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综]有钱可以为所欲为葵川

作者:手植 来源:晋江文学城

他掠过街巷檐宇追逐那道黑雾,感到四肢百骸的灵脉同时苏醒,内府元丹阵阵轰然,体内如有火在燃烧,那无形烈焰沿着血管骨骼呼啸。

这滋味堪比凝丹妖蜕时的折磨,胥锦压下周身灵力倾山倒海的冲击,强行集中精神,一出府就隐匿了行踪,追过大半个城池,一直跟着那黑雾到几十里外的沿海港口。

刺桐港内,落锚的船舶如一片连绵山峦,随海水轻微起伏,大至江州鬼军驻派的战舰,小到普通渔船,桅帆林立。

薄暮将至,天地忽然变色,那道黑雾在半空化作一阵旋风,自半空迅速蔓延扩散,不出片刻就笼罩了整个港口。

码头上眨眼间一个活人的身影也没有,仿佛一座黑压压的海上空城。

胥锦心知这是幻象,自己和对方都已隔绝外界,进入幻阵之内。

“出来!”

他沉声喝道,充沛灵力喷薄而出,化作无数极细的金色丝线,充盈天地之间。

幻阵的主人发觉他举动,海上掀起一阵滔天恶浪作为回应,而胥锦已察明阵眼所在——竟是整条海岸沿线!

骤风狂起,胥锦竟已恢复原本人形时的高挑!

他约莫十九岁少年的模样,个子已舒展开,身长九尺,体魄修劲。

胥锦负手立于半空,乌发和黑色衣袍在风中猎猎飞扬,冷冷注视着海面。

“好久不见了,胥锦。”

一个女音动听之极,雍容如水,似有笑意,辨不出声音方向。

听见这声音,胥锦眼中杀意却已褪去大半:“葵川夫人?”

随着女子一阵愉悦的笑,海面耸立而起,如一花枝生长出来,海水不断淌下又涌起,渐渐幻化成一道窈窕瑰丽的身影。

海水尽数从半空坠落,如无数道瀑布,水雾飞渺,而那身影的衣衫钗鬟颜色分明起来,容颜变得生动。

女子凌空立于海上,与胥锦遥遥相对,一身华服堪比云霞,貌若皎月,姿态娇慵尊贵,于海风中笑得极美,熠熠生辉。

胥锦不理会她的寒暄:“为何用灵力试探他?”

“谁?”葵川夫人执一团扇,轻掩朱唇,一脸讶然,“我明明是要找你呀,难道寻错了人?”

胥锦感受到幻阵结界骤然被加强:“我离开云府海境已久,为何突然来找我?”

“跟我回去,云府海境才是你修行之地,莫在这红尘里打滚了。” 葵川夫人面露忧色,海水随之柔缓下来,“俗世处处肮脏陷阱,早晚坏了你的修为。”

“什么意思?”

葵川夫人叹息道:“同你说过多少次,那副相貌的人,看也不要看,更不能去结交。”

胥锦蹙眉。

从前葵川夫人时常要随手幻化出一副不甚真切的肖像来,水雾之中看去,眉眼像极了裴珩。

葵川夫人便会指着那肖像道,今后见了这样的人,有多远便离多远。胥锦只当她又在胡乱发疯。

“再说多,厄劫司可该降天雷了。”葵川夫人终于动了,一步一步走向胥锦,“跟我回去。”

胥锦蓄起灵力,不动声色地拒绝。

葵川夫人喜怒不定,立刻由晴转阴,握着团扇的手几乎咯咯作响,脚下海水也搅起大浪,她声音僵硬发冷:“胥锦!”

胥锦避开半空砸下的一道怒雷,左臂一展,手中由真元化出一柄长戟,长戟通身漆黑,阔刃表面灵力凝成的金丝交错,可开山劈海,坚不可摧。

狂风猎猎,他俊美的面容冷如修罗,持戟不语。

怒容满面的葵川夫人广袖一挥,黑云化作数条狂龙呼啸冲向胥锦!

“竟和以前一模一样。”

胥锦早已习惯她狂暴脾气。

他冷峻眉眼飞扬不羁,乘风迎着狂龙而上,长戟当空横劈,拦腰斩断一龙,黑雾霎时碎散。

葵川夫人悠悠然翘指凝诀,巨龙倏然身子暴涨数倍,狂吼着齐齐冲向胥锦。

胥锦灵力方才恢复,一时被吼声震得耳朵疼,擦着海面避开龙尾一击。

世上再没谁家长辈晚辈如此相处的了。

他正要反攻上去,海水下潜伏的如山阴影骤然发动突袭,冲破海水,森森利齿血盆大口咬向胥锦,正是不知何时又寻气味而来的海妖!

好一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胥锦怒吼一声,长戟生生削掉海妖半个下巴,他踏着海妖利齿,借力离开海面。

海妖蛮力极强,胥锦腿上被锐齿撕咬的伤口不断流血。

葵川夫人登时变了脸,猩红指甲指着那群蠢蠢欲动的海妖,怒得咬牙切齿:“畜生!竟敢在我的阵里撒野!”

她拔下一支簪子,狠狠投到海里,原本追着胥锦的恶龙登时变了方向,纷纷冲入海中,水下瞬间染透血红。

看样子东海的海妖被温戈杀了一半,今日剩下的一半就要死在葵川手里了。

胥锦趁她杀得专心致志,翻手收了长戟,不动声色退出幻阵。

阵内斗得天昏地暗,阵外依旧夕阳静好,四海轻波。

胥锦又化回十六七岁少年的模样,忍着腿上被海妖撕咬的可怖伤痛,闪身提步往府里赶回去。

裴珩让胥锦留在身边,并没有限制他行动,但这几天里,胥锦也并未自己离开过沈宅。

因此他快似一道残影般冲出去,不到半个时辰又拖着一条鲜血淋漓的伤腿回来,着实很突然。

裴珩已经醒来,金钰正在廊下跟裴珩说话,奇怪那鲛妖急匆匆跑出去是怎么了,胥锦就一瘸一拐从屋脊上跃进了院子。

他灵力既然苏醒,受了什么伤也都恢复得很快,伤口的血已经自行止住,但海妖的利齿上有毒,混入血中难以驱出,这伤恐怕有一阵子不能愈合了。

“瞧这……这是打架了?”金钰瞪着眼睛,百思不得其解,胥锦这脾性,怎会轻易胡来。

“过来。”裴珩眉头拧起,朝胥锦招手,旧伤才好,又添了道更重的。

胥锦薄唇轻抿着,脸色苍白,眉头时不时皱一下,跛着脚走到裴珩身边,按他示意在廊凳上坐下,靠着朱栏,伤腿抬起搭在廊凳上。

裴珩弯腰查看他的腿,金钰眼疾手快已取了药箱来。

浸了血的裤腿掀上去,胥锦的小腿修长笔直,很漂亮,可海妖尖牙咬下去,数道寸许深的长口子被留下,血肉撕扯得几可见骨。

金钰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这要是普通的人,腿就保不住了。”

裴珩也坐下,把胥锦小腿放在自己腿上,一边熟练无比地处理伤口,一边问:“什么东西伤的你?”

“海妖。”胥锦如实回答。

裴珩抬眼看了看他,低头继续手上动作,那天围杀胥锦的就是海妖。

“你跑去海上做什么?”裴珩奇怪道 ,这鲛妖少年绝不会无端寻衅,“难不成是灵力恢复了,要去报仇么?”

胥锦摇摇头,垂下眼睛:“不是的。”

他尚不自知,这模样有点委屈,落在裴珩眼里,一下子心里有些不忍。

金钰一走,廊下就他们二人,暮色渐深,彤云映得小院橙红安静,裴珩给他包扎好,胥锦要起来,裴珩却握住他踝腕不让他动,胥锦脚踝上那道窄金环堪堪触到裴珩手掌边缘。

“无名殿的人来找你了?”裴珩问。

胥锦摇头,笑了笑:“他们来了也奈何不了我。”

他抬手,指间流溢出淡淡金芒,如一片生机勃勃的金色雾气,浓稠流光。

他指节微动,掌心处凭空涌出清澈的水,与灵雾融汇着盘桓在两人身周,形状任意幻化。

裴珩欣然道:“灵力恢复了?”

“只是一部分,支撑不了太久。”胥锦点点头,也弯起嘴角,他站起来收回灵力,伤腿有些着力不均匀,看看裴珩。

胥锦一脚虚虚支在地上,原地挪了一下,裴珩起身下意识伸手扶他:“是不是疼?”

胥锦忽然靠过来,额头轻轻抵在他肩上,闷闷应了声:“嗯。”

裴珩不知这他遇见了什么烦心事,便顺手拍拍胥锦后背:“没事儿了。”

心里却琢磨着,要是天天这么出去斗法,还不如先前老老实实在自己跟前待着。

胥锦不说话,嗅着裴珩身上淡淡药香。葵川夫人的疯脾气他清楚,或许还会来找他,或许再也不来。

胥锦抬起头站好,裴珩发现他的容貌有些说不出的变化,隐隐呈现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感,鲛人冶丽端艳,这或许才是他原本的样子。

晚饭时,裴珩示意侍女把一道蜜渍杏乳羹换到胥锦近前,问:“你从昨天到今天睡了多久了?”裴珩问胥锦。

“八个时辰。”伤病未愈的胥锦的黑眸总是蕴着一丝倦意,每天沉睡的时间很长,有时连天连夜的睡,裴珩就把他拽起来吃点东西。

裴珩又指挥侍女盛了碗汤放在胥锦手边,转头对他道:“明儿这月十五,满月,晚上一起去赏月亮?”

胥锦有些疑惑,赏月的时辰他这几天都在睡觉,而裴珩每天晚上都有事出门,但裴珩提议了,他便点头。

金钰叮嘱:“夜里出府么?多带些人。”

裴珩不以为意:“圣驾刚走,夜里出门也没人敢闹事。”

金钰神色有些沉:“那要看你去哪了。”

裴珩拾起筷子,如同拾起食不言寝不语的挡箭牌:“有我在,放心吧,别唠叨了。”

胥锦尝了一口蜜渍杏酪羹,不太想得明白,一个病弱的沈家大宝贝,有你在怎么就能放心了。

翌日,裴珩白天一天都不在,胥锦有些奇怪:“他一整天都喝酒去了?”

裴珩扛着一副多病之躯,应酬却多,几乎日日出去喝酒,应酬的时候才提起点正经劲头。

金钰今日倒是不那么忙了,手里拿把小剪,在窗前修剪一株参叶蓉的盆景,道:“他今天拜访些故友,应当不喝酒了。”

到了太阳落山的时候,裴珩总算回来,把故人的信件礼物交给金钰,吩咐人送到沈霑手里。

天一黑,胥锦有些乏了也没睡,裴珩一个仆从也没带,拽着他,翻身上了小厮牵来的两匹马就信步出了门。

胥锦以为,裴珩赏月要摆个大阵仗,把马车驶到平湖月色的好地带,摆出一桌珍馐,再拖出一张美人靠才行。

但实际上,真就他们两人。

延伸阅读

剑网之醉梦情缘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zaidaffas.cn/n9y2.shtml
战斗结束,踩着鲜血屠夫凯瑞斯的尸体,李泽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此时,观众们的欢呼声将氛围

穿越之唐时明月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zaidaffas.cn/pbte.shtml
他愣了一下,我站起身,从他旁边走过去,打开衣柜,把我的衣服都拿出来,一件一件塞进行李

回到明初搞慈善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zaidaffas.cn/szwr.shtml
5月的槐城阳光明媚,微风轻抚,空气中夹杂着淡淡的槐花香气,一切都是那么的舒适而又美好

我欲凌仙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zaidaffas.cn/xwiv.shtml
正值清明多雨时节,缠绵的细雨已经接连下了好几天。这日难得有片刻天朗,锦城到青城的水路

逆诗吟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zaidaffas.cn/xumk.shtml
吃饭的时候苏俊华还想跟苏沁聊聊她去留学的事情,苏沁全程当做没听到一样,低着头,猛扒着

一球成名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zaidaffas.cn/xb0g.shtml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怪物!?”一路飞逃,我不禁暗暗心惊,只见茫茫原野,各种

穿越之表妹第九章  http://www.zaidaffas.cn/u18a.shtml
大卫·希曼那一刻几乎感受到了绝望。他对这早有预知,但他仍然坚信自己的身体可以在这赛场

陈情令之魏家有妹初长成第四章  http://www.zaidaffas.cn/bjjb.shtml
吃完肉,安萱幻向星枭要了一个石碗,打开盒子,把里面的感冒药拿出来,用牙咬开,倒在石碗

都市之神级进化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zaidaffas.cn/um3c.shtml
为了江译说的事情,宋恬恬难得没睡懒觉,早早的起来,敷面膜化妆,穿上她最喜欢的衣服,优

封神禁之八荒在线阅读秦家有女初长成  http://www.zaidaffas.cn/g1pe.shtml
秦府“小姐,已经寅时了,您该起床沐浴更衣了,今日可不能耽误了吉时。”“小姐...”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红楼之林家哥哥在线阅读第九章

    沈邵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裤腿上的灰,觉得自己简直没脸回头,当着这么多老师的面摔一跤,实在是太丢人了!沈正阳有些幸灾乐祸的走到他面前丢下一句“活该”,然后扬长而去,颇有一种找回场子的感觉。沈邵想摸一把脸,不过发现自己手掌上还带着灰,只好无奈的拍手几下,匆匆的往自己教室走去,他一点都不想去看老师们的眼神

  • 咏帝峻之薄荷香(1)

    “小乔,咱班新转过来一个同学你知道么?”乔方临刚刚下了篮球场,满头满脸的汗,头发一绺绺的黏在白皙的脸上还没来得及去洗一把,就听到旁边系鞋带的狐朋狗友庄新飞嬉皮笑脸的声音。这人是顶顶八卦的,班级里有什么小道消息都能得到一手消息,长的俊气的男生反倒有了个街道居委会大妈的心。只见庄新飞一脸向往的说:“不知

  • [HP]名为狮子的蛇之我是谁我在哪

    “旬悠,我不允许你们按照家规去处置寒儿,寒儿还小,将他一个人丢在外面,你于心何忍?”,旬家,族长院内响起了阵阵吼声。一道灵气波动自屋内散发而来,将女子挡在屋外,女子运转灵气,凝形为剑,对着面前的那道灵气刺去......砰,剑散,女子面前的灵气未出现一点波动。这就是化精境与凝神境的差距吗?”,就在女子

  • 我入十三局在线阅读拉拢诱惑

    陈浩嘴角边勾勒出一抹邪笑,盯着董天生淡淡的说:“记住你现在说的,希望你真能说到做到。”董天生受不了陈浩嚣张的态度,重重冷哼一声别过头去。林安秀望着冷清月阴阳怪气道:“冷姐姐,看来你真是最近输的次数多了,现在都失去理智了,你与其把钱这样打水漂,不如花几倍大价钱从国外的渠道弄玉石原料,呵呵!”冷清月瞪着

  • 穿越之创业之美食记之真相

    虽然阿修罗已经一脸震惊地看着与因陀罗有数分相似的元初,认为元初和因陀罗之间肯定有关系,但是最后他也没有把事实说出来。因为因陀罗已经去世几十年了,贸贸然将事情说出来,指不定会引发忍宗的恐慌,更何况阿修罗不能确定元初和因陀罗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不过因为阿修罗之前的反应,忍宗内可以说是流言满天飞。初恋情人

  • 穿成七十年代俏媳妇第六章在线阅读

    第六章要是何大进的手再歪点,手指都可能被柴刀给削下来,但现在受的伤也不轻,鲜血直淌,把手掌都染红了。何大进见唐三胖慌张,说:“没啥事,就是削了点皮。”“都流这么多血了还说没事。”“你去外头拔点艾草回来,捣烂了给我敷上。”何大进紧紧掐着受伤的手指,说,“快去。”唐三胖急忙跑外头去找艾草。艾草在春天长得

  • 我有一间白事专卖店第一章

    这几天的雪下得异常大,牢里阴冷潮湿,连一贯爱跑出来在她面前晃悠的老鼠都躲进洞里取暖。每天晚上入睡前,她都在想,自己会不会就这样被活活冻死?好在狱卒尚有一丝良心,见她冻得嘴唇都发紫,便丢给她一条破棉被。尽管棉被脏兮兮的,上面还有很奇怪的味道,她还是紧紧地裹在身上。可是牢里的待遇实在是太差,中午送来的饭

  • 世叔他财大气粗(重生)第6章在线阅读

    张员外心急如焚,刚听见女儿叫心都悬了起来,眼见李杰出来了,忙上前问道:“道长,发生什么事了?”李杰说:“小姐已经没事了。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你们还是想想小姐生病前吃过什么或者接触通过什么。要不然,日后小姐再接触到同样会过敏昏迷,严重会危机生命!”张员外道:“多谢道长相救。想必道长还没吃饭吧,我已让人

  • 我,软妹,真香警告!在线阅读第三章

    璎珞蹦蹦跳跳地跑过去,猛得一拍他的肩膀。说是猛的一拍就真的挺猛,虽说璎珞的祖父是丞相,但璎珞的父亲却是一个武将。璎珞从小便跟着父亲学武,不但能舞刀弄枪,轻功也不在话下。“南初,你怎么也在宫里?”洛南初笑道:“来宫里办点事。怎么,都嫁人了还改不了这性子”。“什么嘛!你又在取笑我!”璎珞不干了,小嘴一噘

  • 摄政王的小哑妻在线阅读第8节

    七月廿三颍州官道之上,一马自北由南缓缓行来,马上乘客男装打扮,青巾白衫,颇为潇洒。那人正是如燕。洛阳与颍州相隔近千里,她一路换马,昼夜不停,也于此时才达颍州境内。她在路上曾收到李元芳传讯,说道皇帝已信权晋诚之死与他无干,已有收回成命之意。嘱她不必心急,谨慎从事。但她素知皇帝心性多变,又哪里敢耽搁半分