阳胜微微笑道:“你先拿着,如果你用不着断魂令,你可以把断魂令交给你母亲,我让你办的事你也可以不去办。”

方泽接过了断魂令,道:“你让我办什么事?”

欧阳胜道:“你在断魂楼这段日子,四大世家出现了很多事。欧阳世家弟子欧阳琉春和欧阳琉景在碧落山庄外被人所杀,不论他们是什么样的人,但是他们是我欧阳世家的弟子,我就要找出凶手,给欧阳世家一个交代。我需要你答应我找出杀他们的凶手,并且杀掉。”

方泽脸现惊讶,不过像欧阳琉春那样的人作恶多端死不足惜,只可惜了欧阳琉景。方泽道:“他们怎么死的?”

欧阳胜道:“死在剑下,萧家鬼剑。”

方泽道:“我答应你。”

方泽虽然表面特别平静,可是内心已经有所波动,又是萧家鬼剑,难道和杀颜炎的是一个凶手,为了颜炎也要找出这个人来。

方泽带着顾惜明杜充潘信离开了断魂楼。

方泽决定见到母亲,首先把断魂令交给母亲,然后离开碧落山庄,离开孤晨轩已经有七年,也该回去看一看了。

方重大战欧阳琉云,虽然方重也是一流的高手,可是面对断魂公子总是欠缺了一些。

二十多个回合已过,断魂公子欧阳琉云一掌向方重打来,掌影无数,变幻多端,方重知道这是碧落山庄幻影掌。

方重想要快速结束这场战斗,毕竟这是欧阳世家的地方,时间拖久了对自己不利。

方重接了断魂公子这一掌,可是方重碰到欧阳琉云的手掌,只感觉虚虚实实,如同梦幻。

就在同时,欧阳琉云另外一掌已经打在了方重前胸,一声撞击的声音,方重身子飞了出去。

方重身子重重摔在地上,口沁鲜血。

欧阳琉云根本没有放过方重的意思,当所有人还没有反应的时候,欧阳琉云已经来到方重面前,抬手掌准备对方重再来一掌。

欧阳琉云这一掌没有打在方重的身上,身子却跃了出去,因为就在欧阳琉云准备出掌的时候,在欧阳琉云面前多了一个人,并且这个人拔剑出招,欧阳琉云被剑光逼退。

欧阳琉云身子向后划出去数十步才停下了身子,但是剑光依然割下了欧阳琉云一片衣角。

欧阳琉云愤怒之余,也有一些惊骇。

站在欧阳琉云面前的是剑王一脉的传人符远。

欧阳海怒喝道:“符远,今天你难道要帮七星崖的人?”

符远一脸冷漠,道:“我不知道什么七星崖,我只知道方重是我大哥方泽的师兄,今日谁敢动方重师兄一下,也要看看能不能挡住符远的铁剑。”

欧阳定道:“我儿琉景被杀,我看就是七星崖所为,今天我就要给他报仇。”

有两位长老说话,其他人更是吵闹成一片。

这时候一个声音道:“今天我要看看谁敢动我师兄方重和我孤晨轩的兄弟。”

声音虽然不大,不过每个人斗听得清清楚楚。

众人寻声音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四个人,正是方泽顾惜明杜充潘信。

方泽迈步来到前面,一时间欧阳世家的弟子鸦雀无声。

欧阳情皱皱眉头,道:“泽儿,这是欧阳世家和七星崖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

方泽道:“七星崖的事情别人也就罢了,但是他是我师兄,我总归要管的。”

欧阳情道:“你真的就要让我为难吗?”

方泽道:“今天我让谁都不会为难,你们看看这是什么?”

方泽说着,左手高高举起。

符远冷空这些人不认识是什么,可是欧阳世家的弟子可认识,这是老家主欧阳胜的断魂令。

见令如见人,欧阳世家弟子都纷纷拜倒。

欧阳情也很诧异,道:“泽儿,你怎么会拿着断魂令?”

方泽道:“今天我拿出断魂令,只希望今日你们能让他们离开碧落山庄。我已经答应了欧阳前辈,一定找出杀害欧阳琉景和欧阳琉春的凶手,我亲自杀死凶手。”

贺影儿道:“方大哥,像欧阳琉春那样的人你何必给他报仇?”

方泽喝道:“你闭嘴。”

欧阳海和欧阳定互相看看,忙道:“既然方贤侄拿着断魂令而来,我们自然不会难为他们。”

有了断魂令的出现,欧阳世家弟子纷纷散去。

方泽来到师兄方重面前,方重苦笑道:“师弟,没想到我们再见我却这么狼狈。”

方泽道:“是方泽来晚了,才让师兄受了重创。”

方重道:“这怎么能怪你呢。”

方泽道:“师兄,你们赶快离开碧落山庄,回七星崖吧。”

方重道:“有一件事我还要问过师弟。”

方泽道:“什么事?”

方重道:“高闪大哥想要让影儿去七星崖,只怕你不同意。”

方泽道:“影儿一个姑娘跟着我奔波,的确不妥,就让他跟着师兄回七星崖吧。”

贺影儿虽然不愿意离开方泽,但是方泽说出去的话也从来不会更改。

方重走了,贺影儿也跟着走了,方泽觉得也是自己该离开碧落山庄的时候了。

延伸阅读

镭豹360全智能洗车机加盟  http://www.a-m-s-s.com/sqg6.shtml
杭州镭速公司成立于2014年7月4日,2014年10月18日产品正式上市,2015年

欧米格加盟  http://www.a-m-s-s.com/di78.shtml
欧米格书桌是折叠桌椅子、折叠餐桌、折叠圆桌、折叠凳子、胶带、折叠长桌、折叠方桌、折叠

金森加盟  http://www.a-m-s-s.com/avxd.shtml
金森楼梯依托强大的自主研发能力,出众的精密设备和出众的科技优势,在创意设计、选材、制

起美加盟  http://www.a-m-s-s.com/n6vr.shtml
起美手机壳总部创立于2004年,是一家集开发、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企业。生产设

清华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a-m-s-s.com/6w0i.shtml
清华少儿英语培训项目(清华少儿英语)是(北京数字博识科技有限公司)为中国3-16岁少

和平友谊货运加盟  http://www.a-m-s-s.com/scfu.shtml
深圳市和平友谊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于2002年成立,公司位于深圳市宝安国际机场,交通便利

鼎杰加盟  http://www.a-m-s-s.com/y331.shtml
鼎杰汽车坐垫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美源来加盟  http://www.a-m-s-s.com/nxz0.shtml
美源来陶瓷拥有出众的辊道窑炉生产设备,强大的设计能力,依托宜兴深厚的文化底蕴,新造型

蓝博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a-m-s-s.com/65ru.shtml
蓝博皮具养护加盟蓝博皮具养护从创业到今天,始终如一的坚持开拓中国皮革护理专业市场,风

民语加盟  http://www.a-m-s-s.com/grsy.shtml
民语家纺总部位于中国的凉席之乡湖南·益阳,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多元化企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漫威:笔给你,你来写之1-5(5)

    1-5进城比出城还要困难得多,光华门、水西门,一座又一座南京城门失守的消息伴着溃败的部队潮水一样涌来,不仅士兵在盲目奔逃,就连军官也撕掉军服,扔掉武器,无头苍蝇一般乱窜。余笑蜀和黄武宁逆着这股人潮艰难行进,仗着熟悉地形,好不容易在凌晨时分,从兴中门穿过驴子巷回到了城内,海军部大楼已是人去楼空、首都饭

  • 权爷枭宠神秘娇妻横扫小吃街》

    魔都,小吃街。“魔王大人,我要这个。”“自己拿。”“魔尊大人,我要那个。”“想吃就去拿啊。”....在魔王和言生还有数十万水友震惊的目光下,君千夜一个人几乎横扫了整个小吃街,不管是吃的,还是喝的,全部都横扫的干干净净,整个小吃街,说是蝗虫来过,也都不夸张。“啊呜...啊呜...”君千夜左手拿着三根烤

  • 海贼:求你们别脑补了在线阅读捕获型特化细胞

    进了屋子,小可已经睡下了。何妄一眼就看出她在装睡,他也没揭穿,只是轻轻拉上屋子中间的隔帘。仰头躺倒在床上,他这才想起还有任务奖励没有领取。打开任务列表。【限时任务已完成。】【请宿主领取您的任务奖励。】【任务奖励:捕获型特化细胞】【详情:捕获细胞可以提取非细胞物质,供宿主使用。捕获细胞离开宿主后,能够

  • 末日牧者在线阅读天下风火狼烟起

    此时那两个样貌粗旷中年男子,由青年男子带领下,来到了一家酒店,个高的中年男子将头微侧,眼中冷冽之色,一闪即逝。他凑近青年男子,右手握着剑柄,左手遮挡着说:“主子,那些不知死活东西的已经追到太东了,要不要我去……”他没有把话说完,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矮个子,长的比较黑的中年男子,朝着他侧脸的方向,望

  • [火影]我是漂亮的宇智波第五章在线阅读

    “既然秦天第六番队队长选定了,那大家也麻烦叫我第一番队队长吧?”史基看向众人。“喂喂,我可不服你啊,凭什么你在我上面?”说话的是凯多,此刻属他喝的最多了:“你打得过我,咱们再说谁是第一队长啊!”“那就一战吧!桀哈哈哈哈!”史基一脸嚣张,根本无所畏惧。“喂!”秦天突然喊了一句:“你们打架离这边远点啊!

  • 穿成爱豆亲闺女在线阅读第3章

    心跳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婴儿没有再吸收液体,看着漫延过来的液体,婴儿的脚猛地一踏地面,所有液体全都被震飞到了空中。古观文也被震飞。古观文心情复杂地摔在地上。-20401-1+20402一阵琴声传来,古观文已经麻木了,说实话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能坚持到现在而不昏过去已经很难得的了。空中的液体全部涌

  • 混在红楼梦在线阅读第6章

    四人相坐于一家小楼三层上,小楼名为听风楼,是雅致型的食肆。是李阳生与那阿虎共同建造的,对于修仙者来说建造这么一个小楼不算难。而听风楼的三楼并不对外开放,所以整个楼层只有他们四人。李阳生与阿虎跟陈思语一样,是大宗青云殿的弟子,原先也是结伴而来。后来在沙海穷林中莫名其妙的走散,但最后却是一同在此幻境中相

  • 无限期的喜欢你之陷阱(2)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脑子里一片空白。湖畔旁人来人往,在夕阳柔和的光线中我恍惚以为这不过是一场将要醒来的梦。我并不相信胖子被绑的事实,但是当我重新坐下来再次拨打胖子电话的时候,那头传来的却是关机的提示声音。这时我才觉得,这回真的玩大了。当我拿起手机想报警时,我想起了那个人说的话,随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这

  • 末世苏白起之第八章(8)

    “丫头再不起床就该迟到了。”欧阳莫念一把掀开夜莫紫的被子,只有这样才能将她叫醒。“哥,再让我睡会儿嘛!”夜莫紫闭着眼说道。“快迟到了,你再不起来我就叫小殇来叫你。”欧阳莫念知道夜莫紫很在乎夜无殇,所以将他搬出来绝对是明智之选。“安啦,我这就起来。”夜莫紫无奈地爬了起来,她可不想让小殇看到自己这副模样

  • 农民:最强家族之朝颜草

    作为一座世外仙境,云中城里的居民,都是天生灵物。灵鸟灵兽自不用说,灵花灵草只要修出了人形,也如普通居民般生活。这么一来,就给兰羽的副业造成了很大的困扰。所谓副业,其实也就是当年她行走凡间,想见识凡人们眼里的“美人”,结果被丑哭之后,从此便一直致力于提升凡人容貌长相的宏伟事业。云中城里,有一种特殊的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